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光存储第一股”或变身科创板退市第一股,*ST紫晶何去何从?

来源:爱集微

#*ST紫晶#

#退市#

#产业链#

06-08 17:39

集微网消息,近日,知名创投机构的一则裁员消息在坊间不胫而走,引发行业热议。消息称,高瓴资本正在进行无差别裁员,目前的裁员计划是“消费组全裁,TMT组优化以及转去看科技”。不过,高瓴资本最后辟谣称,消息不属实。

时代的一粒尘埃,落在每个人身上都是一座大山;一只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不久后就能带来一场龙卷风。作为实控人的郑穆、罗铁威可能也没想到,自己的紫晶存储面临退市风险会给一级创投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三年前,中国大地遍布“独角兽”,创投机构手里的人民币和美元热得烫手,不砸出去仿佛就错过了一个时代;也正是在三年前,科创板正式开板,八个月后,作为备受各大创投机构青睐的“光存储第一股”紫晶存储登陆科创板。

紫晶存储上市的时候可能也没想到两年后不仅要变为*ST紫晶,还要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再往下一步可能就会面临退市。

“光存储第一股”或变身科创板退市第一股

2014年4月,中科院多名院士呼吁大力发展光磁混合存储技术,解决冷数据存储难题。2017年,国家启动相关标准立项,随后的几年,陆续出台了光存储相关的一系列方案。

从珠三角往东北的方向走,约莫五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位于粤东地区客家人聚集的梅县,紫晶存储就是在2010年4月成立于梅县畲江镇广州(梅州)产业转移工业园,在成立的初期,公司主要是面向消费级市场,从事光存储介质的生产销售,也就是卖光盘的,另外还附带燃气读数头的销售。

2014年开始,大量企业级市场大容量数据存储引入蓝光存储技术。好巧不巧,紫晶存储也在这一年开始,将燃气读数头的销售剥离,然后沿着“介质—设备—解决方案”的发展路径,先后推出了用于搭建光磁电混合存储架构的光存储设备和由一系列产品服务组成的解决方案。

也就是说,表面上集中资源于数据存储业务,实际上从卖光盘延伸到卖设备、卖解决方案,也算是一种产业升级。 

产品升级后的第一年,紫晶存储的业绩便迎来了飞跃式的增长,2015年营收1.28亿元,同比大涨92.47%,净利润也从283.29万元元暴增1193.53%至3664.47万元。站在时代风口的紫晶存储此后便一路乘风扶摇直上,在2019年达到了公司成立以来的巅峰。

在此期间,紫晶存储不仅获得多项国家级荣誉,还先后在新三板挂牌又摘牌,并又在科创板成功上市后面临退市。

具体来看,紫晶存储在转型之后,于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交易,两年后的2018年,公司又从新三板摘牌。同年,紫晶存储成功入选工信部“2018年工业强基工程存储器一条龙”项目,公司称自己是唯一一家入选的光存储上游材料、生产设备制造和光存储制造企业。

此外,该公司的底层光存储介质中的“数据记录关键镀膜(合金)材料”还中标了工信部“2018年工业强基工程”。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美好,赛道前景广阔,技术实力雄厚,业绩突飞猛进。

2018年年底,国家宣布设立科创板,从新三板摘牌后的紫晶存储再次踩中时代的浪潮,便调转枪口直奔科创板,堪比双向奔赴的恋人。

2019年4月,“质地优良、充满想象空间”的紫晶存储在一众知名产业资本的扶持下向上交所递交科创板上市招股书。2020年2月26日,紫晶存储如期登陆科创板,并且是科创板项目试点最早一批的公司。

上市首日,紫晶存储股价大涨264.08%,除股东和投资者外,梅县也为之沸腾。作为本县第二家科创板上市的企业,自然也登上了当天的梅州微闻联播,全县为之骄傲。曾经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落魄,如果紫晶存储确定退市,不知道那天的梅州微闻联播会不会为其报道。

荣获各路产业资本的青睐

存储设备的核心存储介质一直是国家信息产业的薄弱环节,光存储的技术壁垒较高,而紫晶存储号称能够进行完全独立自主的研发,且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自然会受到外界的关注。

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你若盛开,资本自来。而作为科创板精挑细选的试点项目之一,紫晶存储也引来了一众知名产业投资机构的赏识,其上市时的股东阵容自然是十分豪华。

据紫晶存储上市前的招股书显示,除实际控制人郑穆、罗铁威分别控制的紫晖投资、紫辰投资作为控股股东外,其他前十大股东均为投资机构,分别为达晨创联、普思资产管理、东证汉德、东证夏德、达晨创通、宝鼎爱平投资、远致富海、北京紫晶光电设备有限公司。

可以发现,上述达晨创联、达晨创通均为达晨系旗下的产业投资基金。根据招股书显示,达晨系分别于2017年、2018年分两次合计对紫晶存储投资约1.25亿元,可谓“重金押宝”。

其中,达晨创联是在2017年紫晶存储进行定增时进入紫晶存储的股东名册,彼时,达晨创联以7.1元/股的价格认购了1055.18万股。

随后,紫晶存储在2018年进行了增资扩股,这一次,达晨系的达晨创通以9.665元/股的价格认购了517.33万股。在紫晶存储上市前,两者合计持有公司11.01%的股份,上市发行后,达晨系也合计持有紫晶存储8.26%的股份,成了彼时持有公司股份最多的创投机构之一。

除了达晨系外,普思资产管理在紫晶存储上市前也持有公司4.93%的股份,而普思资产管理则是王思聪旗下的投资机构。2017年6月底,紫晶存储宣布总额1.64亿元的募资完成,普思一号独揽5000万元,持股占比5.92%,成为其第4大股东。

另外,东证汉德、东证夏德为东方证券旗下的产业投资机构,两者在紫晶存储上市前持有公司7.24%的股份;航天工业基金则是四川省国资委旗下的投资机构,持有紫晶存储上市前1.81%的股份。

不难发现,一众明星机构纷纷为紫晶存储站台,未曾想,这到最后竟是一场空。

虽说紫晶存储上市首日收盘价77.49元/股,但是公司从新三板摘牌退市前的交易价格为7.54元,在新三板挂牌期间,紫晶存储的最高价也不过15.5元。

差距如此之大,远超市场预期,这也和基本面完全脱钩,上涨的股价就仿佛是不断吹起的气球,如今潮水退去,气球被吹破,紫晶存储的真面目也浮出水面。

不过,上述投资机构,大部分均已撤退,达晨系一路减持下来也是赚得盆满钵满,虽然如今仍持有紫晶存储4.53%的股份在立案调查期间不能减持,但也并没有亏损。

不过,这也给各创投机构敲响警钟,投资环境不好的当下,该如何去寻找优质企业,才能避免踩雷,并取得良好回报。

暴雷或早有端倪

事实上,紫晶存储的暴雷绝不是突然之间,而是日积月累的结果,现如今只是瞒不住了而已,早在2020年公司的财报便露出端倪。

笔者在前文提到,紫晶存储在2014年产业升级之后便步步高升,业绩在上市前一年达到巅峰。根据统计发现,紫晶存储在上市的第一年,公司的业绩便开始大幅下滑。

2020年,紫晶存储实现营收为4.95亿元,同比下滑4.95%,归母净利润为8188.02万元,同比下滑40.59%,而前一年,紫晶存储的净利润为1.38亿元。

原因是,公司上市后,销售回笼的资金减少了,投资活动的资金增加了。而且,原核心业务解决方案的毛利率也由44.98%下降至17.84%,下降了27个百分点。公司的综合毛利率也由近50%下滑至25%。

此外,笔者还发现紫晶存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在2020年前三季均为负值,当年第四季突然增长。然而,翻阅公司历年财报发现,这并非是常态化的现象,也就是说,在这一年,紫晶存储的财报有严重的瑕疵。

不仅如此,紫晶存储还改变了核心业务。上市前,紫晶存储的主要核心业务分为光存储产品以及解决方案,上市后,公司转变为通过设立参股或控股项目公司,再经项目公司或其关联方具体开展业务。

也就是在这一年,紫晶存储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便被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成为科创板首单非标年报。

而立信会计事务所给出的解释则是,事务所对2020年末的0.88亿元预付款项及相关的0.18亿元委托研发费用、0.03亿元营业成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随后,上交所便对紫晶存储三次下发问询函,一共涉及了38个问题。除了上市后发生的大额预付款、业务模式改变这两大疑点外,应收账款、上下游变化、货币资金等多个细节也都在监管视野之内。

就在今年4月29日,中喜会计事务所对紫晶存储2021年年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如果说2020年的年报被会计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是暴雷的开始,那今年中喜会计事务所出具的无法表示意见则是对紫晶存储的实锤。

另外,还需要注意的是,紫晶存储在科创板上市后,两年内三次更换了年审机构。其中,2020年3月11日,紫晶存储宣布将2019年的年审机构从致同会计事务所变更为容诚会计事务所,不过,这次是由于原审计团队离开致同并加入容诚,其审计团队主要人员不会发生变化。

然而,紫晶存储在2021年1月4日,就将此前的容诚变更为立信。未曾想到,即便是换所,也改变不了公司的命运。这一次换所后,立信还是对紫晶存储2020年财务报表出具了保留意见。

11个月后,紫晶存储决定第三次更换年审机构,将立信变更为中喜,而中喜仍旧对公司2021年的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

与此同时,中信建投表示,紫晶存储确实存在违规担保情况,为维护上市公司权益,保护中小股东利益,已督促公司立即采取诉讼等法律措施追偿损失。

常理来说,审计报告意见一共有五种,包括:标准无保留意见、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保留意见、否定意见、无法表示意见。但按照大类来分,只有两种:标准无保留意见、非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

根据笔者多年的经验来看,保留意见即:假报表,别看了;无法表示意见:本人拒绝与拙劣的骗子合作;否定意见:本人举报诈骗犯。

尾声

2016年开始,工信部,发改委便下发了许多关于数据中心、数据存储领域的相关政策。我国涉及光存储业务的企业开始迅速发展,彼时,紫晶存储、易华录和苏州互盟,在蓝光存储产品销售和技术研发方面都具有了一定市场竞争力。

紫晶存储也因为一直在光存储行业发展,凭借全产业链产品服务的能力,很快便成为了国内行业的领头羊。

然而,岁月变迁,除了实控人外,紫晶存储早已物是人非,不仅涉嫌财务造假,目前还有合计16笔违规担保官司缠身。公司光存储实力究竟如何,是真的具备蓝光光盘介质技术可以站在数字经济的风口上、还是故弄玄虚,一切都犹未可知。

对于上交所的问询函,紫晶存储已经进行了四次延期回复,这其中是否还存在猫腻?现如今,已经被戴帽的紫晶存储又将何去何从?

(校对/李正操)

责编: 邓文标

张进

作者

微信:wxid_z0vfsglt4ilw22

邮箱:zhangjin@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