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集微网:老杳微信号laoyaoshow >> 资讯 >> Memory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台美联军成形迎接 DRAM 新时代

更多猛料?欢迎关注老杳个人微信号:laoyaoshow
来源: 财讯   发布者:财讯
热度42票   时间:2017年1月03日 04:40
台湾记忆体产业,进入台、美联军时代。美光出资千亿元,拥抱台湾记忆体产业,抛开中国追兵,抢食未来 3 年大成长,这将影响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工作和机会。

为了这一天,美光执行长邓肯(Mark Durcan)已经准备了一年。12 月 12 日,他踏着愉快的脚步,踏进桃园原华亚科的厂房,几天前,华亚科的标志旁,早已立起全新的美光招牌。

“台湾是我们最重要的 DRAM(动态随机记忆体)制造基地”,这句话,邓肯过去一年已经讲了不只一次,为了这桩美光在台最大规模、高达 1,325 亿元台币的并购案,他今年频频穿梭在台、美之间。

当中国积极投资记忆体产业,拚命向美光招手时,美光却选择投入巨资、把台湾打造成美光的 DRAM 旗舰基地。

DRAM 是为美光带进近 5 成营收的重要产品项目,美光在全球 DRAM 产业市占率达 20%。美光每生产价值 10 元的 DRAM,就有价值 7 元的产品是在台湾制造,台湾早已是美光最大 DRAM 制造基地,2015 年相关营收达 607.62 亿美元(约 1.9 兆元台币)。

虽然茂德、力晶等台湾公司淡出标准型 DRAM 市场,但美光逐步接手原有的台湾 DRAM 厂,目前台湾 DRAM 月产能仍高达 65 万片,是全世界仅次于南韩的重要 DRAM 生产基地。

美光每次都买在低点
投资台湾逾 3 千亿  持续加码

邓肯宣布美光未来在台湾的投资计划。这一刻,美光不只拥有位于台中、原属瑞晶的一座 12 吋厂,又多了两座华亚科的 12 吋厂,还可能在台湾兴建封测厂,美光在台湾的投资总额已超过 3 千亿元台币,而且还在持续加码。

未来,你要投资台湾最大的 DRAM 供应链,就要到美国买美光的股票。邓肯从美国爱达荷州波夕市的总部下令,在地球另一端,台湾的 DRAM 基地就会全速运转,为美光生产最有价格竞争力的产品。

现在,全世界记忆体产业只剩下 3 大势力:南韩的三星、海力士和美国的美光。业界评价,美光精于拿捏并购出手的时间,每一次都能买在低点。

2012 年 2 月,日本尔必达破产,5 个月后,美光才宣布用 7.5 亿美元(约 240 亿元台币)买下尔必达百分之百股权,美光市值随即从 60 亿美元涨到 360 亿美元,还取得尔必达研发出的 20 奈米铝制程技术,成为美光降低生产成本的关键技术。

美光入股华亚科也是如此,2008 年,当时即将破产的德国奇梦达公司,把手上 3 成华亚科股权转让给美光,美光再一次买在低点。

这一次,华亚科股价表现亮眼,为何美光甘愿捧大钱上门?

邓肯在公开声明中指出,“购并华亚科将为美光带来财务和策略上的显著效益”。一名业界人士观察,“美光在全球投资 DRAM 厂,只有在台湾最赚钱。”摊开美光和华亚科去年年报,华亚科去年的毛利率高达 34%;美光做为技术母厂,毛利率却只有 20%,购并华亚科马上就能提高美光的获利。

更重要的原因是,IHS isuppli 分析师麦可(Mike Howard)观察,这是因为记忆体下一波大行情要来了,“DRAM 沉寂多年之后,现在正快速成长!”他曾是美光员工,他进一步分析,DRAM 行情今年 6 月出现一波大涨,主因是来自中国的手机及云端伺服器记忆体需求大增,连老 PC 都开始出现新需求,“这波需求可望持续好几年。”他分析。

购并华亚科的精算
获利马上拉高  打造旗舰基地

另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是,现在中国正用资金、市场等诱因,吸引全球半导体产业投资,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多次希望购并或取得美光技术。但美光为何选择和台湾合作?台湾未来在美、中、韩竞争的记忆体产业里,又能扮演什么角色?

本刊采访多位半导体产业董事长、总经理及产业分析师,得到的结论是:目前全球记忆体产业已整并到剩下 3 家,市场又将跨入下一个成长循环,没有人急着投资扩张产能、消灭对手。领头羊三星刚遇上手机爆炸危机,急着靠记忆体拉高获利,更不可能在此时杀价竞争。

“三星、海力士、美光都心照不宣,不去中国,也暂时都不支持中国做 DRAM,3 家刚好平衡了,再加一家新竞争者(指中国)大家都不要混了!”一位产业高层不讳言。

三强鼎立的战略平衡
中国参一脚  大家就不要混了

南亚科总经理李培瑛也指出,“液晶显示器(LCD)、太阳能、发光二极体(LED)的经验,南韩人都看到了,”他分析,南韩经济靠三星等大财团支撑,“三星电子的净利,四成来自 DRAM,一成来自 Flash”,他进一步指出;另一家韩厂海力士净利更有 80 至 90% 来自 DRAM,“他们会愿意把技术授权给中国,增加竞争对手吗?”

至于美光,李培瑛分析,美光如果把技术授权给中国,记忆体产能一旦大量开出,“他在台湾 3、4 千亿元的投资怎么办?”另一名半导体产业高阶主管表示,“更何况,川普上任之后,要和中国厂商合作根本想都不用想……”

力晶创办人暨执行长黄崇仁则认为,台湾半导体制造成本比中国低两成,“中国做 DRAM 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建一座新厂成本太高,力晶 12 吋厂 1 颗成本不到 2 元,因为我们都折旧光了,但是中国新厂一颗成本要 2 至 3 元;因为全新建厂成本昂贵,连三星也是把旧厂升级,不盖新厂,他的设备也都折旧光了啊!”他解释,力晶到中国投资,主要是有当地资源挹注,才到当地做面板驱动 IC 生意。

未来,中国在记忆体技术上的攻防战将日趋激烈。以三星为例,虽然早已在中国投资 DRAM 厂,“三星在中国是独资,即使在陜西西安,能接触到技术的全是南韩人。”一名半导体业者观察。中国要投资 DRAM 产业,如何取得技术是一大难题。

安徽合肥市政府与北京兆易创新合作、由中芯国际前执行长王宁国操刀的合肥长鑫,背后也有故事。业者透露,合肥长鑫的技术是来自一群由海力士和三星工程师组成的杂牌军,中国挖角 16 人投奔合肥长鑫;南韩政府因此发存证信函给这 16 人,严厉警告,业者透露,“大意是:要是敢拿南韩的技术这样做,把你追杀到天涯海角!”这 16 人投奔合肥长鑫开发记忆体的计划因此不了了之。

另一股势力,是联电和厦门市政府合资的联芯集成电路。一名半导体产业高层指出,联芯设立的部分资金来自厦门市政府,厦门市领导班子换人,新接手的副市长不愿为前人开出的支票埋单,联芯集成因此迟迟拿不到款项。

明年记忆体景气看旺
云端时代需求大  台厂扮要角

至于最被看好的长江存储,营运长就是华亚科前董事长高启全,他带着过去部属、华亚科前副总经理施能煌转战紫光集团,业界传出,他甚至回台湾开设人力仲介公司,挖角台湾 DRAM 设计团队到中国工作。

中国能否快速取得 DRAM 技术,各方看法不一,有人认为,台湾原有 DRAM 研发人才,也在寻找出路,“只要挖走 7、8 个人,就能做出产品。”但也有人认为,记忆体产业经历多年竞争,如果挖走 7、8 个人就能改写竞争态势,恐怕也太小看记忆体产业,光做出产品不够,必须要有够强的技术和经营能力,才能把产品价格做到有竞争力。

李培瑛就认为,“未来 3 到 5 年内,只要全球三大记忆体公司不协助中国,全球记忆体产业就会维持现状。”集邦科技记忆体储存事业处研究协理吴雅婷也分析,中国厂商取得 DRAM 专利技术有困难,至少 3 年内制造良率难以达到成熟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与紫光集团合组长江存储的武汉新芯,曾是 NOR Flash 记忆体厂商飞索(Spansion)的代工厂,有这层渊源,飞索愿意将旗下的 NOR Flash、NAND Flash 授权给长江存储;目前,长江存储正借由飞索的技术发展 3D NAND Flash,已达试产阶段。

从英特尔、美光到南亚科都看好记忆体将出现大成长。李培瑛预估,明年记忆体景气看旺,不会再出现 2008 年时割喉杀戮的惨况。云端时代,从伺服器到手机,需要处理的资料大幅增加,这是记忆体产业的大机会!

过去,曾有人喊出“台湾记忆体产业已死”的论调,但预言始终没有成真。以台湾 DRAM 生产量占全球约 20% 估算,2015 年,台湾 DRAM 产值高达 90 亿美元(约 2,800 亿元台币),是影响全球 DRAM 市场的关键少数。

精打细算的美光,祭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对台投资,足见未来 3 年,记忆体产业应该还有一波值得期待的荣景。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老杳或集微网官方微信:




  • 【手机中国联盟官博系列赠机活动进行中,欢迎参与】

  • 老杳吧本周热点帖子

    老杳吧今日热点帖子


    顶:6 踩: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 (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 (15次打分)
    【已经有人表态】
    1票
    感动
    3票
    路过
    1票
    高兴
    3票
    难过
    1票
    搞笑
    1票
    愤怒
    1票
    无聊
    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