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外媒:相比德企工资低福利差,特斯拉柏林工厂招人困难

来源:网易科技

#特斯拉#

2022-12-06

12月6日消息,在埃隆·马斯克(Elon Musk)11月份在推特大规模裁员之时,特斯拉却面临着全球人手短缺的问题。自6月中旬以来,特斯拉职位空缺翻了一番,其柏林超级工厂至今依然未能招到足够员工。

特斯拉柏林工厂于今年3月份开业,当时马斯克宣称其目标是到今年年底每周能生产5000辆汽车。但在遭遇重大招聘问题后,特斯拉远未实现该目标。特斯拉原本计划在德国招募12000人,但到目前为止只招聘到7000人。

据这家工厂的离职和在职员工称,特斯拉不仅招人困难,甚至连留住员工的能力也在下降,经验丰富的员工不断流失。他们表示,在竞争激烈的德国制造业中,由于工资低且不平等以及管理经验不足,目前在职的特斯拉员工正在大量离职,包括临时员工和全职员工。

一位因担心丢掉工作而要求匿名的在职员工称,特斯拉柏林工厂现在“一团糟”。他说:“有些人请病假的时间比他们实际工作时间还长。在过去6个月里,有几个人工作时间甚至不到三周。许多人之所以请病假,是因为上班缺乏动力,工作条件也相当糟糕。”

在全球范围内,特斯拉在11月创下了今年的职位空缺数量纪录,其正在招聘近7500个工作岗位,这是6月中旬招聘人数的两倍。这些职位大部分在美国,德国排在第二位。11月11日,柏林工厂发布了386个招聘职位,其中包括招募招聘人员。

德国劳工专家表示,特斯拉不太可能找到更多合格的员工来填补这些空缺岗位,因为在工会组织盛行的德国汽车行业,特斯拉始终被视为一个没有太大吸引力的雇主,而且它在柏林地区还需要与大众等竞争对手争夺熟练工人。

位于法兰克福(奥得河畔)的就业中心10月4日表示,特斯拉已经雇佣了1000名之前失业的工人,并称这是自两德统一以来最大的招聘活动。据当地媒体统计,特斯拉已经是勃兰登堡最大的私人雇主。

但德国金属工人工会IG Metall发现,根据员工合同和工作描述,特斯拉的薪酬比同类企业低20%。该机构发言人称:“我们从IG Metall的活跃成员那里了解到,特斯拉的招聘活动并未达到预期目标。”

波恩劳动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of Labor Economics)研究主任霍尔格·博宁(Holger Bonin)表示,这是德国专业人才就业市场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柏林地区的许多合格工人可以轻松地前往大众位于沃尔夫斯堡的工厂工作,这显然不利于特斯拉。

博宁补充称:“从根本上说,尽管爆发了新冠疫情和通货膨胀,但德国劳动力市场的就业人数仍创历史新高。各地都缺乏合格的工人。所有可能被雇佣的人都已经被雇佣了,这使得填补空缺职位变得非常困难。”

特斯拉柏林工厂中约有10%员工是外国工人,大部分来自邻国波兰。这家工厂距离边境只有90公里,特斯拉曾希望招聘会说波兰语的经理来吸引更多波兰工人。但波兰媒体报道称,此举因特斯拉要求员工会说德语而失败。

人手不足只是特斯拉柏林工厂遭遇的最新挫折,此前该设施已经面临诸多挑战。在开业之前,该工厂受到环保人士抗议,因为它危害了濒危动物,并造成了森林砍伐和水污染。9月份,特斯拉工厂的消防队无法自行扑灭一场巨大的纸板火灾,不得不向当地消防局求助。后来的调查发现,特斯拉没有安装火灾报警器。

去年,特斯拉从德国工程专业毕业生的第二大首选雇主(仅次于谷歌)跌至第六位。现在,该公司落后于保时捷等德国汽车制造商。许多受访者指出,马斯克关于解雇在家办公员工的言论带来了不利影响。

10月底,特斯拉柏林工厂达到了每周生产2000辆Model Y的目标。这意味着,自6月份以来,该工厂的产量翻了一番。但是,即使他们继续以这样的速度增产,到今年年底,距离实现每周生产5000辆汽车的目标仍然很远。

柏林工厂的产量也远远低于特斯拉其他工厂。特斯拉生产与销售数据追踪服务商Troy Teslike指出,特斯拉上海工厂在投产100天就生产了2万辆汽车,而美国得克萨斯州工厂和柏林工厂分别用了151天和187天。

知情人士表示,造成这种“产量赤字”的原因之一在于,为了保持工厂24小时运转,原定的三班制被推迟。特斯拉原计划在2022年9月开始实施三班制,而第三个班次将要求生产工人在七个工作日内每天改变他们的轮班模式。

一位在职员工说,许多员工对此感到不满,抱怨原来的合同中没有这些条件,这加剧了之前存在的员工流失问题。他说:“人力资源部的人想要达到招聘目标,所以他们会许下无数承诺以便吸引人们加入,但他们不在意公司是否能留住这些员工。”

一名前员工在特斯拉工作了一年多后,于今年9月与其他员工一起离开了特斯拉。他描述称,他们的工作条件有时候会突然发生改变。比如在最初签署合同时,里面明确规定,员工必须“愿意在周末和夜间工作”。员工们解读为,这可能是指在特殊情况下偶尔夜间和周末加班。

然而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他们的合同更改了工作性质,要求他们早班、夜班和周末轮班工作。这位前员工称:“两个月后,他们把我的班次改成了全天候三班制。我的儿子还很小,这对我来说很难应对。”

特斯拉试图通过提高新员工的薪酬来改善招聘和留住员工,但这项努力也带来了负面影响,因为长期员工抱怨自己的薪酬竟然低于从事相同工作、具有类似资质的新员工。在德国汽车行业,这通常是不可能的,因为工人的薪酬通常是工会与雇主磋商制定的。

这引发了特斯拉与德国IG Metall工会的冲突,德国雇主协会联合会也称其“威胁到了德国企业与工会合作的社会伙伴关系模式”。特斯拉受到了IG Metall的法律行动威胁,促使其最终将员工总体工资提高了6%。但工会表示,不平等仍然存在。

责编: 爱集微

爱集微

作者

微信:

邮箱:jiwei@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