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人物】祁耀亮:精准“踩点”的投资秘诀是追随内心和尊重规律

来源:爱集微

#元禾璞华#

#祁耀亮#

#芯人物#

01-14 07:16

【本期人物】祁耀亮,元禾璞华合伙人,同时兼任多家公司董事监事。新南威尔士大学电子学硕士、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学士。在元禾璞华任职期间主导投资了晶晨半导体、盛美半导体、恒玄科技、纳芯微、甬矽、伟测、荣芯等几十个半导体项目,其中已有数个项目成功上市。加入元禾璞华之前,2005年至2015年祁耀亮任职于中芯国际,历任主任工程师、大中华区资深经理。

 图示:元禾璞华合伙人 祁耀亮

“大道至简,行稳致远”,在半导体投资人祁耀亮看来,这句话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他的行事准则。对半导体技术的兴趣,来自于读大学时自动化专业开设的基础模电数电课程。攻读研究生时,也特意转到微电子专业。硕士毕业,他成为中芯国际的一名工程师,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并从技术岗延伸到市场销售岗位,一干就是10年,为职业的原始积累打下深厚根基。

而后,在半导体投资热开启的黎明前,祁耀亮适时转型到投资领域,进入深耕半导体的投资机构元禾璞华(当时名为华创投资),做起了半导体投资人。在做投资的近七年时间里,祁耀亮先后主导了科创板第一股晶晨半导体、TWS第一股恒玄科技、设备龙头盛美半导体等半导体明星项目的投资。

凭借精准、敏锐的投资标的挖掘,善于“踩点”和把握机遇,屡屡投出好项目的祁耀亮广受行业认可。但他却说自己是后知后觉,只是追随自己的内心,按照客观规律恰巧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兴趣为师中芯国际开启职业生涯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正是在兴趣的指引下,祁耀亮一步步走上了半导体从业者的道路。

1999年,来自东北的祁耀亮被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录取。北理工的自动化专业是国家重点学科,专业课程范围很广,祁耀亮有机会涉猎不同的领域。彼时互联网的热潮,也让学习硬件的他对计算机内部的核心器件——芯片背后的故事,以及芯片企业产生了兴趣。正是在这一时期,祁耀亮阅读了很多关于硅谷、关于仙童“八叛逆”的书籍,也开启了他对半导体这个略显神秘和现代的学科的向往。

本科毕业后,凭借对半导体领域的兴趣,祁耀亮申请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微电子专业的研究生。读研期间,祁耀亮拿出所有的可用时间,补上专业更换造成的基础不足的同时,也努力在微电子领域学习新的知识。彼时,行业外领先的芯片公司,中国半导体产业的飞速发展,经常是他与同学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坚定了他毕业后坚持回国从事半导体领域的想法。

2005年硕士毕业后,祁耀亮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外企销售岗位offer,而选择到国内半导体制造龙头中芯国际从事技术工作。

当时中芯国际第一座12英寸芯片厂——中芯国际四厂刚实现投产并进入正式运营阶段,一些新部门正在筹建,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机会也很多,这与祁耀亮想一步一步从技术做起的想法非常契合。同时,祁耀亮认为,中芯国际有着踏踏实实做实业的特质,不管是张汝京(中芯国际创始人)以及追随他从海外归来的同事,还是刘越(曾任中芯国际副总裁)等国内的团队,大家都很淳朴单纯,所想的就是把事情做好,做出一番事业。

于是,祁耀亮毫不犹豫选择加入当时中芯国际北京新成立的设计服务部门,开启了一名半导体人的职业生涯。

10年历练,“技术+市场”的复合积累

从最基础的技术工程师做起,初入职场的祁耀亮拼劲十足。不管是产品定义推进,研发流程的梳理制定,还是项目的执行,甚至新部门的建立,他都做得乐在其中。

业精于勤,5年工程师岗位的学习和历练,让祁耀亮羽翼日渐丰满。后来,中芯国际的管理层及部门调整,能力出众的祁耀亮被当时的大中华区总经理彭进提升为大中华区资深经理,负责北方区的市场技术支持。

这个职位既需要懂技术,又需要懂市场,对于祁耀亮是一个新挑战。好在有了前5年的技术积累,祁耀亮能更从容地对接客户的项目,理解客户在技术上的需求。

 “Foundry是工厂,工厂有工厂的语言,它的客户是设计公司,设计公司有设计公司的语言。10年前,这两种语言之间存在着比较大的鸿沟,我们的职责就是理解双方的语言,把它们的需求对接整合起来。”祁耀亮说。

发展至今,晶圆代工厂与设计公司之间的对接已具备一套完善的流程,但如何将客户的新需求、新工艺节点产品尽快导入量产,同时提升良率,仍然是代工厂和设计公司需要共同面对的挑战。

当时,国内大多数的设计公司祁耀亮几乎都接触过,不管是先进工艺节点还是成熟工艺节点。这个过程让他收获颇多,不仅提升了项目管理方面的能力,也结识了许多行业一流的技术人才。

“要做到目标清晰,时间节点明晰,要对自己的支持团队、技术团队心中有数,还要对客户的需求有明确的认知,这些整体的项目管理方面的经验,以及对半导体设计企业较为全面的了解,都是在中芯国际时一点一点学到的。”谈及中芯国际的十年,祁耀亮深有感触。

有备而来,转型投资人

为了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2014年9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俗称大基金),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随着IC产业“国之重器”的地位日益受到重视,在大基金的带领下,各路VC、民营资本、产业资本开始转向半导体领域,半导体领域成为投资的新蓝海。

在这样的产业大形势下,祁耀亮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尽管对金融行业不太了解,但凭借着对半导体的热爱与执着,以及多年积累的技术和经验,祁耀亮认为,转型做半导体投资是适合自己的新职业选择。

图示:祁耀亮(左一)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8毕业典礼上

就像从本科到研究生时换专业一样,这次从实业到投资,祁耀亮又一次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为了补上做投资人所欠缺的知识,他选择去清华攻读MBA,从而获得系统性的学习,积蓄能量。

2016年,祁耀亮进入元禾璞华成为一名半导体投资人。

进入如此有实力的投资机构,让祁耀亮得以在更高、更大的平台实现自己的职业抱负。

遵循规律,用不同策略为产业赋能

在晶圆厂做客户对接服务与做投资,某种意义上说有相同之处,都需要具有敏锐的预判力。

在祁耀亮看来,晶圆厂对接设计公司的项目,首先要从技术上支持它,需要调动工厂的资源、PIE的资源、节点服务资源等。但晶圆厂的资源有限,支持了这个项目,就没法再支持别的项目,这就需要首先判断这个项目是不是一个值得投入的项目,是不是值得支持。这和做投资相似,对于投资机构,资金、人脉、上下游产业链客户等都是资源,要不要投给某个初创公司,同样需要预先做出判断。

“预测出一个公司能否成长为龙头企业是比较困难的,但判断一个项目是不是靠谱,还是有迹可循的。看一个项目或企业,就看它的供应商、客户是不是靠谱,它的产品是不是能迭代下去,它的团队够不够优秀,领军人员是不是有韧性有市场敏锐度,从这些基本的东西中去发掘背后的实质。”祁耀亮说。

图示:刘越(右一)和祁耀亮(左一)参加恒玄科技科创板上市仪式

被业界称为TWS第一股的恒玄科技是祁耀亮主导的一个早期投资项目。2016年,苹果推出AirPods耳机,祁耀亮也正是在这时第一次听说TWS概念,他敏锐地意识到苹果将引发这股TWS浪潮。祁耀亮坚持在这个赛道投资了恒玄科技,元禾璞华完成了其TWS赛道的首个投资项目。

还在中芯国际工作时,祁耀亮就对恒玄科技的两位创始人张亮、赵国光的能力有很深的了解,恒玄团队的优秀、产品的性能定位以及张亮对市场的预判能力让祁耀亮深为折服。2020年,成立仅5年的恒玄科技在科创板上市,其芯片产品先后打入OPPO、小米、索尼等大厂的供应链。

投资了恒玄科技后,祁耀亮认为TWS市场仍有投资潜力可挖,它不仅需要高端高性能产品如恒玄科技所提供的芯片产品,同样需要大量白牌市场产品。于是,元禾璞华又从早期阶段挖掘了另一家TWS赛道企业中科蓝讯,如今也已挂牌上市。

祁耀亮指出,虽然同为消费电子设计企业,同为TWS芯片细分赛道,但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投资逻辑,需要有针对性地区别对待。

与设计公司不同,投资重资产的生产制造企业,又有另一套投资逻辑。祁耀亮曾主导封装龙头甬矽电子、测试龙头伟测科技等制造类项目的投资,还投资了盛合晶微、荣芯、睿晶等企业,对投资重资产项目有着独到见解。

祁耀亮认为,一个投资机构,要想把自己的资源整合串联起来并做进一步延展,重资产项目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它可以将众多的设计公司以及其他的设备、材料公司等中小企业都聚合起来,相互提供服务支持。

“不能跟在别的基金后面投,人家投什么你也投什么,那是得不到回报的,也无益于产业。我们需要基于产业规律,真正紧贴产业、深耕产业,才有可能在早期萌芽阶段发现一个潜在的伟大企业。”祁耀亮说。

除了给与资金支持,投后服务、赋能被投企业是投资人的另一项必修技能。祁耀亮指出:“公司上市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而元禾璞华一直与这些被投企业相伴,帮助他们解决人才、市场开拓以及供应链、产能等多方面问题,给它们对接产业资源,帮助其快速起飞,实现由小变大、变强。”

穿越周期,练就识别好项目的金睛火眼

半导体是一个周期性的产业,市场供需的动态变化推动着半导体企业在资本开支与产能投入此消彼长,但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全行业遭遇前所未见的紧缺,预示着一个异常周期的出现。尤其是进入2022年,疫情、局部战争、地缘政治等多方面因素作用下,以智能手机等消费电子为代表的部分市场出现产能过剩、企业销售下滑、利润下降等不利消息,看似风险重重。

但祁耀亮却认为:在任何时间点,其实都有投资机会,关键是要耐住性子,做足功课,练就火眼金睛的能力,挖掘出穿越周期的好项目。

对于半导体产业未来的发展,祁耀亮预测,半导体上升周期持续和结构性调整或将并存;企业上市困难及部分领域的产能紧缺会激活并购市场,资源会向头部企业集中;在新市场格局下,市场将形成多元化的投资形态。

基于此,祁耀亮认为,国产替代将势在必行,本土IC厂商迎来难得机遇;同时,新兴应用催生的新市场为集成电路带来发展新动力,例如新能源汽车等;伴随着集成电路产业升级,企业并购重组的机会将大大增多。

但祁耀亮也表示:“半导体是个产业链高度协同的产业,在坚持核心技术自研、推进国产替代的同时,仍要发展全球化,越是在被封锁、禁售、制裁的时候,越是要坚持开放策略,面向全球客户,从全球引入人才、先进技术。”

围绕国产替代这条主线,元禾璞华通过早期和成长期投资,已孵化培育出一批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例如:韦尔股份、博通集成、安集科技、澜起科技、晶晨半导体、盛美半导体等。

而基于对未来新兴市场的研判,据祁耀亮介绍,元禾璞华也在适时深化产业布局,优化投资结构,在产业链“卡脖子”的环节,如材料、设备、零部件等赛道加大投入。在元禾璞华的二期基金中,对这些赛道的投资比例已经大幅提升。

“凭借自身的基金体量以及在全产业链的已有布局,元禾璞华将继续深入细分赛道,寻找真正的好企业,推进半导体硬科技企业的投资。”祁耀亮表示。

责编: 爱集微

王丽英

作者

微信:qingq-wly

邮箱:wangly@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集微网记者,关注半导体设计制造、汽车电子、人工智能及AIoT产业链。微信:qingq-wly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