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正文

美国公布关键新兴科技战略 AI、半导体等20项技术入列

爱集微·2020-10-18·科技  来源: 爱集微

1.封杀中国三大运营商?FCC正评估联通在美业务;
2.美国公布关键新兴科技战略 AI、半导体等20项技术入列;
3.上半年高端机市场华为领先,新iPhone发布后苹果发力;
4.IDC预测:今年全球5G手机出货量约2.4亿台,中国市场占比超六成;
5.闻泰科技印度二期制造中心开工 将成全球最大生产基地;
6.老兵戴辉:23年前,我来深圳,见证电子产业风云变换


1.封杀中国三大运营商?FCC正评估联通在美业务;


集微网报道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近日发布的一封信函显示,该机构正要求司法部和其他美国机构详细说明中国联通在美国持续进行业务是否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信函显示,FCC询问行政部门机构,中国联通(美洲公司)是否以及如何受到中国政府的利用、影响和控制,以及与(美国)国家安全和执法相关的风险。此外,信函中还询问“缓解措施是否可以解决任何已确定的问题”。信函要求要求各机构于当地时间11月16日前作出回应。

目前,中国三大运营商在美开展业务纷纷遭遇阻力。

2019年5月,FCC一致投票否决了中国移动在美开展业务,理由是将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今年4月初,包括美国司法部、国务院、国防部、商务部等在内的多家联邦机构要求FCC永久性吊销中国电信美洲分公司的营业服务许可。中国电信方面发言人当时回应称,该公司过去一直是“近20年来在美营运声誉良好”。

4月底,FCC又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警告称可能关闭三家中国国有电信公司的在美业务——这三家公司分别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太平洋网络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ComNet (美国)。

目前,中国联通美洲公司暂未作出回应。中国联通美洲公司在6月1日提交的FCC备案文件中表示,“在过去两年一直是美国电信市场的重要贡献者,在履行FCC监管义务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并表现出愿意与美国执法机构合作的意愿。”(校对/一求)


2.美国公布关键新兴科技战略 AI、半导体等20项技术入列;


白宫周四 (15 日) 公布“关键和新兴科技国家战略”,人工智能 (AI)、量子信息科学、半导体等 20 项技术都被列入清单,借此保护美国在这些尖端科技方面的领先优势。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公布的这份清单,列入被认为对军事、情报和经济利益等国家安全地位至关重要的新兴技术,除了 AI、量子信息科学、半导体,还包括先进计算、生科、军事、能源等领域,共计 20 项技术。

一名资深官员表示,这份清单将附加一份报告,提供政府需遵循的具体指导方针,以防范技术落入外国手中。

这是美国第一份要求所有联邦部会必须优先保护特定科技的命令,先前保护技术职责分散在国务院、国防部、商务部等各部会。

白宫发布声明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 (Wilbur Ross) 表示,商务部完全支持总统的战略,本月稍早已将出口管制清单新增六项,目前共 37 项新兴科技受到管制。钜亨网


3.上半年高端机市场华为领先,新iPhone发布后苹果发力;


集微网10月17日消息,据IDC最新数据,在600美元以上价位段的智能手机市场,上半年该价位市场的容量约为2350万台,华为和苹果各占4成以上份额,华为领先苹果0.1%的份额。

图源:IDC

在600美元以上价位段的高端市场,上半年苹果通过4G机型的品牌号召力仍然可以稳定占据4成以上份额。此次iPhone 12系列将覆盖699~1099美元的价格区间,而其中mini版起售价格持平于上一代4G机型,不仅定价方面易于令消费者接受,其小尺寸机身下的屏占比升级,也对大量长期使用iPhone 7、8系列用户的握持感受更加友好,有望激发该部分存量老用户的换机欲望。

IDC认为,借助苹果强大的品牌号召力,将助推5G在国内的渗透与普及进程,苹果有望在600美元以上价位段提升自身市场份额。

华为的旗舰机型Mate 40系列也即将发布,但是麒麟9000芯片库存不足,预计明年华为在高端市场的无法和苹果竞争。(校对/Musk)


4.IDC预测:今年全球5G手机出货量约2.4亿台,中国市场占比超六成;


集微网10月17日消息,基于《IDC全球智能手机跟踪报告》, IDC预测2020年,全球5G手机出货量约2.4亿台,而中国市场的贡献将超过1.6亿台,占比约67.7%。在未来5年内,中国也将持续占据全球约一半的市场份额。

图源:IDC

中国能够领先于全球5G市场的核心因素包括两个点:第一、相比于全球市场,中国的5G终端价格策略更加激进;第二、中国对主流价位段用户群的覆盖范围更广。

IDC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国际市场的5G手机平均单价为837美元(不含税基准,下同),而中国市场仅为464美元。

 图源:IDC

从整体国内智能机市场价位段趋势来看,新款iPhone的发布将显著带动高端市场占比的提升。自2019年以来,随着5G手机在国内市场的快速渗透,更高价位段手机的占比也在持续增长。

 图源:IDC

截至9月初,我国已建立5G基站48万个,5G终端数量也已超过1亿。而从运营商套餐的角度来看,虽然入门价格较高,但同档位下的数据流量也更优于现存的4G套餐,因此,通过高端用户的带动作用,有利于将5G的优势逐步渗透至中低端用户群体中。(校对/Musk)


5.闻泰科技印度二期制造中心开工 将成全球最大生产基地;


集微网报道 今日闻泰科技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闻泰科技印度二期456亩制造中心已于昨日正式开工,预计2021年3月完成建设并投产,将成为闻泰在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大幅缓解海外交付压力。

据闻泰科技介绍,闻泰科技印度一期和二期制造中心项目位于安得拉邦。2019年7月,印度制造中心一期投产,包括PCBA和整机组包产线,二期除大规模扩充PCBA和整机组包产能外,还增加了器配件部门,具备模具、注塑、喷涂和CNC加工能力,能够为客户提供壳体等整机和结构件制造服务。

闻泰科技表示,随着闻泰系统集成业务的高速增长,海外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为满足全球客户的巨大交付需求,在闻泰印度制造中心一期投产不到两年后,二期项目顺利启动,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的手机、平板、笔电、IoT等产品将通过闻泰印度制造中心出口全球。(校对/一求)


6.老兵戴辉:23年前,我来深圳,见证电子产业风云变换


本文作者:老兵戴辉

关于深圳,我的回忆很多,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值深圳建市40周年之际,写就本文。酸甜苦辣,俱上心头。

1985:第一块电子表来自沙头角,看电子业全球变迁

1985年,我在湖南省南县读初二的时候,有了一块液晶显示的电子表。这也是我第一次拥有采用了集成电路(IC)的产品,当年国内的电视机和收音机都是用晶体管的。

我戴在手腕上,珍惜地用衣袖保护住,时不时扒出来看上一眼。那跳动的数字啊,就好比我青春悸动的心。

这是老家政府组团来深圳考察,在沙头角香港一侧买的港货,据说是买了“一撮箕”带回来。说是当时的价格是5港币一块,相比我父母手腕上一百多人民币一块的上海表,可谓“杀伤力惊人”。

上海的表业也就此衰落。上海牌、宝石花,那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啊。

那个年代,霍元甲和香港录像风靡全国,哪个小伙子能带回些港货,找对象的简历上都要多一笔光辉。

改革开放之后,三来一补的模式在深圳甚嚣尘上。“两头在外,中间加工”,就是原料进口和销售都是在香港,加工生产在深圳。包括电子表在内的电子制造业,就是这样在深圳蓬勃发展起来了。

4个特区里,深圳发展最好。深圳各产业里,电子业又发展得最好。 一度有个说法:全球70%的电子业在中国,中国70%的电子业在广东,广东70%的电子业在深圳。东莞一堵路,全球电子产品价格就跳动。我认识的老一代创业者挺多的。我父亲戴国良的学生邓正清来到深圳合伙创立中元电子做元器件,甚至在布吉的荒山里挖出了一条中元路。罗文华创立的航嘉电子现在是家很大的电源模块企业,大量采用了明锐理想视觉检测设备。南京熊猫派出潘光宇来深圳做京华录音机,那是我90年拥有的第一个WALKMAN。

深圳电子业成长的关键原因是,背靠电子业发达的香港。

香港的电子业,起家于六十年代,甚至早于台湾(七十年代起家),产业来自日本和美国。

1959年,胡孝清在香港开设了第一家收音机工厂,承包了索尼晶体管收音机(本地称为原子粒收音机)的制造合约。最初主要是劳动密集的装配工作(俗称:拧螺丝)。美国的电子公司也到香港设厂,到了1970年,据说有230家电子厂了。逃港潮带来了大量廉价的劳动力。

70年代初,集成电路的兴起,电子表产业发展了起来,起初价格很高。1972年,英特尔收购了Microma,野心勃勃地想进入这个领域,推出的电子表定价为400美元。结果,几年之后,随着日本企业(西铁城、卡西欧、精工等)的疯狂扩产,价格降到了数十美元。1978年,英特尔灰头土脸地退出了这个行业,从此再也不做电子整机了,专注做CPU。

图注:英特尔博物馆里的电子表

香港从外包起家,自己的电子整机产业也发展了起来。我知道的香港赛霸创始人林文震就多次获得了香港总督奖。他毕业于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1972年来到香港,设计出各种电话机出口欧美。此时,香港也可以做电子表的整机设计了。

今天台积电如此牛逼,而台湾芯片产业的第一桶金,也来自香港电子表产业。

1977年,台湾工研院在台湾落成了第一座集成电路三英寸示范工厂。员工则在美国RCA接受了训练。第一批产品就是电子表的IC,这是台湾制造的第一颗集成电路。

一位在香港做电子表的台商给了他们10万颗芯片的订单。不到一年,工研院的芯片生产良率超过了RCA,成为了全球电子表芯片的大供应商。

大中华地区共同努力下,电子表价格断崖式下跌,我拥有的5元港币一块的电子表,也就横空出世了。

深圳的电子表和机芯厂产家甚多,很多是为国外品牌做代工,快速响应灵活定制的能力很强。其他城市也有,我1993年暑假社会实践的时候,去过江阴一家闹钟的机芯厂参观过,专做一种机芯。

深圳着力发展自己的品牌,最著名的是飞亚达,不仅做机械表,还做电子表。

海量的电子消费产品,是拉动集成电路发展的最大动力。有三代动力,第一代是家电,日系最强,收音机、电视机、洗衣机等里面用的芯片,第二代PC,美系最强,韩国借机发展了内存。第三代是手机,中国已经发展起来了。2006年于深圳爆发的山寨手机革命,剧情也和电子表是类似的,带动了联发科、展讯、格科微、艾为、汇顶等众多的芯片企业发展。进入今天的5G时代,中国芯片企业就更多了。

最为黯然神伤的是香港,错过了集成电路发展的宝贵机遇,将中芯国际拱手让给了上海。金融是香港的拳头优势,阿里巴巴重回港股,却因为同股不同权不被港交所接受,而远走美国股市。而现在连A股都接受了这个规则,科创板的UCloud(优刻得)就是同股不同权的第一股。

港片《甜蜜蜜》和《大话西游》里,描绘了这样错肩而过、让人不胜唏嘘的爱情。

1997:来深圳遇当头一棒,看产业风云变幻

1994年我本科毕业拿到了通光北电的OFFER,在蛇口。HR说了一句话:住惯了蛇口的人,不习惯住市区。因为去广州读研究生,我放弃了这个机会。直到今天,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

1997年9月底,我放弃了广州市电信局的美差来到深圳,是中了深南路繁花似锦的毒。一家卫星传输公司的CEO之前极力游说我加入。为此,我还自己向学校垫付了8000元培养费(去电信就不用出)。

不过,现实却给了我我迎头一棒。来到卫星传输公司,却发现CEO已经离职。公司HR愿帮我落户口,但其他待遇都免谈了。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于是离开。走在深圳街头,越想越委屈,什么都没干,就亏掉了8000块,让我欲哭无泪。短短几天前还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我,却马失前蹄。夜色阑珊,闪耀的灯光,晚风吹过来,多么的清爽,带走我的泪花。

我同班同学,1997年初(2.5年学制)硕士毕业到中兴通信的,马上分到了股票。去莲塘看他,他一脸都写着春风得意。1997年底中兴上市,他猛赚了几万块,够买房首付了。

卫星公司是因为寻呼产业而兴旺发达的。我当时是联通的191的全国联网CALL机。我打电话发出寻呼消息之后,通过卫星链路到全国各地的寻呼台,广播式发出消息。无论在哪个城市漫游,对方都能收到这个消息。波导的寻呼机满街都是了,摩托罗拉也淡出市场,多年后,我见到了波导的老板许立华,他说他是在深圳艰难创业,投资方来自宁波的奉化,他就去了那里。

从1997年开始,随着国内光纤通信的飞速发展,以及移动通信的飞速发展,寻呼产业和卫星通信都迅速式微。这就是该卫星公司无法对我兑现承诺的原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深圳的通信产业已经迅速发展了起来,包括华为、中兴、亿利达、万德莱、比亚迪(手机电池)、通广北电等。电信行业爆炸式发展,专业人才紧缺。我倒也是皇帝女儿不愁嫁。

作者戴辉,摄于1998年

我第一个去华为面试,当时觉得华为还没有上市,还有机会像我在中兴工作的同学一样赚一把。华为和中兴的名望当时是差不多的。

徐直军面试,他问了一个问题:你是逻辑思维还是形象思维?我赶紧说:逻辑思维。他说:好了,你去办手续吧! 后来听说,每个人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其实答形象思维也要。

很多人跟我讲过来深圳之后找工作的经历,往往刻骨铭心。

有专业技能的往往很顺利。90年代初,李祥庭看到电线杆上招AUTOCAD工程师而打电话,宋联忠留学回国后到深圳人才市场体验生活,王诚亮出他的北邮毕业证,都是立马被摁住: 老乡,别走,我们需要你!深圳体制灵活,不看档案和户口,不拘一格吸引人才,内地那些才高八斗却不安分于传统体制的人纷涌而至。

深圳是个逼出你潜能的地方。我一个堂姐,90年代初来到深圳。应聘文秘,只考一个:打字。从未摸过电脑的她,用了三五天,就将五笔字型练得滚瓜烂熟。还有史玉柱,连老婆都不管了,闭关修炼写软件。

故事里最悲催的是老任。他1993年9月来到广东找工作,囊中羞涩,最大的开销是晚上睡觉。15元一晚的床位、野外坟地的水泥坪、泥头车驾驶舱、大巴车座位,只要能省钱,什么方式都尝试过了。

工人当时的工资只有几百元,很容易招到,比亚迪于是走了一个不一样的模式,以人力代替机器。1997年10月,在深圳入户要培训,教课老师说:比亚迪发现,将日本的电池自动化生产线,分解成一个一个工人的工位,可以大大降低设备的投入。而今天,比亚迪却成为自动化生产的先驱,在新冠疫情中突击做出了海量的口罩。

1998:在深圳过冷清春节,看城市变迁

1998年春节,我租住在深大后面粤海门村的小单间里,我弟弟戴斌来了,和我一起过春节。

出了村子,就是一大片水塘,当地人在这里养鱼,我们在泥巴路上散步。没有想到,这里后来发展为高楼林立的科技园南区。

有天吵了一架,他拔腿就往外跑,我追了上去。越过鱼塘,就看到了深圳湾。那里有热火朝天的修路工地,是滨海大道的建设工地。看到海边的岗楼里还有人持枪站岗,严禁游泳外逃。

深南路的大广告牌上画着一个小孩子海边放风筝的照片,写着:市区工作、蛇口生活。几年后,滨海大道修通,后海的房子络绎不绝上市。当年三四千一平方米,现在十来万,买上一两套,就是人生赢家了,很后悔当时没有眼光。

那年除夕我们吃的是高达12元一份的除夕豪华快餐,肉多油厚。春晚则是在小卖店外面看了会儿。王菲和那英合唱了一首不知所云的歌曲:来吧,来吧,相约九八,相约在银色的月光下,相约在温暖的情意中。

大年初一,我们出门去逛大街。深南大道上,车马稀少,人民都回老家过年了。深圳就是一座空城。

我们来到了民俗村,门票一百多块一张,两个人就是两百多。当时一个工人一个月加班加点,也就是小几百元工资。我们确实有点肉疼。

民俗村门口有两个大水车,我们研究起了大水车的工作原理。到底是水冲在叶片上使得水车转动了起来,还是偷偷地装了一个电动机来转动水车呢?

坐着中巴,顺着深南路,离开了南山这个郊区,去市区逛街。平日满满腾腾的中巴车里没几个人,偶尔出现的小偷也回家过年去了。

遇到了一辆献血车。弟弟说,过年总要干点不一样的事情,我们献个血吧!于是我们就一起去抽了袋血。

2003年春节,母亲第一次来到了深圳。弟弟戴斌提出去看民俗村。到了门口,一生节俭的老母亲听说价格要一百几十元,表示:我们还是在大门口看看好了,看,这个水车好漂亮!

2005年9月,我在菲律宾孤身拓展出了GSM大单,不巧却被地区部产品部要求写检查,不得已写了辞职报告才得以脱身飞回深圳。

我和太太是在深圳相遇的,两颗孤独的心碰撞到一起。母亲和“北漂”的弟弟也来到了深圳,我们一起去了民俗文化村。午餐吃的是柴火灶作的饭,母亲感慨万千,农村里都是这样的大灶,不过烧的是稻秆,而我们兄弟在幼时是“揪把子”(将稻草拧成团方便储存)的好把式,我们是当那是好玩的游戏。

到了现在,深圳的春节里各大景点人满为患,我还丢失了一只单反。民俗村和锦绣中华两个景点合到一起,价格210元,比当年还便宜。


{{like_num}}

参与评论
{{i.user_info.nickname}} 作者 {{i.create_time | changeTimed}}
{{i.content}}
回复 · 全部{{i.comment_num}}条回复
{{i.like_num}}
{{reply.user_info.nickname}} 作者 {{reply.create_time| changeTimed}}
{{reply.content}}
@{{reply.to_user_info.nickname}}: {{reply.content}}
回复
{{reply.like_num}}
加载更多回复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