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调查】两任掌门现身说法,诺领科技为何倒在融资两亿的B轮?

来源:爱集微

#芯调查#

#诺领科技#

07-29 15:38

“芯片公司创业,九死一生。”

对于近日诺领科技倒闭的消息,几位半导体行业人士向集微网发出了如是的感慨。曾致力于成为中国高通的诺领科技,在2020年B轮完成2亿人民币融资后,短短两年时间便轰然倒塌。100多人的豪华研发班底,在公司新一轮融资和寻求被收购皆无果的情况下无奈散去,如今只能卖IP为员工和投资人挽回损失。

半导体产业从去年的产能全面紧缺,到如今经历的消费电子大面积砍单,整个产业界和投资界开始被半导体景气度下行的阴影笼罩。诺领科技的现状,无疑让行业的发展氛围变得更加凝重,不少人用这家公司的失败印证内心对于寒冬已至的猜想。

有人说诺领科技困于如今消费电子芯片公司融资难,也有人因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孔晓骅的离开而联想到了企业内斗。至于公司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走上末路的,或许只有诺领科技的两位创始人最了解真实情况了。

图示:诺领科技创始人王承周

与内斗无关

孔晓骅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92级电子工程系,拥有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博士学位,曾在高通做到了资深工程总监的位置。王承周本科则毕业于隔壁的北京大学92级电子系,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取得博士学位后,曾在美满电子、乐鑫、高通等公司工作。

图示:诺领科技联合创始人孔晓骅

2015年,王承周与孔晓骅在美国加州的圣地亚哥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离开前公司后的王承周与孔晓骅相见恨晚,随后不久便顺利加入了孔在高通的团队,二人在高通愉快共事了近两年时间。

据孔晓骅向集微网透露,最早提出回国创业实际上是王承周的想法。王承周曾经有过一段较为成功的芯片公司创业经历,其在加入孔晓骅在高通的团队以前,曾是乐鑫的联合创始人。2017年11月,王承周率先在国内注册成立了诺领科技。孔晓骅则在2018年第一周加入并迅速组建了一支12人的核心团队,专注于蜂窝IoT无线通信领域芯片设计。

在地缘政治因素影响下,当时的国内芯片创业环境空前,诺领也顺势开启了多轮融资进程。2018年,诺领科技先是获得了来自华米的天使轮投资,不久后又获得华颖追加的一轮投资。2020年,诺领又在2亿元的B轮融资中引进了包括盈富泰克在内的多家投资机构。不过,诺领科技的投资方中,专注在半导体领域的产业资本较少。这为诺领科技日后的发展遇阻和最终走向末路埋下了伏笔。

在王承周和孔晓骅二人的带领和资本的助力下,诺领科技的团队很快扩充到超100人规模,其中包括20人左右的美国团队。然而就在完成2亿元融资的2020年,作为核心人物的孔晓骅却突然离开了诺领科技,回到美国发展。外界也因此脑补了一场资本利益下的职场内斗大剧。

近日,集微网向孔晓骅求证时得知,虽然他在离开诺领科技前已经与王承周有了产品规划和管理方式上的分歧,回美国主要还是因为家庭原因,绝对没有任何内斗的成分。另外,孔晓骅的离开并没有带走诺领的一兵一卒,也没有分走任何资金和股份。

“诺领是自家孩子,离开后公司团队依然会经常找我讨论一些技术和产品的问题。”孔晓骅告诉集微网,“离开时公司弹药满膛,产品也已经过了从0到1的阶段,人员齐整。面对如今这样的结局,我很惊讶,也很痛心……”

产品定义复杂,红海市场搏杀败北

孔晓骅所提到的从0到1的产品便是诺领科技推出的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产品,集成GNSS的NB-IoT芯片NK6010。

众所周知,NB-IoT是史上建立最快的3GPP标准之一,从立项到协议冻结仅用时不到8个月。另外,NB-IoT技术是由中国生态主导标准、中国产业鼎力培育的5G mMTC标准,因此,其率先发力的应用市场都在中国本土。

拥有高通团队背景的诺领科技,在战略层面并没有选择市场更大、机会更多的国产替代路线,而是在NB-IoT领域与“主场作战”的中国本土厂商搏杀,就好比海外留学生回中国参加高考,很难占上风。

诺领科技原本寄希望于窄带物联网通信+定位的方案在市场上能够形成差异化并更具竞争力,规避传统NB -IoT这一红海市场。然而,在NB-IoT市场多轮价格战中,NK6010不但未能杀出一条血路,其复杂的产品定义带来的高额研发投入和聊胜于无的营收回报形成的强烈反差,反而给诺领科技撕开了一条巨大的伤口,加速了这家创业公司的崩塌。

谈及诺领科技失败的根本原因时,王承周最先提出的也是公司首款产品定义太复杂,在NB-IoT这个相对规模较小的市场投入太多、耽误太久,导致Cat.1等其他有市场潜力的产品研发进展缓慢,最终拖垮了整个公司。

王承周告诉集微网,由于团队大多是从高通出来的,诺领科技一开始就想做“大而全”的产品,而且几乎所有设计都是从零开始做,所以不仅研发投入高,研发周期也比较长。另外,公司美国、南京、上海和北京多地办公导致效率不高,这也是诺领科技在管理和决策上的失误,影响了产品研发和公司发展。

一位诺领科技的前核心成员则指出:“有时候选择确实大于努力,躺在NB止步不前是诺领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诺领的技术力量肯定可以胜任很大的产品覆盖,包括UWB、LTE ranging、WiFi sniffer和GNSS全频段等,仅仅将NB-IoT定位为诺领的核心,导致团队的技术力量没有得到发掘,这让公司逐渐陷入困境,也让团队越来越没有信心。” 

据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诺领科技在2020年时几乎没有营收,2021年也只有150万人民币左右的收入。而在研发费用方面,诺领科技2020年耗费了近8000万人民币,2021年更是翻倍增长,达到1.6亿人民币。

显然,诺领科技2亿元的B轮融资早在2021年就已经消耗殆尽了。

融资遇阻,想被收购也难

2021年6月,捉襟见肘的诺领科技开始寻求新一轮融资,但彼时半导体投资环境已经开始趋于严格,资本方不听故事,只看产品。当时,诺领科技唯一的产品NK6010市场出货量极少,加上孔晓骅的离开,不少投资公司仅持观望状态。

王承周表示:“虽然产品出货量少,但由于NB-IoT内置GNSS的技术门槛很高,我们对公司的估值定位也很高,可能这也导致了当时的融资不顺。”

据相关人士透露,去年诺领科技在融资时主动提出的估值高达20亿人民币。对此,上述诺领前核心成员表示,融资目的是为了支撑产品的生命周期,当时的诺领有多个技术产品都在关键节点上,再加上疫情导致产品研发周期变长,公司本应该“能融则融”,保障生命线是第一位,估值是次要的。

由于融资一直难以推动,加上NK6010出货不顺利,诺领科技的团队成员开始流失。据王承周透露,诺领科技的离职潮是从2021年中的美国团队开始,因为公司基本工资比较低,股份比较高,所以当团队成员看到公司发展不顺以后,股份的粘性自然就小了很多。核心人员不断流失,让王承周不得不考虑寻求收购。

2021年底,诺领科技开始在市场上关注被并购的机会,但合适的主体数量有限,接触过许多家但都没有谈拢。据了解,曾有一家科创板上市的芯片公司与诺领团队有过深度接触,而且双方业务和技术能力高度互补,但由于许多诺领员工不愿意去新公司,加上公司Cat.1等其他业务线进展较慢,最终未能达成。

2022年,融资和寻求收购皆以失败告终的诺领科技资金链彻底断裂,部分员工工资被拖欠,一支曾几何时羡煞旁人的精锐部队,就这样倒在了所谓的“B轮”。爱集微知识产权部门总经理刘婧指出,诺领科技原本的研发实力受到业界高度认可,虽然公司已经难以为继,但该公司留存的这部分IP汇聚了一帮顶尖人才的心血,仍然有着重要价值。

目前,王承周和另外一位合伙人正在积极寻求处理这批价值数千万人民币的NB-IoT、GNSS以及一部分Cat.1领域IP,尽量为员工和投资人减少损失。

教训与反思

正如前文所说,芯片公司创业九死一生,诺领科技的失败并不应该强行与半导体行业的暂时遇冷相关联,更多的应该从企业内部和产业本身发起思考。诺领科技不仅是王承周或孔晓骅的一段经历,也给整个中国芯片行业留下了印记。业界应参照其经历引起反思,吸取教训。

王承周告诉集微网,这段创业经历对于他而言意义非凡,他吸取的教训便是:一个好的产品定义是成功的基础,小公司在产品定义上走弯路对资金和研发资源消耗太大;对于初创芯片设计公司而言,办公地点不应太分散,否则公司效率太低;靠低工资、高股票的体系并不长久,特别是公司发展不顺利的时候;最后,芯片公司创业前期要有相关积累,从零开始做会有太多的坑需要踩,时间和资金都不允许。

针对诺领科技的故事,集微网还采访了临芯投资公司董事长李亚军,从整个半导体投资领域的角度来分析这项案例。

李亚军指出,诺领科技的失败还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就是其前几轮融资中,半导体产业相关的资本非常少,大多数投资方都是没有资源的财务性投资。在此情况下,当企业走入误区时,股东方不具备预警功能;当企业出现问题时,股东方不具备拯救功能;当企业濒临倒闭时,股东方没有实力或信心继续追投,帮助被投企业续命和扭转局面。

对此,孔晓骅也深表赞同,因为据他透露,2020年诺领科技融资受疫情影响太过仓促,但也引进了盈富泰克一家专注半导体产业的资本。另外,孔晓骅还原计划在2021年第一季度补融一轮,引进IoT资本和半导体大厂背景的资本,但最后因自身离开未能继续给公司提供决策和帮助。

李亚军告诉集微网,去年年底他曾提出一个观点叫“与半导体产业泡沫共舞”,今年提出的观点则是“准备穿越周期”,这两个观点都预警了如今这轮半导体产业景气度下行的到来。他认为,中美贸易战拉高了整个半导体产业的周期,而拉得越高摔得越重。正所谓由奢入俭难,半导体行业的这波下行,所有企业都要系好安全带,否则会摔得很惨。

孔晓骅和王承周也不约而同地表示,诺领科技的失败虽然有其本身的特殊原因,但在芯片公司创业的历史长河里绝非特例,未来还会有很多芯片公司和诺领科技面临同样问题,这也意味着国内半导体行业将出现一波空前规模的并购机会,在这一波浪潮中,时间节点的把握至关重要。

(校对/ICE)

责编: Lau

Oliver

作者

微信:Oliver24-

邮箱:wanglf@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集微咨询分析师,关注半导体制造、芯片设计、物联网等领域。微信:Oliverygood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