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华为吹响军团集结号

来源:爱集微

#华为#

#军团#

#任正非#

#5G#

10-15 12:41

集微网报道 近日,华为内部发文,宣布正式成立海关和港口军团、智慧公路军团、数据中心能源军团和智能光伏军团,这是继今年2月华为宣布成立煤矿军团后,华为再次吹响军团集结号。

美国制裁打压下,华为努力寻找更好的生存之道,开拓新业务领域,增加产业韧性。五大军团的成立,意味着华为企业业务走向深入。

让科学家听得见炮火的声音

“敢死队”、“城墙”、“阵地”“、炮火”、“冲锋”……这样的军事词汇,已成为华为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军人出身的任正非,将他的军事思想深深植入华为的基因当中,希望华为成为无往不胜、攻坚克难的铁军。

2019年1月,任正非在一词内部讲话中,对“军团”这一源自谷歌的企业部门架构模式进行了介绍,并号召华为向谷歌学习,杀出一条血路。

简单而言,军团模式是把从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针对某一业务领域进行攻关。这更像是一条加速产学研用之路,缩短了产品进步的周期。

军团模式的优势在于,将在实验室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和技术专家转移到“前线”,让其听得见炮火的声音,加强研发与应用的协同,提高效率,在经营管理上充分放权,给予很大的自由度。

2004年,《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探讨为何当时员工不到2000人的谷歌,创新的效率远高于3万多人的微软。将谷歌的这支由博士组成的神秘军团曝光,文章认为,微软的落后主要在于研发与实践相脱节,而谷歌则是研究和开发不分家,所有的研究员都在一线搞开发。

在任正非看来,是否做“军团”,主要看科学家是否需要编进最前线的作战团队,如果需要就采用“军团”模式,如果不需要就采用矩阵的业务模块模式。

在2019年1月任正非讲话之后,华为便开始在军团方面的探索,2019年4月,在当时的消费者BG推行“军团作战模式”试点,目标聚焦多产粮食(增长、盈利、现金流)、增加土壤肥力(质量与用户体验、品牌、组织)和风险管理。

在消费者BG“军团作战”的誓师大会上,任正非、郭平、徐直军、余承东等华为公司高管亲自上阵,带领全员宣誓3年收入达到1000亿美元、5年达到1500亿美元。

一年后,“军团作战”产生的效果很快显现,2020年4月,华为全球手机市场份额超过三星,首次成为全球第一,这也是中国手机品牌首次登顶。

由于终端消费类业务的特点,在消费者BG推行的军团作战模式,主要聚焦在组织治理上的放权与激励。但遗憾的是,2020年美国开始制裁华为,华为的消费者BG业务直接受到影响。在消费者业务端试行的“军团作战”刚起了个好头便戛然而止。

五大军团起底:精兵强将挂帅

由于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为谋求更好的生存之道,华为的业务重心已经逐渐转向企业业务领域。

今年年初,华为宣布成立“煤矿军团”,将产业基础研究、产品研究、市场交付组合在一起,缩短产业链条,快速适应需求,通过技术创新,推动全球煤炭行业数字化转型。在多次相关活动中,任正非亲自为煤矿军团站台奔走,足见对于军团业务的重视。

在煤矿军团成立时,任正非就曾表示,在机场、港口、工业等业务领域华为都将成立军团。据了解,华为的军团,与消费者GB、企业BG和运营商BG属于同一级别,由任正非亲自制定并督导。

华为对“军团”组织的定义是:通过“军团”作战,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为公司多产“粮食”。华为希望借此打破企业内部的边界,形成纵向能力对重点行业进行突破,为企业发展创造新的增长引擎。

华为军团的一把手均通过内部公开竞聘产生,集结了企业业务的精兵强将,在最新成立的海关和港口、智慧公路、数据中心能源和智能光伏四个军团中:

杨友桂担任数据中心能源“军团”CEO,曾任华为数字能源公司全球Marketing与销售服务部总裁、华为中东地区部总裁。

陈国光担任智能光伏“军团”CEO,曾任华为数字能源公司首席运营官,去年4月从接手华为智能光伏业务。

荀速担任海关和港口“军团”CEO,曾任华为企业BG数字化与技术服务部总裁

马悦担任智慧公路“军团”CEO,曾担任华为企业BG副总裁。

而此前成立的煤矿军团,由邹志磊担任董事长,邹志磊曾任运营商BG总裁。

华为五大集团的负责人,主要是来自运营商BG、企业BG的部门高管,具有丰富经验。

而对于军团模式的科学家上战场,在华为煤矿军团上已经有所体现。今年2月,华为同山西省签约共建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在这个应用型实验室的220位专家中,53位电子技术方面的专家来自华为,其余为山西煤炭相关领域专家。这也是华为首次采用“军团”模式成立实验室。实验室投入运营后,将采用“煤炭行业专家+信息通信技术专家”模式,围绕煤矿信息网络、自动化使能、智能感知技术、煤矿大数据、生态合作等课题进行科研攻关,实现从技术攻关到应用的落地。

近年来华为高调招募“天才少年”,目前已有几位天才少年加入“煤矿军团”。据任正非介绍,他们通过反向使用5G,使井下信息更高清、更全面;复用黄大年的密度法等去解决煤矿储水层识别问题等,未来会产生巨大的价值。

产业数字化转型: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由于受到美国制裁,以手机为代表的华为消费者业务受到显著影响,但在任正非看来,失去智能手机业务,华为仍然能够生存下去。

如今,5G技术在全球加速部署,5G的大带宽、低延时等特性所带来的优势,不仅体现在手机等领域,更重要的意义在于,5G技术将对千行百业进行赋能。

华为的优势就在深耕多年信息产业形成的连接能力。按照任正非的说法,华为以前的通信网络主要是联接千家万户,为几十亿人提供联接。但是到了5G时代,主要的联接对象是企业,比如机场、码头、煤矿、钢铁等。

华为所拥有的5G、AI为代表的ICT技术可以帮助传统行业实现快速有效的数字化转型。而在数字经济、产业数字化转型的背景之下,企业、产业领域也将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5G行业应用已经走向了20多个行业,预计到今年年底和运营商在5G To B行业有5000多案例落地5G+AI,今年将创造一百多亿元的价值,未来五年左右市场空间大概有8-10倍的增长,5G在行业数字化转型当中起到了助推器和基石的作用。

在煤矿领域,中国现有5300多座煤矿、2700座金属矿,但在5G应用上,世界上绝大多数信息通信公司均没有选择将矿山作为突破口。

一方面对于这些场景,相对而言,没有太多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这些相对传统行业,也较为封闭,涉及应用的场景又比较广泛,如果想把握好发展机遇,需要快速研发攻坚能力,同时更加强调研发同应用的结合。

另一方面,这些领域中国也具有规模的市场,中国也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当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这些行业,提供了大量5G应用的场景,也能够为华为积累大量的行业信息化解决方案,做好中国市场,为未来进一步开拓全球行业市场奠定基础。

企业业务现在成为华为重要的战略支撑,华为上半年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为企业业务收入为429亿元,去年同期为363亿元,企业业务也成为华为三大业务中唯一保持增长的业务。

近年来,华为的企业业务在稳健增长,2020年,华为企业业务实现销售收入人民币1003.39亿元,同比增长23%,针对智慧城市、金融、能源、交通、制造等10余个行业,华为也已打造100多个场景化解决方案。

此次华为集中宣布四大“军团”成立,意味着华为进军在企业业务领域进一步开拓的号角已经吹响,在这片广阔天地里,华为将大有所为。(校对/Sky)

责编: 慕容素娟

轶群

作者

微信:zyqjordan23

邮箱:zhangyq@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集微网记者,关注IC产业,深度报道、企业报道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