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视野】风云突变 英特尔收购格芯的超级冲击波

来源:爱集微

#英特尔#

#格芯#

07-20 07:11

早已阴云密布的全球代工市场,近日又风云突变,英特尔考虑以300亿美元巨资收购格芯 (GlobalFoundries)的消息看似投下了深水炸弹,将引发怎样的冲击波?

“表面”的好生意

在美计划重振制造业回流、打造自主供应链、未来将投资500亿美元用于半导体制造的旗帜下,作为美的“旗手”,英特尔已旗帜鲜明宣布要进军晶圆代工业,并将斥资200亿美元在美新建两大代工厂。

此番再祭出大手笔,将以300亿美元将格芯纳入囊中,再次实现了“政治正确”,100%符合供应链回归美国的政策,也证明美要在半导体制造领域全面出击,最终建立芯片霸权的野心。

而收购格芯表面上看起来是桩好“生意”:格芯目前在代工业中排名老四,占比约为7%,拥有90-14nm完整的成熟制程+SOI工艺,收购之后将与英特尔的先进工艺形成互补,形成更完整的代工服务体系。以赛亚调研就认为,先进工艺目前仅有台积电、三星、英特尔有能力研发,因此英特尔预计收购格芯在协同先进制程的发展上可能帮助不大,但在成熟制程上确实有办法替英特尔提供既有的代工技术、产能及客户,有助于加速英特尔IDM2.0在晶圆代工的布局。

查阅格芯官方网站,其业务网点遍布欧亚大陆和北美,制造中心主要是德国的德累斯顿,美国的Malta、Burlington、EastFishkill和新加坡。3月份格芯曾官方发布声明,未来支出14亿美元,在德累斯顿、Malta和新加坡扩建产能。格芯2020年营收为57亿美元左右,而在全球产能紧缺的形势下,格芯预计其产能将增加13%,明年将增加20%,其营收增势可期。

正如项公舞剑,英特尔此举更是意在“台积电”。据业界知名人士秦冠(化名)对集微网记者透露,美完全不能接受台积电在晶圆代工绝对优势地位,一定欲重夺主动权,英特尔收购格芯之后,凭借格芯的制造基地与规模,英特尔或将先进工艺技术转让给格芯,以加快从台积电“虎口夺食”,抢夺更多的市占率。

连续的挑战

看起来似乎很划算,但细究起来或其实“难负”。

对于英特尔来说,格芯真的是一份豪礼吗?

台湾业界人士周铭(化名)表示,从以下维度来进行剖析的话,或许远比表面复杂,无论是整合、投资回报率、客户转单、人才流失、与AMD的“恩怨”如何了结等等都值得商榷。

英特尔从IDM转型做代工显然殊非易事。周铭透露,先进工艺代工所需的PDK和IP库等平台的建立还有待观察,如今要吃下格芯,实现先进和成熟工艺双管齐下,能否真正强强联合,实现从IC设计、制造再到封装的全面整合,这将是英特尔不得不全力以赴的终极考验。

“由于IDM与代工之间的差距甚大,对于英特尔来说现阶段的服务器及PC市场仍是主营业务,千万不能为了扩大代工而伤害到产品的利益,两者之间需要平衡。”中国半导体行业著名学者、行业评论家莫大康的建议十分中肯。

而且,从投资回报率来看,花费300亿美元“收购”格芯值得吗?英特尔近年来“买买买”节奏密集,但这毕竟是近年来最大的一笔收购,周铭直言这如何让所有股东都认可这事关美国国策、政府或给予补贴等来接受投资回报率、利润率有可能下降的结果?

知名半导体分析师陆行之曾发文指出,联电大小跟格芯差不多,联电市值达250亿美元,明年彭博社预期其将赚16亿美元,而格芯主要工厂在美国,成本偏高,客户粘性较弱,明年或赚不到15亿美元,英特尔花300亿美元买格芯,只会拉低其毛利率、ROE,还要分五年认列庞大的商誉摊销(市价高于Book Value的部分)。

这也正如芯聚能半导体总经理周晓阳在撰文中所言,英特尔一旦收购GF,公司的毛利率会被大大拉低,这是华尔街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况且,以英特尔的DNA及文化去管理格芯,难有胜算。

此外,转单风险不得不防。以赛亚调研指出,格芯的现有主要客户如AMD等与英特尔有一定的竞争关系,需要考虑日后是否会因此项收购而面临竞争客户转单的风险。

明面上看似英特尔+格芯将更有实力与台积电抗衡,但周晓阳也在文中指出,由于先进Fab建厂成本随着摩尔定律迅速增加,5nm建厂成本约100多亿美元,3nm建厂成本约200亿美元。逻辑IC将逐渐向专业分工过渡,在新工艺开发上,英特尔的IDM+晶圆代工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IDM的缺陷,但从先进工艺上一定没法和台积电与高通+苹果+AMD+博通+英伟达竞争,落后成为必然。

现实的差距也会让客户站队“投票”:先进制程投入的巨量资本与客户强相关,未来英特尔的先进工艺怎么走,能否在自身消化之外持续有大客户化解巨额研发成本并为此买单,这都不得不打个问号? 

更不得不防的是人才流失。周铭提及,从过往经验来看英特尔的设计比AMD要强,近几年AMD凭借台积电代工有超英特尔之势,但现在英特尔要加码涉足代工,除了要投入巨资完善代工平台,从设计、制造到代工的整合挑战也很有可能会大大分散其人才和财力,也会相应地挤压设计方面的投入。如果设计团队没有更多的Power,人才必定会流失,反过来也会削弱英特尔的设计能力。

更要指出的是,格芯与ADM“前女友”有未了的“情缘”要续。就在两个月前华尔街披露的一份监管文件显示,双方修订了供求协议,它的“亮点”在于格芯和AMD敲定了2022-2024年的价格和新的年度晶圆采购目标,取消了先前给AMD限定的排他性承诺,可以让AMD享有“充分的灵活性”,就任意制程任意选择厂商,与格芯实现脱钩。但格芯将有一份保底收入,据称AMD未来3年要在格芯采购16亿美元芯片。

作为英特尔的老对手,AMD这几年势头强劲,不断在PC、服务器领域向着最先进节点进发以求能和英特尔、英伟达分庭抗礼,代工也越来越趋向于台积电靠拢,并成为仅次于苹果的台积电第二大客户。其AMD Yes已让英特尔大受其伤,如今英特尔成为格芯的新东家,面对AMD的咄咄逼人之势,这份“情缘”还能如愿“履约”吗?

对台积电的影响

地球人都知道,英特尔+格芯最直面的对手就是台积电。

但以赛亚调研指出,假使英特尔成功收购格芯,也不会撼动台积电在先进工艺的地位,原因如下:一是以制程技术来看,英特尔7nm相当于台积电5nm工艺,后者的量产时间从2020年中就已开始,而看到英特尔7nm量产时间可能延迟到2023年,如英特尔要追赶上台积电,仍有2-3年的技术差距。二是至于格芯从2018年即宣布暂停7nm以下的先进制程开发,目前重点也都在12/14nm-90nm以及8英寸等成熟制程,对先进工艺的技术贡献有限。

对此秦冠也分析说,台积电在美受打压,也会意识到其最好的出路是到中国大陆,后续将会到中国大陆持续扩产。这将对大陆代工企业造成很大的压力,大陆代工企业要意识到未来的挑战重重,一定要加强内功修炼,要依靠自身“造血”来提升竞争力。

更深一层思量,此举有可能为台积电带来正面的影响?

周铭解释说,台积电正在全球布局,一方面是吸引全球顶尖人才,另一方面是为了分散风险,扩充营收。英特尔或格芯的客户如果转单,就有可能让台积电或联电间接受惠。台积电从成熟到先进工艺均可提供,这对其显然是利多。而且,后摩尔定律延续的方向之一就是先进封装,台积电从十年前就开始前瞻布局先进封装,先进工艺+先进封装双剑合璧,不仅让双方表面上的技术差距愈加明显,也将借此吸纳更多的国际人才助阵。

分析台积电的成功要素, 莫大康的观点是来自于持续的强投资及加强研发,来自全球的优秀人才资源,更完善的代工产业链以及客户至上的文化理念。而客户至上的企业文化,是其它对手们很难完全领会及去实现的,而这也可能是台积电的致胜法宝之一。

结语

代工整合的连番大戏对于大陆代工业影响几何? 以赛亚调研认为,对于先进制程,英特尔计划收购格芯此举短期不会对大陆代工厂有太大影响,因为大陆在代工方面仍有制程技术、设备去美化等挑战需要先被克服。而在成熟制程方面,全球晶圆代工占比大致已定,加上格芯与中国大陆代工厂如中芯国际客户重叠性不高,若英特尔真的收购格芯,也仅是拿下原有的客户,应不至于抢占到大陆代工厂的订单。

无论英特尔收购格芯是否落锤,代工业的格局已在发生巨变,更应深思的是,大陆代工业的自救之路到底应该怎么走?或许不仅要反思如何提升良率和品质,如何进一步与封装加快整合,更要反思与调整补贴机制的条件,共同加快产业链协同创新。如果说种一棵树的最好时机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那么现在也是大陆代工业种下“芯”种子最好的时机。

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曾提及,到2025年先进工艺面临经济可行性的挑战,既涉及技术与市场,一方面是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杀手级应用,到底需要多少纳米节点?另一方面是投入产出比如何实现平衡。但张忠谋还这样评价,很多国家都说要供应链自给自足,都言必称“Must”,但其实更应该想透的是“Should”。

或许,英特尔也应多考虑考虑Should或Shouldn’t了。

责编: 慕容素娟

艾檬

作者

微信:ilovekm2008

邮箱:liying@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