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视野】美欲重塑供应链 为何台积电“高危”三星却“无碍”?

来源:爱集微

#台积电#

#芯视野#

07-08 10:27

在地缘政治笼罩下的半导体业危机四伏。

最近,美国公布了全新的《供应链安全报告》,评估了芯片、电池、医药、稀土矿物等四大关键领域的供应链情况,并将众多厂家列为美国国家安全的“危险性风险”。中国大陆被美视为肉中刺,250页的报告中中国大陆被点名了500多次,应见多不怪。不曾想,台湾地区也被点名80多次,而首当其冲地就是台积电。

吊诡的是,就在美国这份报告出炉前,台积电美国工厂刚刚开工一个星期。

“风口浪尖”

台积电在美“嘘寒问暖”之下,不得不送上投资120亿美元、建设领先5nm制造基地“投名状”。

为了这一美国工厂,台积电将会派300名员工,再招募300多工程师,可说是诚意十足。同时在今年3月,为这一项目厂房建设、设备,又举债211亿新台币(约7.4亿美元)。可即便是这样,美国还是不满意、不放心,还是被视为“危险性风险”。

正所谓“怀壁其罪”。以赛业调研在接受爱集微采访时认为,美将台积电列为危险性风险厂家的原因在于台湾的特殊政治地位,并且目前全球超过50%的晶圆代工都在台积电制造,一旦有政治角力介入,半导体晶圆供应可能就会产生相对应的风险。

而这一切都可从历史可以找到“影子”。翻开美国的霸权史,满纸都写着两个字——“打压”。

粗略来看,美国的国运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在没成为霸主之前,专门坑前任霸主,坑完英国坑法国;坑完之后,再坑一遍,直到把两位殖民地霸主颠覆为止。第二阶段,成为霸主之后,专门打压有可能威胁其霸主地位的国家,无论是德国、日本还是苏联,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一直到现在,又将崛起中的中国视为霸权潜在的威胁。

对国家尚且如此,对那些视为危险的“实力派”企业那更是“毫不手软”。

无论是法国的骄傲阿尔斯通被美国人的成功“肢解”,还是成为日本半导体业“坍塌”缩影的东芝事件,都成为美维系全球霸权话旗帜下的“先烈”。

显然,这次台积电站在了“风口浪尖”。

国内某一知名教授总结认为,美打压对手的条件在于,一是在技术上全面超越美国;二是被打压企业的技术处于美国体系之外;三是对美造成了严重威胁或美严重依赖被打压企业;四是被打压企业与美离心离德;五是被打压企业无法控制或有失控危险;六是地缘政治的考虑。

可以说,目前符合上述六点的就只有台积电。下一步台积电会不会被美“精准”打击,一切还尚待观察。

对处于旋涡中的台积电来说,以赛亚调研认为,台积电从来不会排除在各国设厂的可能性,不过近两年的中美贸易、COVID-19加速了这一态势,因此我们看到美国、日本、德国都有出现要求台积电至当地设厂的声音。而对于台积电来说,赴美设厂的经济效益不比在台生产,但在当地政府的补助下有机会弥补生产成本,加上美国企业是台积电主要营收来源之一,当地亦有丰富的技术人才,即便设厂很大部分原因是政治考虑,但此举也能替台积电达到分散生产风险的效果。至于赴日设厂亦同,日本是主要硅晶圆物料供应来源,加上台积电已在当地有研发中心,未来也有后段封测厂兴建的考虑,加上晶圆厂可以让整条供应链的关系更紧密,也能就近服务当地如索尼等重要客户。

全球供应链洗牌

如今的美国已变得前所未有地猜忌、武断。报告透露着美国强烈的焦虑感,强调美国将以安全为前提,重新加码半导体制造;官方更首度画出一个全球半导体的新版图:目标在2027年时,美国占比要从现在的12%拉高到24%。而届时台湾地区产能虽然还是排名第一,但占比会从现在的56%降低到40%;美则将取代韩国,排名第二。

表面数字的变化,牵动的是全球供应链的大洗牌。

台湾地区一位芯片业专家也说,美如此猜忌,意味着亚洲所有的半导体公司可能需要重新思考未来的商业策略。

“未来全球半导体供应链应会着重在加速本土制造布局、分散供应链两方向。以美国来看,未来美国对于供应链的安全性考虑会高于经济利益,通过对IDM、晶圆厂的补助政策,强化美国制造能力,提高晶圆制造占比。以中国大陆来看,大陆半导体产业亦会加强设备投资,以尽快达到去美化的效果,巩固本土半导体产业。”以赛亚调研分析说。

不止如此,以赛业调研进一步指出,半导体产业风向也会从中美之间的关系扩大到全球经济体,像英特尔在欧洲布局、格芯在新加坡扩产等都有进一步分散供应链风险的意涵。

逃过一“劫”?

不禁也要问,为何只说台积电在“劫”难逃,这让全球代工榜眼三星情何以堪? 

上述专家分析说,从三星来看,一则三星的技术路线还是在美国技术框架之内,没有在某个技术方向实现超越,也没有颠覆某个技术模式。二是韩国最大的问题是只在首都有防卫圈,其他地方都有美军驻扎,意味着韩国所以要依靠驻韩美军保护。三是在三星本身的股权结构当中,外国资本占55%,而且90%的优先股都是外国资本。

因此,尽管说三星是韩国企业,不过是国际资本在韩国之布局,三星再“厉害”也飞不出美国的“手掌心”。

或许这样的“无碍”更让三星心伤。

19世纪20年代,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在《政治经济学的国民经济体系》中用“踢开梯子”来形容先进国家对后起国家的技术和经济压制。梯子既是后起之秀进步的捷径,也可能成为隐形的陷阱。一旦发达国家在技术和经济等领域树立成功模式,后来者再想要按这种模式发展,往往会在关键节点被前者踢掉梯子,从而坠落。

这个思路可以形象生动地诠释今日的芯片之战。美国作为芯片技术的发源地,主导着游戏规则的制定,其他玩家只能唯其马首是瞻。因此无论听上去多么霸道和荒谬,美国在芯片领域的各种“制裁”和“禁令”总是屡屡得手。

注定要在“炮火”中前进的大陆半导体业,或许要思考的是如何坚持持久战了。(校对/清泉)

责编: 慕容素娟

艾檬

作者

微信:ilovekm2008

邮箱:liying@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