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集微网:老杳微信号laoyaoshow >> 资讯 >> IT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深度】比特币矿业震荡 中国离场?

更多猛料?欢迎关注老杳个人微信号:laoyaoshow
来源: 集微网   发布者:集微网
热度12票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2月12日 06:27
1.比特币矿业震荡 中国离场?
2.比特币“挖矿”有多费电?全球矿场年耗电量已超越伊拉克;
3.意大利加密货币交易所BitGrail被攻击:损失1.7亿美元;
4.比特币中国出让100%股权 4大股东全部清仓套现;
5.法、德财长呼吁取缔比特币 称其存在巨大金融风险;
6.巴克莱银行将禁止使用信用卡购买加密货币




1.比特币矿业震荡 中国离场?

美国西部大淘金时代,淘金客在用生命和有限的资产,对赌高风险的暴富机会,但卖铲子和牛仔裤的商人却赚得盆满体钵。

  过去这半年,比特币世界在重演大淘金时代的故事,一条活跃的产业链在支撑着这个魔幻世界的野心和欲望。

  比特币价格存在泡沫,似乎已是一个无需讨论的问题。但生产环节上,从芯片显卡以及矿机的生产,到其下游“挖矿”的边际价值几何,以及监管逻辑如何,又被推上了市场争议的前台。

  所谓比特币“挖矿”,就是利用电脑硬件,如芯片、显卡等,通过中本聪设定的“工作量证明”机制,计算出比特币的合格随机数,可通俗理解为彩票中奖号码,最终获得比特币奖励的过程。

  相较于比特币二级市场上的造富神话、币价焦虑和绝望,一级市场上挖矿的商业逻辑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是传统的。“只要币价超过电费和固定资产费用等成本,挖矿就有利润。只要回本之后,心态就变成赚了就好。”一位刚进入市场的加密货币矿主告诉《财经》记者。

  随着2017年中比特币逐渐开启史上最强牛市,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矿工”行列。一位矿主于去年7月离开待了十多年的国企,全身心投入“挖矿”产业。“理由很简单,就是收入”。

  去年12月比特币价格飙到2万美元的时候,挖矿的利润空间也达到历史峰值,“那时候一个月回本”,他说。

  但随着币价去年底开始的一路下行,以及中国监管利空不断。一轮行业洗牌大幕已然开启。

  监管加码,逻辑何在

  今年初以来不断加码的国内监管让这个市场变得有些“尴尬”。尽管目前为止,政府没有全面关停的表态,但据此前《财经》报道,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1月2日发文,要求各地整治办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对矿场“引导有序退出”。

  监管还在加码。

  《财经》记者从接近央行人士处得到信息,由央行等17个部门组成的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小组,将进一步通过给地方办施压,收紧国内“挖矿”产业。此外,据上述接近央行的人士消息,央行还设立巡查组,不定期在全国巡查。

  据了解,央行已经摸清,一些“挖矿”企业以“大数据产业”或者“金融科技”的名义在各地合法落地。

  尽管这些矿场的业务模式超出了金融监管当局的监管范围,但核财经首席研究员何楯之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实际操作中,更多的是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领导工作小组牵头,多个政府部门参与的行政干预措施,干预理由可能是偷漏税款、违规用电、消防安全、环保指标等等。

  上述接近央行的人士还表示,监管层对于比特币及相关产业的监管,逻辑的源头主要在于反洗钱。

  据了解,央行主要通过排查银行托管账户中的资金往来,监测是否存在洗钱行为。

  此外,数字货币产业投资将资金从实体经济中抽离以及高耗电量,也是监管层考虑收紧的因素之一。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有关负责人曾在内部将比特币“挖矿”企业定性为与实体经济无关的“伪金融创新”。

  比特币能源消费指数(Bitcoin Energy Consumption Index)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预计约为45.64太瓦时(万亿瓦时),相当于全球耗电量的0.20%,相当于伊拉克一国的年耗电量。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东告诉《财经》记者,目前来看政府是“一刀切”的态度和风向。

  但杨东也表示,不应该单纯一刀切,应该通过发牌照等严格的准入制度,以及监管科技的手段,将行业规范地监管起来。“但目前的监管技术仍然控制不了资金的流向,所以不得不一刀切。这不是长久之计,应该考虑更有效的监管方式。”他说。

  目前,在法律上虚拟货币矿场仍然属于合法经营的市场主体。在何楯之看来, 大部分挖矿企业就是按照工商规定正常登记的企业,不应该属于金融监管范畴,和电力能源监管也没有关系。他认为, 地方政府或电力企业和矿场签订的合约要得到尊重,要取消合约也应该支付相应的对价。

  “比特币挖矿产业和其他所有法律所未禁止的产业一样,和供电部门之间的供用电关系建立在用电合同的基础上,用电合同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合同,不存在行政监管的问题。”何楯之告诉《财经》记者。

  但在市场看来,强监管也并非坏事。多位比特币矿业从业者告诉《财经》记者,中国限制比特币在国内的发展对业内来说其实是利好,并将这种趋势称之为“去中国化”。

  这种观点的逻辑在于,中国政府对比特币产业的一系列打击有利于剥离中国对比特币市场未来的影响力,将比特币的定价权分流出去,流到市场环境更宽松的国家。

  出海、分散、观望

  不同于去年“九月事件”中监管对ICO和交易所法币兑换的叫停,对比特币矿业的强监管令市场根基颤动了。“9月的ICO禁令并没有动到比特币的核心指标,但对矿场的监管,会直接导致比特币成本大幅提升。”一位比特币矿场主告诉《财经》记者。

  据了解,在政策压力和成本压力下,一些矿场已经主动停业。矿场资源日趋紧张,第四大比特币矿池ViaBTC近日宣布,决定12日起调高管理费,从6%提高 50%。

  根据火币旗下区块浏览器数据的匡算,近一个月中国比特币算力全球占比约46.28%。这个数据较鼎盛时期国内算力超过80%的占比几近折半。


  海外转移成为国内大中型矿场的一个选择。

  国内矿场出海面临的信息不对称痛点,催生出新的出海中介产业。最近一两周,一些币圈微信群里时常刷屏为矿场落地国外提供中介服务的合作信息。

  “我们有资源可以帮矿场托管到加拿大的魁北克,同时把被托管的矿场联合在一起,以股份制的形式共同挖矿,集中算力,后期再把股份公司在多伦多上市,成为股东。”一位据称在海外有一手资源的人士说道。

  目前,中亚五国、东欧、东南亚、俄罗斯以及加拿大是我国矿场主要的出海目的国。

  矿场出海的转移成本因个体而不同。一位矿场主告诉《财经》记者,通常来说,出海成本包括时间成本、机器的运输费和损耗费、关税、当地电价的溢价。就东南亚而言,由于当地电厂基本是私人经营,所以电价因个体不同,具体细则需跟每家电厂进行商业谈判。“就我们在东南亚的调研来看,综合成本比国内高60%。”

  挖矿是一场跟时间赛跑的游戏。

  最大的成本还是从拆机器到落地重新开机的时间成本。“迁移的主要麻烦是时间,停工一天的损失大致是总投资的0.6%以上。”上述矿场主告诉《财经》记者。

  一些头部矿场已经开始着手海外布局,此前据彭博社报道,比特大陆(Bitmain)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在接受采访时称,该公司正在新加坡建立地区总部,并在美国和加拿大开展挖矿业务。第三大矿池“莱比特”( BTC.Top)也在跟进。第四大矿池“微比特”(ViaBTC)创始人表示,已在冰岛和美国开始业务。

  但大部分国内矿场还在驻足观望阶段。“在新的明确的规定出来前,不会有大的动作。”一位矿场主表示。

  “真正的大规模转移还没开始,现在是在浪潮之前。”上述矿场主表示。

  规模较小的矿场难以承担出海的高额成本和风险,除退出外,分散化处理矿机成为一种备选方案。“你家放几台,我家放几台总可以吧”。

  据《财经》记者了解,已经有风险规避型的小型矿场主,在寻找从事其他实体产业的场地和电力资源,将矿场布置在其中。

  换币、托管、转型

  随着算力竞争加剧,比特币挖矿难度越来越大,“僧多粥少”的局面让挖矿性价比越来越低。据一位矿场主介绍,目前挖一枚比特币的平均成本已经被推高至4万-5万元人民币。

  转换挖币币种,是另一种路径。相较于年翻10倍的比特币,年翻130倍的以太坊成为性价比更高的选择。

  一位以太币矿场主告诉《财经》记者,挖以太币所用的CPU显卡挖矿机器是通装机器,“可随时根据市场状况调配,迅速切换挖别的币种。”

  此外,监管层面的不确定性风险、不断推高的成本,以及渴望从生产环节分羹的诉求,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矿机托管和算力托管。

  矿机托管即将自有矿机托管给有牌照且稳定运行的矿场,交纳一定的电费和管理费。“现在普遍都涨价了,一般0.6元每度电,高的0.8元。”这个市场的商业模式已经迅速成熟到充分中介化,可以直接从购买矿机的商家那里选择托管,全程不必自行运输矿机。

  算力托管更为直接,甚至不必经手矿机,注册一个账号,承包世界上某个角落的矿场中的部分算力,挖到的币换算成法币,按比例分配给算力承包者。

  相比海外转移和托管的曲线救国,更聪明的实力派选手,选择转型。比如业内的巨无霸比特大陆,已逐渐转型成为AI芯片明星公司。

  2017年11月8日,在北京召开的AI WORLD 2017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CEO詹克团正式发布了比特大陆旗下AI品牌SOPHON,以及自研的全球首款张量加速计算芯片(TPU)——BM1680。正式进军深度学习芯片领域。

  基于AI芯片,比特大陆在行业大数据、专有云以及机器人领域开始布局。去年底,比特大陆收购专注于儿童教育场景的智能机器人公司萝卜科技。据了解,比特大陆的AI芯片去年11月开始预订,目前已经售罄。

  对于矿场的资金来源,起源资本高级投资经理魏铮表示,“比特币矿场在逻辑上属于传统行业,传统风险投资和私募很少涉足。”

  据了解,大部分矿场早期都是通过个人或者合伙投资,现在也有企业加入进来将矿场规模化。此外,一些专门投资区块链的基金也有下注矿场。

  但也有如比特大陆这样的行业内头部公司获得传统风险投资的青睐。据IT桔子数据,比特大陆于2017年9月4日获得红杉资本和IDG资本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股权占比5%,投后估值高达10亿美元。

  进击的矿机和芯片

  缘何中国会成为挖矿产业上游——芯片以及矿机生产的主要战场?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这是由中国终端电子制造业成本决定的。

  闪电智能 CEO廖翔告诉《财经》记者,我国生产的比特币矿机,至少占70%-80%的全球市场份额。一位矿机生产商表示,他们矿机生产订单已经排到今年下半年了。

  上述矿机生产商告诉《财经》记者,政府对中国矿场的限制,对矿机的销售影响不大。“整个行业严重产能不足,是一个卖方市场,需要提前全款支付后,至少一到两个月才能拿到机子。厂商出货量,去年每个月平均产量也就3万台左右。”

  追溯到加密货币矿机的生产源头,也就是矿机的算力核心,现在已进入CPU显卡和ASIC芯片并行的专业化时代。

  其中,CPU显卡市场还要供应原有的PC游戏机产业和人工智能芯片产业。据了解,目前全球生产外包CPU显卡的厂商只有两家,英伟达和AMD。

  而ASIC芯片的研发主要是比特大陆,以及近日因申请挂牌新三板而爆出2017年净利润达三亿元的嘉楠耘智。以他们研发的芯片为核心的矿机便是大名鼎鼎的蚂蚁矿机和阿瓦隆矿机。

  此外,生产芯片的产能还受制于其上游半导体生产。

  “全球能做芯片的半导体厂商,最大的外包是台积电,其次是三星。不管方案是否是自主研发,都得找它们流片。”上述矿机生产商告诉《财经》记者,“很多矿机厂商在抢产能,和手机、电脑厂商抢。苹果是台积电很大的客户。”

  而半导体的上游受高精密工业仪器生产及原材料加工的产能影响,上述矿机生产商表示,“一环扣一环,短时间内很难提高供应链产量”。

  最后和所有电子制造业一样,芯片研发制造完后,在深圳的贴片和整机设计。

  深圳的终端电子制造业,再一次成为舞台的中心,用低廉的成本、快速的反应能力和一条龙的高效服务把比特币上游产业的命脉攥在手中。

  矿机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原本7000元的矿机现在涨至3万元人民币”,一位区块链领域的风险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矿机目前的公允市价一般被认为在2.5万元左右,平均成本1.3万元左右,将近50%的平均行业利润率不可谓不暴利。

  随着矿机制造业迭代加快,这个领域的商业竞争开始变得激烈。廖翔告诉《财经》记者,目前看来矿机的折旧费用在成本中的占比越来越高。“矿机处于军备竞赛阶段,算力一直在增加。”能源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战略官曹寅表示。

  “不像早几年,为了降低成本都是用落后的工艺,现在矿机芯片使用的纳米工艺,甚至比手机还先进。”上述矿机生产商表示。“这个行业洗牌太快了。”他说。

  定价权之说

  比特币矿业究竟对中国价值几何,被认为是比特币挖矿产业在国内存亡的关键问题。

  多位业内人士看好加密货币矿业作为加密货币市场的生产端,对于国家战略的意义。曹寅告诉《财经》记者,比特币本身已经是一种金融资产,正如石油一样,定价权取决于生产地和交易所。“比特币矿场作为比特币的生产地,是中国未来争取全球数字资产定价权的一个重要砝码。”

  “定价权非常重要,流量对于国家战略来说,可以变成可全球收割的资产。”一位区块链项目技术负责人表示。

  在哈佛梅森学者邹传伟看来,在目前的资产泡沫下,所谓比特币定价权本身可能就是一个伪命题。

  他认为,显卡、矿机、挖矿等生产成本,对比特币定价的影响可能没有市场一般认为的那么大。

  邹传伟表示,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作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球资产泡沫,其价格主要由投机活动驱动,也受行为金融学研究的个体和群体非理性行为的影响;其次是流动性溢价等的影响,包括交易场所扩大和交易工具的多样化。

  中国区块链研究联盟高级研究员王立仁也认为挖矿影响到成本,但成本并不决定价格,比特币价格最终还是由供需关系决定。

  全球节点分发平台Bitnodes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31日,全球比特币网络共有11727个全节点,其中美国有3172个节点,占全球总数的27.01%,德国紧随其后,中国位列第三,占7.09%。而在去年7月,中国的全节点数几近两倍于德国。

  虽然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这并不能直接证明中国正在丧失对比特币定价权,但由于全节点记录着整个区块链网络的实时活跃度,中国的活跃度确实在呈下行趋势。《财经》


2.比特币“挖矿”有多费电?全球矿场年耗电量已超越伊拉克;

摘要:比特币能源消耗指数显示,目前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预计约为48.37太瓦时,且还在持续稳步增长,要超越排名第52位的繁忙岛国新加坡,不过就是春节后的事情。比特币能源消耗指数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10日)显示,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预计约为48.37太瓦时 (TW, 万亿瓦时) ,相当于全球耗电量的0.20%,且随着时间推移还在持续稳步增长。

  比特币能源消耗指数显示,目前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预计约为48.37太瓦时,且还在持续稳步增长,要超越排名第52位的繁忙岛国新加坡,不过就是春节后的事情。比特币能源消耗指数的最新数据(截至2月10日)显示,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预计约为48.37太瓦时 (TW, 万亿瓦时) ,相当于全球耗电量的0.20%,且随着时间推移还在持续稳步增长。

  中本聪最初在2008年中设下的2100万枚比特币供应总量,在自2009年1月3日问世的九年后,目前已经“挖掘”超过80%,通过全球各地的比特币“矿场”,进入市场流通。

  “挖矿”,其实就是利用芯片的计算能力 (“hashpower”),在比特币全球网络的区块中不断进行“哈希碰撞”,比竞争对手更快地求解,以此赢得在公开账簿上的记账权,获得系统奖励的比特币。这一不断重复的枯燥过程,在比特币行业被形象地称作“挖矿”。

  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产生数量将越来越少。2009年“创世区块”给予矿工的奖励是50枚比特币;而今天挖出新区快的矿工酬劳已经降至12.5枚比特币。未来“开采”新的比特币区块,对矿机的算力要求越来越高,设备也越来越昂贵,作为成本大头维持矿场运作的电费也愈来愈高。

  今年1月10日,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预计还仅是39.84太瓦时。短短 的一个月后,这一数字就已攀升近10太瓦时至现在的48.37太瓦时,“开采”新区快对电力的“胃口”增长,远远超出正常国民用电的需求。

  48.37太瓦时是一个什么概念?全球用电量排名第54的伊拉克,全国国民也不过44.4太瓦时,目前已被比特币挖矿反超;而按照目前的趋势,比特币挖矿耗电量要超越排名第52位的繁忙岛国新加坡(49.5太瓦时),不过就是春节后的事情。

  摩根士丹利股票分析师Nicholas Ashworth1月10日研报中曾预计,2018年全年比特币乃至其他数字货币的挖矿用电需求最高将达到140太瓦时,比现在的预计耗电量还要再翻上两番,达到全球总用电量的0.6%。

  这也意味着,未来的十个多月中,平均每个月比特币的预计耗电量将增长逾8太瓦时。要知道中国2018年全年的新增装机量也不过120千兆瓦 (GW),不过1太瓦时的五分之一!

  在与其他新兴产业进行横向对比时,结论则更为惊人。众所周知,电动车/新造车概念是2017年炙手可热的新兴概念;大摩此前预计电动车在欧洲的率先普及使用,将在2018年带来1-2万亿瓦时的电力需求,到2025年达到25万亿瓦时,而全球电动车用电需求则将达到125万亿瓦时。

  也就是说,电动车行业的电力需求要到2025年,才堪堪达到今年数字货币“挖矿”的需求水平!据此Ashworth给出了“比特币2018=电动车2025”的用电需求论断,认为2018年电力产业的热点话题将让位给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挖矿需求”。 中金网                    


3.意大利加密货币交易所BitGrail被攻击:损失1.7亿美元;

意大利加密货币交易所BitGrail在其官网宣布,其价值1.7亿美元的Nano币(此前被称为RaiBlocks币)被盗,目前已上报监管部门,暂停所有代币交易业务。而BitGrail创始人弗朗西斯科·菲拉诺(Francesco Firano)在Twitter公开表明交易所绝不会赔偿用户损失资金。

事实上,Nano团队不认为此次遭窃是由Nano协议引起,指出问题在于BitGrail交易所的软件漏洞,甚至公开和菲拉诺的聊天记录副本,表示菲拉诺曾暗示其修改账目以掩盖损失。在最新一份声明中,该团队表示“菲拉诺先生在BitGrail清偿能力问题上长期误导了Nano团队和业界。”菲拉诺本人则回应称这一指控“毫无根据”。



今年1月份,日本Coincheck加密货币交易所价值4亿美元的巨额加密货币被盗,但不同于BitGrail,Coincheck承诺赔偿用户损失。 新浪科技                   


4.比特币中国出让100%股权 4大股东全部清仓套现;

2月11日消息,比特币中国股东杨林科称,BTCC股权100%转让给香港一家投资基金,原来四个最大股东,包括李启元、光速资本、杨林科、黄啸宇全部清仓股份套现。据悉,这笔交易没有达到百亿元,交易数据并未透露。

BTCC由李启元在2011年创立。曾占据80%市场份额,是中国第一家比特币交易场所,2014年交易量曾位列世界第二。
2017年9月BTCC宣布关停比特币中国加密货币交易所业务,目前平台注册地在英国,旗下国际平台美元现货交易平台仍在运营,DAX币币交易平台已于2017年12月27日起停止交易。Bianews


5.法、德财长呼吁取缔比特币 称其存在巨大金融风险;

                                                                     网易科技讯 2月11日消息,法国、德国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共同呼吁取缔比特币和类似的加密数字货币。他们在写给20国集团财政部长会议(G20峰会)的一封公开信中称,数字货币能够给投资者带来重大风险,而且应当进行严密监控。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

这封信是由德国临时财政部长Peter Altmaier和法国财政部长Bruno le Maire共同签署的,并且要求在今年的G20峰会上讨论相关的管理规定。公开信中称:“代币和它们潜在的金融创新不应当被那些有着险恶用心的人利用。法国和德国已经针对虚拟货币在反洗钱和反恐筹资领域采取了具体的控制措施,而且欧洲也在做着相同的努力。”

然而,阻止代币和虚拟货币用于犯罪活动的努力需要一种协同的国际努力。法国中央银行行长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和西德中央银行行长Jens Wedimann的签名也出现在这封公开信件上。这封公开信警告称,加密货币能够伤害长期的金融稳定,而且对数字货币(在媒体和网络上流通的货币形式)缺乏了解有可能让投资者处于风险当中。

在法国媒体单独的电视采访中,le Maire先生称他从几个月以前就呼吁对加密数字货币进行管理。在这封公开信公布的前一天,欧洲中央银行发布了一条声明,拒绝承认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货币形式。卢森堡中央银行董事会成员Yves Mersch称,它们也有着不可预知的未来。比特币的价格在2017年年底一飞冲天,但是在本月却出现了跳水。比特币的价格已经从上周六的9300美元下跌到本周二的5900美元。(过客)                     


6.巴克莱银行将禁止使用信用卡购买加密货币

          根据伦敦路透社报道,巴克莱银行信用卡部门的一位高管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巴克莱很有可能会仿照美国几家大贷款机构的做法:拒绝为用户提供信用卡来购买比特币或者其他加密货币。巴克莱的总经理Paul Wilmore在Bank Innovation博客上表示:“不允许使用信用卡购买加密货币,这很有可能会在巴克莱变成事实。”

虽然他们还没有正式宣布实施,但是其驻伦敦的发言人表示,该行正在逐个国家审查这项禁令的可实施性。

巴克莱银行和劳埃德银行集团的信用卡在英国都具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一个是美国和英国最大的信用卡供应商之一,一个信用卡销量占英国总数的四分之一。

然而关于这条禁令的颁布,劳埃德银行集团要抢先一步。在上周,劳埃德银行集团就正式宣布禁止使用信用卡购买加密货币。

对此,劳埃德银行集团的发言人Lloyds称,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如果加密货币的市值突然暴跌,那么消费者很有可能会因此担负巨额债务。

快科技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老杳或集微网官方微信:




  • 【手机中国联盟官博系列赠机活动进行中,欢迎参与】

  • 老杳吧本周热点帖子

    老杳吧今日热点帖子


    顶:0 踩:2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 (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 (2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