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历史】营收NO.1!地产大佬如何跨界“修炼”成封测一哥?

来源:爱集微

#日月光#

#芯历史#

15天前


芯历史──纵览国内外半导体产业发展历程,挖掘行业奇闻趣事,以古鉴今,探寻产业未来发展之道。

集微网报道,在如今的半导体封测领域,日月光是当之无愧的“一哥”。根据2021年Q1全球前十封测大厂营收排名,日月光以近17亿美元的营收排名第一,市场占有率达23.5%。

回溯历史,日月光究竟是如何起步、发展,乃至成为封测领域第一并长盛不衰的?它的成功有何值得借鉴的地方?本文我们将详细梳理日月光的发家史。

兄弟创业 从房地产跨界高科技

日月光的创始人是张虔生、张洪本两兄弟。两兄弟祖籍温州,出生于一个温州的商人世家。张氏兄弟早年跟随母亲从事房地产行业。张家在房地产转到第一桶金后,便有将资金投入别的产业的想法,最终他们选择了投入到半导体封装产业中。

为何两兄弟会从彼时正火热的房地产跨界到并不那么熟悉的半导体产业?这主要源于张虔生内心对电子的热爱。美国伊利诺理工学院硕士、台大电机系毕业的张虔生,对电子业却始终未能忘情。1983年起,张虔生雇用了一群华尔街顾问评估新事业投资,一年多后,他决定朝半导体封装业进军。由于封装所需要的劳力较密集,当时飞利浦、德州仪器等大厂都在中国台湾设有封装据点。张虔生选定封装业,除了因为技术门槛较低,位居产业下游,风险较小外,人才取得较为容易也是考虑的重点。

1984年,40岁的张虔生和他37岁的胞弟张洪本共同创办了日月光公司。彼时,张虔生以一千万美元的自有资本,加上由银行融资的一千五百万美元,当时约合十亿台币的资金,在劳力充足的高雄楠梓加工出口区设厂。与当时全球第二大封装集团的矽品精密,在1985年成立时资本额只有两千四百万台币相较,张氏兄弟的大手笔投资在当时相当大胆。

张虔生的策略相当明确,“要做就要做全台湾地区最大的。”日月光半导体刚成立,就已经是全台规模最大的半导体专业封装厂。

然而,投下巨资后,挑战才正要开始。日月光半导体成立第二年,就遇上半导体产业的不景气,业绩迅速滑落到只有第一年的20%,工厂被迫停掉两班生产线。

屋漏偏逢连夜雨,张家在房地产上的经营也同时走到下坡,大批成屋滞销。母子三人面临要保住房地产业,还是继续发展半导体业的抉择。最终,张家选择了亏本出售房产再挹注给日月光一千万美元,挽救了岌岌可危的日月光。在度过了新公司刚成立的严苛环境后,日月光的营运渐渐步入正轨。

成立之初,日月光的第一个合作对象摩托罗拉也为以后的成功奠定了基础。1984年,摩托罗拉认为新成立的日月光半导体在制度及品管上都颇用心,便给了日月光一小笔订单。虽然这张订单只是摩托罗拉为了测试日月光能力,所给出的小单子。但对日月光来说,这一步却是奠定成功的一大步。通过摩托罗拉的认证,为日月光半导体在技术上奠基,也逐渐建立起国际知名度。

发展5年之后,1989年7月19日,日月光在台湾地区证交所挂牌,上市之时已是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封装厂,仅次于当时韩国安南半导体(Anamsemiconductor)。

疯狂并购壮大实力 终成全球封测第一

在日月光上市第二年,确立了市场领先的地位之后,几乎每一两年,就会吞并一家竞争企业,或是上下游产业链公司。靠着疯狂买买买,日月光在提升自身竞争力的同时,也在加速补齐短板。

从1990年起,日月光积极出手收购封测产能,扩大规模,提升技术。

1990年,日月光收购福雷电子99.9%的股份,进入半导体测试业。

1999年,日月光收购摩托罗拉在中国台湾中坜及韩国坡州的两座封测厂,与摩托罗拉公司建立合作。此举创下封测厂与IDM大厂的合作先例,也扩大了日月光的产品范围。此外,日月光还通过ASE收购了美国硅谷ISE Labs 的70%股权,取得其封装测试业务。

时间节点来到2003年,这一年对日月光来说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年。说到日月光就不得不提其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公司安靠。1968 年,美国公司安靠的成立标志着封装测试业从IDM模式中独立出来,直到2002年安靠一直是全球封测龙头。然而到了2003年,日月光取代美国公司安靠成为全球封测龙头。之后日月光仍然没有停止并购步伐,至今仍然保持着全球封测厂商第一的位置。

2004年,收购NEC位于日本山形县的封测厂。与NEC策略联盟,对日月光意义重大。并购日月光山形厂,等于直接打开日本IDM订单大门,日月光从原来不到2%总营收的日本市场,一下跃升为总营收的10%。

2006年,收购上海封测公司威宇科技,正式进军中国大陆封测市场。

2007年,收购恩智浦半导体苏州有限公司60%股权。

2008年,收购韩商投资的山东威海爱一和一电子公司,跨界分离式元件产品,提供低端封装与分离式元件的生产制造。

2010年,收购EEMS Singapore,强化新加坡子公司测试业务。

2012年和2013年分别收购台湾洋鼎科技和无锡东芝封测厂,跨入分立器件封测,巩固与日本IDM大厂关系。

2015年,收购全球第四大封测公司矽品24.99%股权,这笔重要收购对日月光的事业也有着重要影响,具体将在下文单独分析。

2017年,日月光与矽品精密合并成立日月光控股,更加稳固了日月光全球封测一哥的位置。

2018年,日月光与矽品以股份转换方式设立日月光投控。

2020年,旗下子公司环旭收购法商FAFG旗下子公司Asteelflash。

从上述多次收购案中可以看出,日月光是当之无愧的“购物狂”,在多年买买买中顺利登顶,并维持了多年。其事业版图遍及中国大陆、韩国、日本、新加坡、马拉西亚及美国等地。

拿下全球第四大封测公司矽品 事业更上一层楼 

在日月光的多次并购中,尤为值得笔墨的是2015年收购当时全球第四大封测公司矽品。

图:日月光控股合并矽品,扩大封测布局,图右为矽品前董事长林文伯

2015年,日月光公开收购矽品。然而,谁也没想到这次并购历经一波三折、历时9个月才最后完成。期间,日月光曾对矽品发动2次公开收购,双方互有进退,日月光后续集中火力,连续5度买进矽品股票,累计持有矽品股权比重达33.29%,日月光期间提出产业控股公司架构,对矽品“软硬兼施”。矽品为了试图扭转乾坤,曾先后要跟鸿海集团、中国大陆紫光集团合作,不过最后均没成行。

以下是收购过程中的要点事件:

2015年8月24日,日月光启动以每股新台币45元,公开收购矽品普通股约24.99%股权。同年12月29日,日月光启动对矽品第2次公开收购。

2016年2月4日,日月光宣布延长再度公开收购矽品期间到3月17日。20天后,中国台湾地区公平会召开委员会议,决议日月光拟与矽品结合案,将延长审议期间。

然而,同年3月16日,中国台湾地区公平会审议日硅结合案,未作出准驳结合与否的决议。日月光再度收购矽品实质上破局。日月光表示此次公开收购条件未成就无法完成,将退还参与应卖股票。

2016年3月17日,日月光提出4大声明,表示继续寻求完成收购矽品100%股权,日月光提出设立产业控股公司平台,让日月光和矽品成为平行的兄弟公司。

2016年6月30日,日月光与矽品联合宣布共组日月光投控。经过数月的股权收购战争,日月光与矽品,昔日的半导体封测对手终于成功“牵手”。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这项交易在2017年被中国反垄断局以附加限制性条件批准。限制性条件主要为,日月光和矽品在合并之前需要保持24个月的独立运营,保持竞争关系,不能进行实质性的合并。直到2020年3月25日,日月光称,相关限制已解除,日月光与矽品精密将能进行更紧密的合作。

日月光与矽品合并后成立的日月光控股,将占有全球37%的整体市场份额,先进封装市场将有20%市场占有率,员工人数将超过90000人。如此,将更加稳固日月光全球封测一哥的位置。

针对日矽合并,日月光集团董事长张虔生曾强调,日月光与矽品成立控股公司后,封测产业90%的获利都将在日矽控股手上。半导体已算是成熟的行业,大者恒大,他预估未来每年有5%至10%的成长,如果要发展更快的话,企业就要各自开创自己的优势,日月光和矽品合作也是这目的。

结语:经过三十多年的时间,日月光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通过一系列积极的并购扩张战略,已在美、日、韩、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大陆全球各半导体基地拥有自己的据点,成长为世界第一的封测厂商。

它的成功离不开疯狂并购的发展策略。半导体封装产业属于规模经济产业,有大者恒大的趋势,而并购又是企业成长最快的一种方式。所以对封测企业来说,通过并购来获取新的客户是一条简捷有效的途径。这对于正在成长中的中国大陆封测产业或许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校对/holly)

责编: Aki

木棉

作者

微信:lm071137

邮箱:limei@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关注半导体制造、设计,通信等领域,聚焦中国台湾地区产业的风向与动态。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