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收藏

    1
  • 点赞

    8
  • 评论

    0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人物】胡竹青:一手打造两家知名企业,功成身退再创业,只为追寻理想的人生状态

来源:爱集微

#芯人物#

#恒劲#

#胡竹青#

04-02 11:01

【本期人物】胡竹青,恒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先后任职TI和台积电,1989年加入台积电,成为台积电最早的一批员工。1997年受邀参与创办IC载板厂全懋精密,到2008年该公司已成为全球最大的BGA基板厂。2009年欣兴电子并购全懋后,胡竹青出任IC载板部总经理。2011年,应邀出任臻鼎科技董事兼总经理,两年后带领公司扭亏为盈并上市。2013年,创立恒劲科技,探索高毛利、小而美的创新型公司运营模式。

图示:恒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竹青

(本文作者/慕容素娟 刘俊霞)年轻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与岁月无关。这是塞缪尔·厄尔曼在他那篇风靡全球的短文《年轻》中,用400字揭示的哲思,一代又一代卓越追求者用不凡的人生历程验证了此言之隽永。而胡竹青就是这样一位追梦路上永不止步的“年轻”人。

当胡竹青在全球最大的半导体企业之一——台积电,用8年时间成长为一个多面手的时候,他不曾停留,毅然走上创业之路;当他初次参与创业,用十余年时间打造出一家在全球范围内举足轻重的IC载板企业的时候,他依然不曾留在原地,转而踏上寻根之旅;当胡竹青用两年时间帮助臻鼎科技打进全球Top4并成功上市的时候,他再次如同传说中的剑客,事了拂衣去,开启对工作与生活的全新探索;如今迈进耳顺之年的胡竹青,一如既往怀抱对创新的追求,不曾让岁月为灵魂刻上一丝痕迹。

17岁挑起家庭重担

1944年,日寇由湖南长驱直入,经广西到达贵州边境,重庆震动。蒋介石提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号召知识青年从军,举世闻名的“青年军”于焉诞生。作为应召参军的一员,胡竹青的父亲不久后随部队退走我国台湾,并在那里认识了随自己父亲由湖北黄冈赴台的胡竹青母亲。

1961年2月26日,胡竹青就降生在这个由大陆赴台青年组成的家庭中。对故乡的思恋根植于胡竹青父母心中,来自贵州省黎平县的胡父时常提起回大陆的愿望。这一点给年幼的胡竹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为他日后的人生选择埋下伏笔。怀着客居的心态,他们甚至没有在台湾置产。

1977年,不幸突然降临这个普通的家庭,家中的“顶梁柱”胡父病故。这个家庭瞬间陷入困境中,胡母带着胡竹青兄弟姐妹6人连属于自己的住所都没有。好在因胡父曾参加“青年军”,家中还保有一份“战士授田证”。经胡父老战友提醒,胡竹青一家用“战士授田证”从国民党政府处换得一套公寓。自此,这个家庭才结束居无定所的状态,真正定居台湾,回大陆的愿望就此搁置。

图示:胡竹青与母亲、弟妹们一起合影(中间后面为胡竹青)

虽然解决了住所问题,失去唯一的经济支柱,整个家庭不可避免地陷入穷困。作为家中长子,刚刚17岁、还在读高中的胡竹青不得不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此前,胡竹青的理想是考取台湾国防医学院,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然而医生从来不是一个能够快速积累财富的职业,理想和现实在年轻的胡竹青心中第一次发生分歧。他回忆说:“那时我心里想的就是今后要进企业,开公司,或要赚钱。”在改善家庭状况的迫切心情下,他放弃理想选择了责任,改读工科,报考了学费较低的大同工学院。

大学四年无一次缺勤

当时台湾大学生中最为流行的两条路:一条是毕业后到美国继续深造读博,成长为杨振宁、李政道般的人物;另一条是大学毕业直接创业。因着家庭的现实状况和长子的责任感,这两条路从一开始就不在胡竹青的考虑范围内。留给他的只有读完大学马上找工作这一条路。

图示:胡竹青获得大同工学院全勤奖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恰恰也是因此,胡竹青格外珍惜大学时光,他在大同工学院中吸收到了足够的养分。一般大学生常见的迟到、早退、翘课在他身上一次也没发生过,到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没有一次缺勤,因此得到了大同工学院颁发的全勤奖状。

大同工学院由我国台湾著名企业家、前大同公司董事长林挺生于1956年创设,以“工业报国”为宗旨,意在推动工程师治国。因此,这所学校的培养方式相当实用而全面。比如,作为一名机械系学生,除了技术操作方法、流程等工学院常规课程外,胡竹青还有机会学习财务会计知识。胡竹青对此颇为感激:“比一般人更了解财务报表、绩效指标,对我进德州仪器和台积电、日后创业,帮助是很大的。” 

在学校课程体系中,还有一门让胡竹青印象深刻的课程是对亚当·斯密《国富论》的精读。对于这本诞生于英国工业革命背景下的跨时代作品,大同工学院创始人林挺生非常看重,他认为要实现工业报国首先要认识工业革命。所以作为校长的林挺生亲自教授这门课。在这门课上,胡竹青学到了两个对日后创业极为关键的知识——一是分工才有效率,二是将有限的教育资源投放到基层是最有效率的做法。

初学止于记忆的两个理论,随着胡竹青阅历增长,凝固成他深有体会的职业信条。表现在行动上就是,胡竹青非常重视对基层员工、作业人员的要求、培训,他坚信作为直接产出产品的人,基层员工的技能水平决定了企业的水平。他解释说:“工程师再厉害,下面的操作人员做不好,还是不好的。钱要用在刀口上,训练实际上也是要用在刀口上。”

如果说大同工学院的学习让他获得了必要的知识和自律的习惯,那么近两年时间的参军生涯便是对他意志和体魄的良好锻炼。服兵役是那个时代每个台湾青年的必经阶段,作为一名大学生,胡竹青的兵役以大学军训和毕业参军的方式分阶段完成。

于是1983年,胡竹青作为一名装甲兵被派驻到金门。清一色的光头与军装,吃的是屯粮两年的旧食物,住的是冬天燥夏天潮的山洞,床下是子弹,钢枪在枕边,训练、执勤填满每天,不开火只吃干粮也是必须的锻炼。这便是胡竹青的部队生活,单调艰苦外,亦不乏欢乐美好点缀其间。那时候,邓丽君每年去部队给战士献歌声送温暖(《君在前哨》)。对胡竹青而言,与战友一起和这位华语乐坛巨星欢聚的时光便是其中最美丽的回忆。

而这段军旅生涯也让他收获良多,这一时期打下的身体底子让他在日后繁忙的工作中游刃有余,当兵形成的责任感和意志力更是他日后带领团队攻坚的根本,部队的历练让一个人能够在最困难的时候始终站立着。“我觉得当兵对每个男孩子来说是值得的,是很骄傲的事情。”为此,胡竹青后来还让自己留学归来的儿子特意去当了一年兵。

台积电第790号员工

卢梭曾言:“青年是学习智慧的时期,中年是付诸实践的时期。”对于胡竹青来说,在学习智慧的青年时期,大学的培养和部队的锻炼为他的人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在付诸实践的中年期,TI和台积电各岗位的充分历练则是他真正启航的风帆。

退伍之后,胡竹青按照原有规划准备进入大同公司工作,通过考试被分配到大同三峡CRV厂。然而由于离家太远,无法就近照顾母亲,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份工作。当时,外企不论福利、制度、薪水都比本土公司好,待遇大约是达到一般本土企业的两倍,是许多年轻人的第一选择。正巧TI在招人,胡竹青就前往应聘。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小插曲。胡竹青应聘TI的时候,笔试现场有二三十名应聘者,不乏台大等台湾一流大学的毕业生。他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正是大学期间储备的知识立了功劳。笔试考题恰巧是要求即席翻译一段英文版《国富论》,对于大学期间一节课不落的胡竹青来说简直是量身定制的题目,自然轻松过关。对于这段经历,胡竹青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我就这样瞎打误撞投入了半导体行业。”

彼时,我国台湾半导体只有较为低端的封装,没有制造,TI在台湾的企业也不例外。外商在台湾开设工厂,看中的是当地相对较廉价的劳动力,真正高端核心的技术依然留在本土。胡竹青慢慢地不再满足于这种现状:“我觉得在外商工作就好像是给人家打工,只是薪水会比一般的多一点,不知为何而战。”

于是,1989年,胡竹青离开TI进入台积电。成立于1987年的台积电,开创晶圆代工模式之先河。这种新兴的模式对于一向喜欢创新事物的胡竹青来说,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我的工号是890790,890代表我是1989年进去的,790就是第790个员工。”作为如今员工数已近5万的台积电最早800名员工之一,胡竹青得以先后进入制造、业务、厂务、品保等多个部门历练。这些历练对他日后创业成功至关重要。

胡竹青在台积电一干就是8年,8年时间成长了80倍的台积电也给了他难得的历练机会,在那里胡竹青赚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九位数(台币),更完成了创业前所有必要的积累。

回望那段岁月,胡竹青总结说:“如果你30岁之前想成为经理,要非常专注现在的工作,一点闪失都不要有。但是如果你把目标放得更远大,40岁之前要干总经理,你就必须有更宏观的角度,不同的部门都要去游历一下。不同的目标所要求的做事态度和做事方法是完全不同的。”

1997年,台积电有意将业务范围拓展至封装、基板等环节,由胡竹青负责项目前期评估。不过,在评估报告完成后,台积电最终决定聚焦晶圆生产,放弃了扩展业务的计划。

胡竹青的直属主管黄文远以此为契机打算自行创业,新公司以生产IC载板为主,力邀他加入。胡竹青由此开始了自己的首次创业,这家公司就是后来一度在全球IC载板市场声名赫赫的全懋精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首个创业项目成为台湾载板双雄之一

20世纪末,一种以BGA、CSP为代表的新型IC封装形式问世,随之也产生了一种半导体芯片封装的必要新载体,这就是IC载板。IC载板发展初期,日本抢先占领了全球绝大多数市场。在台湾地区,这还是一个刚刚起步的新兴行业。作为一名“新手玩家”,全懋需要在这片日企垄断的市场打开一片天地。而胡竹青的任务就是带领团队做出产品、实现量产、得到市场认同。

从建设工厂到凝聚团队,从仿制日本产品到完成产品认证,从第一款产品诞生到实现量产,每一步都是从无到有的探索。

图示:全懋运动会

起初连基础的员工招募都是一个挑战。全懋位于有台湾硅谷之称的新竹科技园区附近,当地应聘者第一志愿都是台积电、联发科等大厂,全懋这种创业公司对工人的吸引力有限。针对这种困境,胡竹青提出:“我们应该帮助想成功的人成功,而不是帮助已经成功的人更成功。”正好当地一所启聪学校(以视听等障碍人士为教育对象的学校)的学生前来找工作,他当即拍板大量招收启聪学校的学生到全懋工作。同时,胡竹青带领的全懋还为融入当地较为困难的越南等国来的外籍新娘提供工作机会。扶助这些求职市场上的弱势群体,承担企业社会责任的同时,解决了公司招聘难的困境。这些员工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成为公司一股安定的力量。为了跟这些员工沟通,全懋的其他员工自发学习手语,并成立了手语社团,渐渐地学习手语成为公司的传统。这门语言意外地打破了公司各类员工之间沟通的藩篱。

更多的挑战来自产品认证。最初的两年,产品认证失败是家常便饭。得益于台积电时期的人脉积累,胡竹青总是能够从客户处了解到认证失败的问题所在,进而检讨流程和制程,备战下一次认证。在此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团队建设,认证失败了,成员之间难免自信心受挫,乃至互相抱怨。此时,胡竹青就需要建立员工的自信心和彼此间的信任感。这也是此次创业中,他学到的最重要的经验。

失败是成功之母,善于总结失败的人终将通向成功。经过最初跌跌撞撞的探索,全懋终于走上了正轨。进入新千年,我国台湾IC载板业兴起,与日、韩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作为台湾地区最早进入这个行业的企业之一,更是成为时代弄潮儿。到2005年,全懋已经与华硕旗下的基板企业景硕并称台湾载板双雄。胡竹青的事业也由此达到了第一个高峰,成为这家全球知名IC载板厂的总经理。

图示:欣兴感恩餐会(第一排中间为胡竹青)

2009年,出于资源优化整合考虑,全懋并入台湾地区PCB大厂欣兴电子,成为全球第二大PCB制造商集团。胡竹青出任合并后的集团IC载板事业部总经理。一年多后,度过知天命之年的胡竹青退休。

空降新公司两年内扭亏为盈并挂牌上市

事业短暂告一段落的他终于有时间弥补父辈留下的遗憾,回到中国大陆看看,做些贡献。恰臻鼎科技董事长沈庆芳邀请他加盟,担任董事兼总经理,胡竹青便顺势应邀踏上了渡海寻梦之旅。

臻鼎前身为鸿胜科技,由鸿海精密2006年投资设立,是其对PCB的布局,鸿海“七舰队”之一。雄厚的背景让这家公司在2011年7月正式变更为臻鼎的时候,已经有较好的基础,近3万员工、足够上市的营业额,只是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而胡竹青要做的就是扭亏为盈,带领臻鼎挂牌上市。

相比初次创业筚路蓝缕的奋斗,这一次胡竹青可谓驾轻就熟。仅仅两年之后,这家公司就在胡竹青带领下从PCB行业全球排行十名开外,打进全球第四名。用他自己的话说,在那里他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提高效率”。

与许多工厂一样,加班费是臻鼎公司工人收入的重要来源,不少工人甚至主要靠加班赚钱,一周加班60-80小时,部分工人甚至达到100小时加班时长。胡竹青到任后很快发现这种现象。他认为,应该用工作奖金来鼓励员工,而不是加班费。加班费制度导致每个人都在加班,却没有效率。通过加班费变工作奖金的改革,公司的工作氛围为之一变,生产效率和产品品质因此都得到大幅提升。

推动自动化机械设备取代人工,是胡竹青另一大提高效率的举措。尽管那时候中国大陆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仍然是国内工厂主要优势之一,但胡竹青早早意识到人力资源终究不是无穷无尽的,人工成本升高是必然趋势。因此,他主张在可替代人工的范围内,尽可能采用自动化设备。

图示:臻鼎感恩餐会(第一排右三为胡竹青)

这两大措施短时间内便令公司脱胎换骨,胡竹青也兑现了履职前对沈庆芳做出的帮助公司上市的承诺,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次高峰。2013年,臻鼎成功登陆资本市场,股价较两年前翻了5倍有余。而胡竹青本人,则出人意料的如同李白笔下的侠客“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第二次在事业发展的高峰选择离开。

54岁再创业只为追寻理想的人生状态

这一次,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胡竹青,选择跟随“追求创新”的心声,探索工作、生活、梦想三者统一的理想创业之路,而多年打拼也让他攒足了自由追梦的“资本”。

其中最大的“资本”莫过于人才。带领团队在半导体行业纵横半生,胡竹青有自己独特的用人哲学。“对我来说,是首先付出我的信任,让员工能够感受得到,再请员工能够付出他的才华。这样之后,有一些人不一定能这样回馈你,可能造成一些损失或失败。不过我觉得就目前来看,起码七八成的人,可能刚开始不适应,久而久之就适应了。留下来的员工就会有非常强的向心力。”

图示:恒劲科技开幕典礼(右五为胡竹青)

正是因此,2013年底,胡竹青一声令下,便有40名跟随他打拼20多年的员工集资认股参与创业。更有一批长期合作的厂商及客户加入,恒劲科技顺理成章诞生,他本人担任董事长。那一年他54岁,在大多数同龄人选择偃旗息鼓准备退休的时候,他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一段全新的征程——追寻理想的生活形态和工作方式。

54岁创业,于他而言正当其时:“我有3个榜样,第一个是54岁成立台塑集团的王永庆先生;第二个是54岁成立台积电的张忠谋先生;第三个是曾任美国福特公司总裁的艾柯卡,他临危受命出任克莱斯勒总经理的时候也是54岁。”

在胡竹青心中,理想的生活形态是工作与生活和谐一体。所以,他非常鼓励员工带孩子来上班。每年年终,恒劲还会邀请员工家人、亲属到公司共同欢庆。他说:“员工的家人就是我们的后备军人。先生/太太/孩子在公司上班,他的后备军人支持他,他才能打胜仗。”

胡竹青的理想工作方式则是指以创新得到附加价值。同质化竞争本质上是成本竞争,只有创新才能得到附加价值。传统IC载板主要以BT树脂和ABF树脂为材料。据统计直到2018年,全球仍有70%以上IC载板采用BT材料。而ABF材料则是Intel所主导的材料,在CPU、GPU等大型高端晶片中有广泛应用。恒劲则采用新型的C2iM材料。通过这一材料创新,这家公司维持了30%-60%的高毛利。

不同于此前在全懋、臻鼎的角色,在这家由他担任召集人而创立的公司中,他的视角更为宏观。不再局限于自己公司内部事务,而更关注外界环境变化与公司整体筹划。“作为公司董事长,如果只看一年两年时间,那么这个公司是很危险的。”此言既是他的切身体悟,亦是对同行者的建言。

如今胡竹青已年过花甲,依然精神矍铄地行走在追梦的道路上。当被问及保持精神状态的“秘诀”时,他将之归因为三点:第一是信仰,坚信自己做的事是正确的;第二是感恩,心怀感恩与员工、股东、客户、厂商保持互动;第三是运动,胡竹青每天早上都会做30分钟健康操,每周游泳1-2次,有空的时候还会做瑜伽。

塞缪尔·厄尔曼说,只要勇于有梦、敢于追梦、勇于圆梦,我们就永远年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胡竹青始终活在风华正茂的年岁。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在他那里不是一句励志格言,只是一种积极生活的状态,从大学到军营,从台积电到全懋乃至恒劲,从大型企业管理者到创业公司创始人,莫不如是。

(校对/范蓉)

责编: 慕容素娟

JZ

作者

微信:

邮箱:作者1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