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观点】美国“涉军”名单繁多 疑云背后暗藏哪些制裁逻辑?

来源:爱集微

#芯观点#

12天前

集微网消息,今(4)日,美国财务部公布了新一批中国企业“涉军名单”。公告特意指出“I hereby expand the scope of the national emergency declared in Executive Order 13959 to address those threats.”,也就是说这份清单是财政部去年11月公布清单的“扩大版”。新旧清单对比有何不同?

此外,集微网注意到,除了财政部之外,美国国防部也于今日公布了一份新的“军方企业清单”,细细对比这两份清单,内容并不完全重合,这两者有何区别?

更耐人寻味的是,美国财政部和国防部似乎完全“抛弃”了国防部今年1月份公布的“军方企业清单”企业,除移除已诉讼成功的小米之外,业内比较关注的高云半导体、中微等企业也均不在列。

至此,美国对中国祭出的错综复杂的“黑名单”背后疑云重重。

名单变化

为了对中国出口进行更全面的管制,美国推出了种目繁多的黑名单作为管制工具。其中,就包括今天重点提到的美国国防部的中国军方企业清单(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 List,简称CCMC,“军方企业清单”)和美国财政部下属机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 (OFAC )推出的中国军方企业清单(Non-SDN 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 List,简称“NS-军方企业清单”)。

从特朗普时代算起,美国国防部的中国军方企业清单到今天一共有5个批次,前四个版本均出自特朗普执政时期,这四批都是依据“1999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的1237款,总计44家中企实体(按照实体数量,不对母公司或者子公司做特别区分)。

新版名单有了一些“创制”的味道。它不再采用克林顿的1999版NDAA,而是用了最新版的2021版以William M. ("Mac") Thornberry命名的NDAA。集微网查询,最新批次的CMCC名单依据的条款为2021版NEDD的1260H条款:

该法案于去年3月26日正式提交众议院审议,12月11日获得参众两院一致通过,2021年1月1日正式由总统签字后生效。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14日,特朗普执政时期公布的最后一批CMCC名单,均不在6月3日新公布的涉军名单之列:

其中,小米集团、箩筐科技通过法律诉讼手段,让美国国防部从名单中移去,高云半导体在上个月也起诉了美国国防部和财政部。

集微网对比拜登时代和特朗普时代CMCC名单,得知以下实体为6月3日所新增:

今年1月份之后,白宫易主,美国国防部的对华“涉军名单”所依据的NDAA及其具体条款也为之“豹变”,对于CMCC名单未来增损的情况,集微网会继续密切跟进报道。

另一方面,OFAC 推出的“NS-军方企业清单”,今日公布的新名单企业共59家,去年只有31家。新旧名单的对比如下图。

“黑名单”繁多 制裁逻辑有何不同?

这些各式各样的黑名单一方面折射了美国政出多门的现象,另一个角度反映了美国在集联邦政府多部门之力,通过多种手段管制中国企业的目标。

对比以上两份黑名单,除了主管部门不同(分属国防部和财政部OFAC),制裁逻辑基本如出一辙。

军方企业清单是美国国防部根据美国《1999 年国防授权法案》制订的清单。2020年6月,美国国防部第一次公布了中国军方企业清单(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 List,简称“军方企业清单”)。特朗普时期(截至 2021 年1月底),军方企业清单已增加至第 5 批。共计44家中国企业被列入军方企业清单,其中包括华为、海康威视、中芯国际等知名半导体企业。而今日拜登政府新公布的军方企业清单有47家企业,华为、海康威视、中芯国际等知名半导体企业依旧在列。

NS-军方企业清单是财政部OFAC根据美国《1999 年国防授权法案》及其它行政命令制定的清单。2021年1月8日,OFAC公布了一份清单,其中包含35家中国企业。NS-军方企业清单所列企业与美国国防部公布的军方企业清单前4版一致,但增加了企业的别称、股票发行名称、股票代码等信息也加入数个企业的子公司。今日拜登政府新公布的NS-军方企业清单有59家企业。

通过对比发现,以上“黑名单”加入原因、管制对象、清单企业认定等逻辑均是一致的。其中,加入原因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或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下属任何机构直接或间接控制并从事商业服务、制造、生产或出口等业务的公司,还包括军民融合的中国国防工业参与者。”

管制实体均为“美国人士”,清单企业认定均为“精准匹配列入企业,不适用于其子公司”。

据了解,美国国防部有权制定军方企业清单,但没有实际的执法权。现在,美国政府对中国军方企业的制裁措施由美国政府中负责制裁的 OFAC 进行了落实以及细化。

目前,美国对军方企业清单中所列的中国企业主要是证券交易的禁令,根据美国总统特朗普 2020 年底以及 2021 年初颁布的行政令,美国个人与公司不得购买和出售军方企业清单中企业公开发行的证券及其衍生品。

上述制裁将导致被列为中国军方企业的中国公司丧失在全球资本市场举足轻重的美国投资者。美国投资者可能抛售中国军方企业股票,其他国家投资者考虑到流动性降低也可能抛售,导致企业股价大幅下跌。长期看,中国军方企业的融资渠道缩小,相关企业发展可能受到钳制。

禁令的效应已经开始显现。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香港)于2021年1月11日停止交易。纽约证券交易所称,这三家公司退市的原因在于这三家公司受到特朗普的证券交易制裁的限制。此外,2021年2月1日,中芯国际的美国预托股份从美国场外证券金融市场(OTCQX)退市,自此完全停止了在美国证券市场的交易。

清单存变数 企业如何才有被移除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清单背后,还存在着不少变数。

首先是小米事件,2021年1月14日,小米公司被列入军方企业名单,随后小米公告称其并非中国军方拥有、控制或关联方,并非中国军方公司,并于同月向一家华盛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将该公司从这份名单中剔除,称这种做法是“不合法而且违宪的”,称该公司并未受控于中国军方。最终,小米于5月26日赢得诉讼。

通过小米的案例,是否意味着对于军方企业清单,有一定的移除机制?集微网在对业内人士采访中了解:“目前暂无确定的移除机制,成功案例都是通过诉讼达成的。”这也就意味着被列入清单的企业想要被移出去,借鉴小米的诉讼方式或是一种比较可行的方式。

另外,除小米这个特例之外,业内比较关注的高云半导体、中微等企业也不在财政部的黑名单里,这是否代表着不在名单的企业暂且逃过一劫?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看起来可能是这样,但是我个人会想等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变化。”

同时,他也继续解读到:“上了这个黑名单,禁止美国公司和个人投资黑名单上企业的股权。但和实体清单不同,不是贸易管制,供应链危害有限。近期小米通过诉讼,从黑名单移出来了。清单里面也删除了个别中国企业,这说明拜登政府继续沿用对中国企业的遏制路线,专注于军防和监控技术企业,但也精细化管理,剔除误伤的中国企业。”(校对/木棉)


责编: Aki

木棉

作者

微信:lm071137

邮箱:limei@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关注半导体制造、设计,通信等领域,聚焦中国台湾地区产业的风向与动态。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