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智驾】特斯拉万亿美元市值背后,本土供应链企业成色几何?

来源:爱集微

#芯智驾#

#特斯拉#

2021-11-16

芯智驾──集萃产学研企名家观点,全面剖析AI芯片、第三代半导体等在汽车“大变形”时代的机会与挑战!

集微网消息,近日,全球最大的租车公司之一赫兹(Hertz)在给特斯拉送来一份价值42亿美元订单(10万辆规模)的同时,也将特斯拉股价推向了万亿美元大关。据了解,这是电动车史上最大的一笔订单,直接锁定特斯拉10%的年产能。

这让全球的目光再次聚焦到特斯拉的超级工厂。截止目前,在德克萨斯州和柏林工厂投产之前,位于美国的弗里蒙特工厂以及位于中国的上海工厂仍将是特斯拉全球整车供应的主力。据马斯克透露,目前上海超级工厂的整车产量已经超过了弗里蒙特工厂。资料显示,特斯拉三季度全球汽车产量为23.78万辆,同比增长64%,汽车交付量为24.13万辆,同比增长增长73%;其中,来自上海超级工厂的汽车交付量超13.3万辆,占比达55.12%。

伴随新能源汽车行业持续景气,特斯拉产能及销量持续提升,中国本土供应链也将受益成长。那么,特斯拉万亿市值背后,中国本土新能源汽车供应链都为其做了哪些贡献?

动力电池:宁德时代、比亚迪领衔

电池是电动车“三电系统”核心之一,此前,特斯拉的动力电池主要由松下供应,但随着其宣布在全球推动磷酸铁锂上车,本土动力电池企业受益于海外市场扩容。

其中,宁德时代已成为特斯拉重要的电池供应商之一,根据“汽车电子设计”统计,对特斯拉的出货量,已占到宁德时代动力电池总出货量的19%,且主要为磷酸铁锂电池。近日,一位接近比亚迪的业内人士也透露,比亚迪已获得特斯拉10GWh的电池订单。比亚迪和特斯拉虽未公布双方合作计划,但也未给予否认。

而站在这两家动力电池企业的背后,则是数十家本土供应链企业。其中,正极材料企业包括湖南裕能、德方纳米、容百科技、厦门钨业、天津巴莫、贝特瑞、杉杉股份、天齐锂业、洛阳铜业、寒锐钴业、格林美、万润股份、安达科技等;负极材料则由贝特瑞、凯金能源、中科电气、璞泰来、翔丰华、杉杉股份、中科电气、正拓新能源、亿纬锂能等企业所供应。

隔膜材料方面,璞泰来、恩捷股份、沧州明珠、星源材质、中材科技、中兴新材、武汉惠强、东莞博盛、金力股份、湖南中锂等企业均是宁德时代或比亚迪的重要供应商。电解液方面,则由新宙邦、石大胜华、天赐材料、江苏国泰、长园集团等本土企业所供应。另外,诺德股份、嘉元科技、灵宝华鑫、铜冠铜箔等企业也是重要的锂电铜箔供应商。

此外,科达利、旭升股份、常铝股份、长盈精密同为是特斯拉动力电池供应链上的供应商;先导智能、五矿资本、赣锋锂业则供应电池PACK。

电池管理:本土企业供应原材料为主

电池管理系统为电动车“三电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具体零部件领域,涉及集成电路以及软件控制系统,但在此部分,特斯拉的电池管理系统核心部分供应商主要为国际企业所主导,如在BMS、集成电路领域,主要是以特斯拉自己开发的BMS系统为核心,辅以矢崎、贸联、意法半导体、德州仪器等企业的核心器件构成,而国内企业难以进入这一核心领域;不过,本土企业已经在冷却液、PCB板、FPC板、部分传感器领域获得一席之地。

如在冷却液,主要有新疆天业、东华科技两家公司;在PCB板方面,本土企业主要有沪电股份;原材料供应商为生益科技、金安国纪、华正新材、超声电子、超华科技、景旺电子等企业,主要提供覆铜板、木浆纸等原材料。

在FPC板及电池热管理散热器领域,主要由东山精密供应,并由超华科技、景旺电子提供压延铜箔、聚酰亚胺薄膜等原材料。

另外,均胜电子、安杰科技也成为传感器组件或传感器元件的供应商。其中,均胜电子供应的产品由旗下子公司德国普瑞电子所提供。同时,常铝股份、三花智控、东睦股份等也进入原材料供应链。

分析发现,本土企业主要是作为原材料供应商,仍需通过一级供应商才能进入特斯拉供应链,如得润电子所提供的电镀材料、塑胶等原材料,需经过泰科电子对特斯拉供应。

电驱系统:特斯拉掌控核心

电池管理系统由特斯拉及国际企业掌控的一幕在电驱动系统领域再次重演。在电机驱动模块中,电机控制器由特斯拉自己所生产,仅单机驱动模块微型变速箱箱体由国内的旭升股份所提供。

在电机方面,具体到感应电子、电机磁瓦、马达终端壳体等组件,本土企业主要提供原材料,如中科三环的铷铁棚磁体,横店东磁的电机磁瓦、软磁材料等,格林美、寒锐钴业、河北宣工等所提供的铁粉、铜粉、镍粉、钴粉等原料。

中控系统:本土企业多为附属

目前,智能座舱已经成为自动驾驶争夺的高地之一,特斯拉对此也非常重视,其对中控系统的供应商也是千挑万选,与前面几大类相比,在中控系统领域,本土企业所能供应产品非常有限,即便是原材料供应商,也多以国际企业为主导,在此部分,中国大陆供应链已经沦为附属的角色。

如在中控屏领域,莱宝高科、晶瑞股份、天华超净等面板材料供应商的Sensor玻璃、PTE薄膜、ITO靶材、化学材料等原材料需经过中国台湾宸鸿公司才能进入特斯拉供应链;中控屏模组厂商中,除京东方、瑞仪光电外,从驱动电路、FPC到玻璃面板,均由国际供应链所供应。仪表盘、自动驾驶、空调系统的供应商也基本都是国际企业,如毫米波雷达,其零组件虽由三花智控和百达精工供应,但一级供应商却是法雷奥。

特别是在芯片等核心产品方面,几乎清一色的美国企业,如自动驾驶系统的芯片为特斯拉自己所研发,驱动电路为德州仪器和赛普拉斯,英伟达也是核心器件重要供应商之一,但唯独没有一家中国大陆企业。

而在导航、通信领域,特斯拉则是针对不同市场选择不同供应商,在此部分,面对中国市场,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四维图新成为可选方案商之一。

同样,在电动助力转向、制动系统等电子相关领域,博世、布雷博才是特斯拉的直接供应商,安洁科技、百达精工等企业只能作为零部件企业提供原材料或高精密金属零件。

其他领域:非核心领域本土企业已成主供

在其他非汽车核心领域或配套运维方面,本土企业则已成为特斯拉供应链的主力,如内饰部分,均胜电子、拓普集团、云海金属、宁波华翔等已成为主要供应商;广州鸿图、精锻科技、金发科技、春兴精密等也是特斯拉压铸件、车用改性材料的重要供应商。

而在充电系统方面,则几乎以本土企业为主,如宏发股份、智慧能源、长盈精密已成为高压电缆、充电线、充电枪供应主力;上海普天、中国联通、众业达等则是充电桩运营或建设合作方;万马股份、国电南自、特锐德、科陆电子、科士达、中恒电气、奥特迅等一众企业更是包揽了特斯拉的充电桩设备。

小结:核心领域仍有待发力

盘点发现,进入特斯拉供应链的本土企业并不少,据不完全统计,包括直供、间接供应商在内,多达100多家企业,在部分领域,本土企业已囊括产业链上下游;但在部分领域,本土企业实力仍相对较弱,部分领域更是难以获得特斯拉青睐。

“三电系统”作为电动汽车的核心,本土企业在电池领域拥有非常强的供应能力,从正极材料、负极材料到电解液、隔膜材料等,都拥有完整的供应链体系,且实力均较强,不仅供应本土动力电池企业,还向国际企业供应。在电池领域,无论是宁德时代、比亚迪,还是松下LG,都离不开本土供应链的支持。

不过,在电池管理系统、电驱系统领域,本土供应链企业主要供应原材料,核心部分为特斯拉自主研发;在此部分,本土企业较有优势的环节为PCB板方面。

而在核心器件领域,几乎清一色为国际企业所占据。芯片方面,自动驾驶芯片为特斯拉自研;以MCU为代表的主控芯片以及以ECU为代表的电子控制单元,几乎都是国际供应商,如德州仪器、赛普拉斯、英伟达、博世、法雷奥等;部分本土企业也有在核心器件等领域获得特斯拉的采购,不过细究发现,供应商或为收购的国外子公司,或为采购国际供应链企业的元器件集成,自主掌控的核心仍较少。

另外,在配套供应链领域,在中国市场中,本土供应链还是具备很强的实力,特别是充电系统,从充电器材、充电设备到设施建设与运营,主要为本土供应链企业在为特斯拉提供服务。

对国际市场部分,特斯拉则采取多个供应商备选策略,以应对不同的市场需求,如地图导航,谷歌仍是其海外市场的主要选择。(校对/James)

责编: wenbiao

Andy

作者

微信:ren378087210

邮箱:huangrg@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邀您一起关注汽车电子,关注智驾未来!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