「去美国 」复活 台湾为什么留不住软件人才?

更多猛料?欢迎关注老杳个人微信号:laoyaoshow
来源: 天下杂志   发布者:天下杂志
热度36票   时间:2017年5月12日 05:03
文/黄亦筠 摄影/黄亦筠

几年前,科技大老们还在叹息:「年轻人毕业后都被竹科大厂高薪绑住,不出国念书了。 」现在,随着竹科荣景不再,早年的「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现象,又死灰复燃。 面对云端、物联网、AI大势,愈来愈多台湾优秀软件人才直奔硅谷。 之前以一篇「美国软件工程师求职心得」爆红的的台大电信所毕业生赵建志也是其中之一,那里创新研发的环境、广大的舞台、优渥的薪资,是人才向往的圣地,台湾该如何抵抗这波虹吸效应?

春天的早晨,在美国加州灿烂的阳光下,就读卡内基美隆大学软件工程研究所的赵建志开着他的本田小车,到史丹佛大学附近一家知名手冲咖啡店,接受《天下》记者采访。

不久前,他在台大的指导教授、电机系教授叶丙成在脸书转贴了他的网志「美国软件工程师求职心得」,描述赵建志投出超过一百封求职信,应征上包括VMware、Square在内5个美国知名企业工作的过程。 这篇对许多台湾理工科学生宛如美梦成真的硅谷求职秘笈,引起软件工程师界的热烈讨论。

今年28岁的赵建志,拥有台大电信所硕士学位,但他去年8月又赴美念第二个硕士。 今年5月毕业后,他准备直接到已应征上的软件公司Square上班。 这家位在旧金山闹区的著名行动支付公司已于两年前上市,市值高达70.3亿美元。

赵建志身上彷佛装了火箭发射器,他将原本三学期的课程压缩在两学期修完,最后一个学期是实习,他拿着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专业实习),直接就在Square工作。

他在网志里写着:「来美国的目的就是为工作,学校对我来说最好最棒最大的优点,就是给我合法留在美国的身分。 」

「我把自己当新创公司在经营,」眼前的赵建志穿著一件灰扑扑的棉外套,一双布鞋,质朴的外表下燃烧着斗志。

赵建志代表一个方兴未艾的新趋势。 愈来愈多台湾顶尖学府的软件人才,选择毕业后直接到美国「洗学历」,希望藉此挤进一流美国企业,告别台湾科技业的「低薪」跟「惯老板」。

告别台湾的低薪与惯老板

根据教育部公布《2009到2016年台湾学生在美留学生人数》统计,台湾学生2016年留学人数终止连续8年的下滑趋势,以攻读领域来看,其中「数学/信息工程」人数,去年激增创下5年新高。

赵建志粗估,和他同样2011年毕业自台大电机系的250名大学毕业生,到美国留学的人数约60人,占近四分之一。 多数去念资工、软件相关。

他台大电机系毕业之后,研究所加入叶丙成的实验室,做当红的行动装置app相关研究。 之后进入华硕服研发替代役,很幸运地被华硕派到美国Google总部三个月执行Android系统相关计划。 他从此眼界大开,彻底体验全球闻名的创业创新风潮,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到硅谷挑战自己的能力。 等研发替代役结束,赵建志如愿以偿来到卡内基美隆大学读软件工程所,校区刚好就在开启他硅谷梦的山景市(Mountain View),也就是Google总部所在地。

「我没有想要读博士,来硅谷念书,就是想留在硅谷,」赵建志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标。

愈来愈多台大学弟,打算追随赵建志脚步。 一名目前在外商网络公司服研发替代役的台大资工所学生,也正一边工作,一边晚上赶补习班准备留学考试,准备明年秋季赴美国再读一个资工硕士。

为何在台湾已拿到硕士、还要再美国再读一个硕士?

「到美国再念一个硕士,目的就是去洗学历、刷学历,重点是就近在硅谷找实习工作,」这名同学很坦白,「所以我的首选也是湾区(旧金山湾区、硅谷一带)。 」

「硅谷有年龄歧视,很多公司不喜欢用30岁以上的工程师,我有时间上的压力,」还不满26岁的他,已预先报名两次留学考试,确保明年可以顺利赴美。

「我们有发现到美国留学的人数变多,很多人去念硕士,去读博士的人反而变少,」叶丙成观察,「美国软件业很热门,很多人去念硕士,是去念信息工程(computer science),是为了留在当地工作,我们有注意到这样的趋势。 」

面对AI、云端、物联网等世纪科技大潮,从美国到全世界抢软件人才。 这几年理工科优秀人才出国念书、留在当地就业,像赵建志这样的案例愈来愈多。 更有在台湾一毕业,就被美国大厂录用。

台大资工系教授徐宏民就很有感。 他1995年台大资工所毕业,那个年代同学多直接留在台湾工作,他也是在讯连工作后才拿着奖学金出国再深造。

「那时台清交学生,毕业后多能找到好工作,当时科技业有分红配股,薪水其实不比去美国差,大部份毕业后都留在台湾工作,」徐宏民回顾。

时间回到2000年前后,硅谷网络泡沫潮,台湾科技业正起飞,理工科优秀人才多直接进入台湾大成长的科技大厂。 但2008年台湾科技业取消员工分红配股,这就像一道大分水岭,台湾科技业薪资没调涨,和欧美落差愈来愈大。

过去3年,光徐宏民实验室训练出的本土博士生,已有4人分别被美国奇异全球研究中心、IBM Spark技术中心及微软硅谷的富士全录中心挖角。

「台才外用」一方面显示台湾人才具竞争力,另一方面人才持续流失。 背后主要结构性因素是低薪和缺乏发展舞台。

像台清交的资工、电机所毕业生到国内软件大厂如群晖、联发科,年薪大约150万台币。 但根据Glassdoor公布的薪资调查,赵建志应征上的Square,平均年薪高达12.7万美元(约381万台币)。

长期关注台湾与亚洲的《Forbes》特约撰稿简宁斯(Ralph Jennings)在4月才撰文评析,台湾科技企业的入门级薪资,比不上「亚洲四小龙」的其他国家,「低薪促使台湾高科技产业难以追上他人脚步。 」

当然也有优秀软件人才选择留在台湾,认为去硅谷的机会成本没有想象中的大。

「不希望当兵用掉一年后,还要花两年再到美国念硕士,这样算起来是三年,」群晖科技研发工程师林宏昱坦言。 他交大资工所毕业后,从研发替代役就进入群晖,年资两年半。

「台湾人才素质够好,cost够低,变成人才的供应地,」他坦言人才流动已经国际化,企业能不能提供成就感和创新的环境,是年轻人才在乎的。

科技部部长、台大电机系教授陈良基接受《天下》采访时感叹:「台湾没有吸引他们的产业环境,他们选择到国外闯,我们该做的不是阻止,而是回过头把国内环境弄好,毕竟谁会愿意离乡背井? 」… (完整报导,请见《天下杂志》第621期)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老杳或集微网官方微信:




  • 【手机中国联盟官博系列赠机活动进行中,欢迎参与】

  • 老杳吧本周热点帖子

    老杳吧今日热点帖子


    TAG: 台湾 美国 软件人才
    顶:6 踩: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 (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 (11次打分)
    【已经有人表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