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恒大汽车VS法拉第未来:恒驰5量产存隐忧,贾跃亭庆祝重新掌权

来源:爱集微

#恒大汽车#

#法拉第未来#

#供应链#

09-28 16:10

集微网消息,恒大汽车及法拉第未来可谓是难兄难弟,一直走在量产的路上,多少次呐喊,转头发现皆是空欢喜,当无限推迟已经形成习惯,市场对他们的任何狂欢也早已变得麻木。其中,法拉第未来已不出意外地再次跳票。

不过恒大汽车则“喜事”临近。9月16日、9月17日、9月21日,恒大汽车连发3条新闻称“恒驰5”正式量产,但市场的反应却相对淡然。有分析人士表示,“这已不是恒大汽车第一次官宣量产了,是否真的量产,量产多少?具体看吧。”而就在本次官宣量产前,市场传闻广汽集团将收购恒大汽车,虽然已被广汽集团否认,但也反映出恒大汽车仍面临诸多困难。

当然,恒大汽车在自己获得“突破性”进展时,也不忘帮扶FF一把,其子公司时颖公司以第二大股东身份加速后者董事会重组,最终以现任执行董事长Sue Swenson、原董事长(现任董事)Brian Krolicki辞职终结内讧,贾跃亭也获得重掌FF的机会,9月27日,贾跃亭在微博中庆祝道:“拨乱反正、重回正轨,这是FF又一个重大拐点。”

一直在量产,从来未兑现

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创办于2014年,是较早入局新能源汽车的造车新势力之一,一度对标特斯拉,但当后者2021年销量近100万辆时,FF还在为他的量产之路拼搏。

在其发展之路上,FF曾得到恒大集团的大力支持,2018年6月25日,恒大集团入股67.46亿港元成为FF第一大股东,但双方的蜜月期仅有4个月即分道扬镳,恒大集团随后也成立了恒大汽车并开启独立造车之路。

法拉第未来与恒大汽车之间,既有英雄相惜,也有爱恨纠葛,而在造车路上,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其中在量产方面,两家公司都把跳票当成常态。

FF与国内“蔚小理”为同期友商,原计划2018年底开始量产首款汽车FF91,多次跳票后,2019年9月,毕福康入职FF并担任CEO,值得一提的是,入职前毕福康在中国创立了拜腾汽车,后者因迟迟无法量产,最终耗尽资金后破产。

毕福康入职后,力争把FF引向量产之路,但实际上却走在了拜腾的老路上,量产依旧没有起色。2021年7月,FF迎来量产的最大转折——成功借壳一家特殊收购公司(SPAC)在纳斯达克上市,所获资金将支持FF91于2022年7月量产。

事实上,FF至今仍没有量产车,只量产了多个“里程碑”、准量产车、累计29亿美元亏损(截至2021年底)以及1.4万辆被质疑订单。

目前最大的困难是,FF又缺钱了,当地时间今年8月15日,FF表示仍需筹集6亿美元来实现FF91量产。FF上市时,某业内人士也对FF91量产表达了信心,但近日再谈及此事,该人士表示,“再也不相信他们了。”

恒大汽车也有类似FF的境遇。

2021年4月,恒大汽车在投入近500亿元后表示,生产基地可于该年底实现试生产,并描绘了发展蓝图——计划到2025年实现100万辆、2035年实现500万辆的销售目标。

但仅2个月后,随着恒大集团暴雷,恒大汽车的“富爸爸”也变成了“负爸爸”,恒大汽车不仅被断了资金来源,还一度要“卖身救父”,同时陷入股价暴跌、核心股东抛售股票、内部人事动荡等不利境地。

虽然最终坚持继续发展,但团队建制已收缩,为确保量产,恒大汽车曾在去年10月喊出“3个月攻坚战”力争首款量产车恒驰5于今年初下线;待到今年一季度最后一天,恒驰5的量产时间表改到6月22日;至5月,量产时间再调整为9月20日。

8月初,恒大汽车以“10大购车权益”为代价开启预订后,恒大集团公告称,截至7月29日,恒驰5小定客户已超3.7万,恒驰汽车总裁刘永灼也表示,恒驰5大卖已成定局。随即市场爆出恒驰5下线以来的8个月,实际仅生产200多辆车。

值得注意的是,9月17日、9月21日恒大汽车连续官宣正式量产,事实上,9月16日恒大汽车已官宣量产,一同公布的还有“10月将开启交付”,但随后第一次微信官宣被删除并重发。上述人士称,“这已不是恒大汽车第一次官宣量产了,是否真的量产,量产多少?具体看吧。”

市场已改变,未来路在何方

盘点两家公司的量产之路发现,频繁跳票已经让市场对他们失去了信心,作为难兄难弟,恒大汽车率先官宣实现量产,FF的量产时间表已延后至今年四季度,但能否最终量产,前述人士表示已不抱希望,“很大可能会继续延后。”

但同时我们也发现,两家公司虽然面临各种困境,但始终不放弃量产,特别是恒大汽车,最近一年内至少已5次调整量产时间表,分析师陈磊表示,“现在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跟前几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竞争越来越激烈了,留下的市场越来越小,进度缓慢的企业压力很大,必须要加快进度,才能分一杯羹。”

事实上,目前还处于筹备期的小米汽车,也被市场认为可能会错过最佳进入电动汽车行业的时间窗口,陈磊指出,“不是所有企业都能跟小米一样,它有流量、有资金,还熟悉营销,它的互联网思维很多企业没法比,现在落后一点不要紧,可以追上来,但其他企业就未必有这样的实力了。”

其中,资金的持续能力,是造车新势力的命脉,除了要把车造出来,还要形成规模化量产,这期间需要巨额的资金,据了解,国内月销量破万的造车新势力中,即将在港交所上市的零跑,过去3年已亏损近60亿元,“蔚小理”上半年也合计亏损近96亿元,月销量过万仍难盈利。从全球看,除了年销量规模达百万辆级别的特斯拉和比亚迪,其余新能源汽车企业均处于亏损状态,给后续跟进者带来了很大的竞争压力。

目前FF和恒大汽车的股价均较高位时跌去了90%以上的市值,造车资金仍存在长期短缺可能。其中,FF在持续寻求融资方案之时,内部争斗从未间断,受去年10月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做空影响,FF董事会洗牌,贾跃亭被解除职务,只能通过第一大股东FF TOP为其撑腰。

而恒大汽车作为FF曾经的第一大股东,现在的第二大股东,也为贾跃亭伸出援手,据了解,恒大汽车全资子公司时颖公司曾于9月15日要求罢免包括Brian Krolicki和Sue Swenson的相关权利。9月22日,FF也在一份声明指出,有部分董事为了个人利益寻求公司破产。

在第一、第二大股东的强烈干预下,9月26日,FF公告称,现任执行董事长Sue Swenson、现任董事Brian Krolicki将引咎辞职,这是继原FFIE董事会独立董事牵头人Jordan Vogel于9月23日卸任多个职务后,FF董事会再次出现人事变动。

而贾跃亭也借此得以重掌法拉第未来,9月27日贾跃亭在微博表示,“拨乱反正、重回正轨,这是FF又一个重大拐点。”同时带来了1亿美元的新融资。

整体看,在量产的曲折路上,恒大汽车及FF都迎来了各自的“好消息”,但能否真正落地且不再跳票,市场仍存有疑问。

相对来说,恒大汽车的境况要好一些,当然也面临诸多问题,如控股股东恒大集团仍未摆脱债务危机,引入战投也不如意,近期市场还出现了广汽集团要收购恒大汽车的传言,随后被广汽集团辟谣。

恒大汽车的恒驰5推迟了1年后,似乎赶上了量产“进度”,不过却被市场贴上“中规中矩”“传统”的标签,公司也通过“十大购车权益”给消费者以十足的诚意,但由于恒大集团的债务危机问题,消费者仍有着很大的担忧。

陈磊分析认为,因量产时间节点一再延后,这两家车企还面临量产即落后的担忧,即便能量产,也不利于后期业务的开展。以FF91为例,该车在首次发布时,多项性能业界领先,但目前其参数还停留在2017年的PPT上,最新数据显示,FF91 Futurist的续航里程约为613公里,而目前续航里程超过700公里的车型众多,1000公里的长续航车型也在快速增多;其他性能中,如辅助自动驾驶,FF91从未得到市场验证,而特斯拉、国内的“蔚小理”早就在路上频繁得到使用,其他主机厂也推出并不断迭代新功能,其中比亚迪预计将于2023年发布自动驾驶功能,这使得FF91的优势正逐渐“大众化”。

(校对/占旭亮)

责编: 邓文标

黄仁贵

作者

微信:ren378087210

邮箱:huangrg@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邀您一起关注汽车电子,关注智驾未来!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