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贵ST股”神话破灭:DPU概念骗局 谁更应该反思?

来源:爱集微 #左江科技# #DPU#
4.2w

曾被誉为A股最贵ST股、一度被看作是DPU新星、其股价曾接近300元大关的左江科技,在撕开了财务造假的遮羞布之后,股价暴跌至6.94元,市值蒸发数十亿元,最终迎来了退市的命运。

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问题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多位行业人士表示,中国资本市场30多年来,出过无数期案例,无论是“甲鱼跑了”“扇贝跑了”还是“假口罩合同”,以及众多的虚假销售合同,虚增营业额和利润的造假案例等,这些行为都是对资本市场各项法律法规的严重蔑视和践踏,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一个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资本市场,才是发展良好的基础,因此对于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一直是监管部门严厉打击对象。

但无论如何,左江科技走向落幕不仅对投资者带来了巨大打击,也为整个半导体行业的诚信敲响了警钟。而贯穿其中相关机构高位左手倒右手的蹊跷合同、难以自圆其说的DPU故事,从一路绿灯不断疯涨到断崖下跌退出江湖,或许更值得业界反思。

最贵ST股的“过山车”之旅

回溯这一惊天反转,或许伏笔早已埋下。

左江科技2019年由中信证券保荐上市,扣除发行费用后一共募资了3.2亿元,其中两亿元被公司用来盖楼和补充自由现金流,剩下一亿多元宣称进行新一代网络安全系统研发。

“出道即巅峰”?左江科技在上市三年之间表现可谓是“节节败退”,2020年的净利润为9300万元,到2021年净利润只剩下560万元,而到了2022年直接净亏损1.4亿元,由于营收和利润双降,左江科技于2023年戴上了ST的帽子。

没想到故事迎来第一重反转:左江科技2022年底宣称推出鲭鲨NE6000系列全自主可控DPU,对标英伟达上一代Bluefield2 DPU,并确认了1261万元的销售合同。恰逢DPU被称为继CPU、GPU之后的第三大算力芯片,业界蜂拥入场和热炒。作为稀缺的DPU概念股,即使业绩下滑严重,股票披星戴帽,但在某证券机构高位唱多的推“江”助澜之下,左江科技股价也一路看涨最高达299.8元/股,成为史上最贵ST股,市值最高达到了300亿元。

然而真相让事态急转直下:证券交易所在之后问询中得知,左江科技所谓的DPU合同一共也就成交了400颗,交易的对象为昊天旭辉,是另一A股公司荣联科技的子公司,但荣联科技之前有过造假的前科,曾经连续三年造假虚增接近2亿元的净利润。而且昊天旭辉只是一家分销商,真正的买家是北京巨贤科技,而这家公司的社保人数为零,注册资金只有50万元,居然掏出1000多万元买下了400颗DPU。更为离谱的是,这400颗DPU买来之后,有370张一直放在仓库里,20颗提供给销售当样品推广,剩余的10张才说用来搞研发试用。此外,巨贤科技的法人与左江科技的法人均为“张军”,昊天旭辉的法人也被认为是张军的亲属,妥妥的左手倒右手玩得真是“芯”跳。

而在另外一个项目中,左江科技旧戏重演说已签订了5100万元的合同,即庆阳市众源时空云科技有限公司通过旭辉科技从左江韶关采购的2万套网络适配设备。但审计时发现钱迟迟不到账,左江科技只能左支右绌回复由于对方项目复杂不能开工,导致钱未到账,到最后击鼓传花的游戏终于结束了,背后一张犬牙交错的商业关系网也“转”不动了,股价随后开始了血腥的暴跌之旅从最高299一度跌到20元,尽管入场的资本为了自救也拉至50元,但气数显然已尽。

很显然,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财务造假案例。

接下来的“收尾”节奏也不出意外:2023年11月24日,中国证监会宣布对左江科技展开立案调查。2024年1月30日,证监会又通报指出,左江科技在2023年披露的财务信息存在严重失实,涉嫌重大财务舞弊行为。左江股票自2024年4月29日开市起暂停交易。此时,股价已跌至每股6.94元,市值仅余约7.1亿元,相较于去年的最高点已暴跌超过97.7%。6月28日,左江科技发布公告称终止公司股票上市。自7月8日起,公司股票恢复交易并进入退市整理期,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4年7月26日。

在左江最终被反噬迎来“清场”之际,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4月底ST左江面临退市危机之际,其DPU业务的载体——控股子公司成都北中网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中网芯”)携NE6000 DPU芯片高调亮相2024中国移动算力网络大会。据北中网芯相关人士表示,公司当前正常经营运作,不受母公司风波影响。

套路满满的多重反思

从上述资料所体现出来的就是一个蹭算力风口、骗投资的企业,而造成这起惨案的背后,又是上市公司主动做局,机构吹票抬轿,最后散户买单的满满“套路”。

在招股说明书中,作为保荐机构的中信证券居然没有做项目可行性分析,不论是新项目前景、投资回收期基本全是空白。行业人士林为(化名)表示,上市不做尽调,这是把投资人的钱当儿戏为了赚3000多万的保费,就可以这样没有底线了吗

在左江科技表现乏力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之际,华安证券却在2023年4月24日发布关于左江科技的研报称:“预计公司2022—2024年分别实现收入0.6/9.3/13.4亿元,同比增长-49%/1452%/44%;实现归母净利润-1.4/3.51/6.25亿元,首次覆盖,给予买入评级”。华安证券基于1260万元的假合同,尽然可外推9个亿元的营收,不知是什么给予了这么大的勇气,是这个行业的门槛太低呢,还是另有利益关系呢?

如此“收场”,对于其他上市公司特别是半导体公司而言是一种警示。知名行业人士陈启对此指出,本次的左江科技财务造假,并不是一个很特殊的案例,和其他造假案例的手法相似,通过虚假合同订单,来营造一种公司经营十分“良好”的假象,通过拉高股价,最终实现大股东减持套现,最后神话破灭,留给公众股东一地鸡毛。只是左江科技与其他公司不同的是,它是顶着“国产DPU芯片”这样的名头,应该说在半导体板块中是第一家,我相信监管部门不会因为涉及国产芯片,就对造假公司网开一面,该退还是要退,坚决要把害群之马清出去,这点监管的态度是明确的,这条也是不可触碰的红线

林为也指出,财务造假事件严重损害了投资者对半导体行业的信心,对整个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造成了负面影响。这也从侧面提醒半导体创业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光依靠讲故事、画大饼、蹭热度是无法长久的,诚信经营、真实披露信息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基石。

堪称2024年A股第一惨案的左江退市不知让多少中小股东血本无归?据悉,左江科技在去年第四季度股东户数增长超过1.3万户,而这正是ST左江股价从高位转跌的时候。进入2024年后,这些新进入的股东无论何时退出,都难逃脱被深套的结局。若按1.21万户股东户数粗略计算,户均亏损额达39万元。

诚然,投资者可以运用法律武器进行维权。据相关律师根据已有公开信息判断,凡于2023年12月4日之前买入ST左江股票且有持仓,无论在2023年12月4日及之后是否卖出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或可向公司索赔。

但在寻求维权之际,普通投资者也应复盘反思,买入半导体企业股票要遵循基本的技术和商业逻辑。陈启分析道,DPU属于高难度的数字芯片,研发投入之大成本之高昂验证周期之长是客观存在事实通过左江的财务报表可以看到,2023年研发费用才区区1.37亿,一年时间就能开发DPU,那简直是“神话”。对于圈内人而言,这一看就是不符合通常情况的,是“绝对有问题”的。

因为无论是买EDA软件IP,加之验证仿真等设计服务,还是去先进工艺代工厂流片,到封装测试以及板块验证,每一项都是花钱如流水的无底洞,如果1.37亿就能做出DPU,那英伟达当年花费69亿美收购DPU巨头麦洛斯岂不是史上最蠢的行为?很显然,左江包装出来的国产DPU是完全禁不起推敲的”陈启认为,“半导体企业投资非常专业,且有自己的基本商业逻辑,这一案例值得学习和反思。”

监管机构的“紧箍咒”也要念好。林为进一步表示,希望监管机构加强对上市公司的财务监管,提高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和真实性。同时,监管机构对待这类财务造假的公司以及相关利益链零容忍”式的重拳出击,发现一出即惩戒一出,不仅要从重从快,还应为中小股东权益维权提供支持,共同维护A股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

DPU进入生态构建和应用深化关键期

尽管左江科技的财务造假事件为行业带来了负面影响,但DPU作为一种新型的数据处理单元,在生成式AI时代的应用前景依然广阔。

陈启介绍道,之所以DPU大热,是因为现在要处理10G网络的数据量,已经让CPU非常勉强,到未来400G800G甚至1.6T时代,会有海量的数据要处理,CPU早已不堪重负大量宝贵的CPU运算资源浪费于网络数据处理显然是毫无必要的,因而将网络处理协议先从CPU“卸载”到智能网卡上,减轻CPU处理网络数据的负担,进一步升级其存储安全和隔离功能让DPU晋升成为三大算力支柱之一。

随着大模型作为一种新型基础设施逐渐普及,AI将赋能千行百业,算力需求爆发性增长,DPU需求也将水涨船高。以英伟达H100为例,8颗GPU需要8个网络适配器和2颗BlueField3,相当于10个DPU。在国内市场有数据显示,未来几年云与数据中心领域国内服务器出货量每年将维持在500万台左右,其中DPU渗透率在10%左右,单台服务器可以配置一块到多块DPU板卡,预计每年DPU需求量将在100万片左右。

而且,在生成式AI风起云涌之际,算力不仅成为新质生产力关键,也成为大国博弈的核心竞争力。加之我国东数西算工程的推进,算力网络、算网融合等创新技术不断衍生,对异构算力芯片也提出了新的挑战。可以说承载网络、存储、安全和管理控制等功能的DPU,在如日中天的AI大模型时代已成为算力集群的新支点。

如今的国内DPU赛道也站满了各路玩家,如阿里云、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以及一些DPU创业公司中科驭数、星云智联、云脉芯联、云豹、大禹智芯、益思芯、芯启源、北京网迅、无锡沐创、楠菲微、赛芯、江苏为是等均在各展神通。

作为三大算力芯片之一,DPU前行还需参与企业解决性能迭代、软硬适配、应用落地等多重挑战,拓展更多适用场景以证明其价值,在不同的应用中针对性解决挑战促进DPU加速应用

众多国内DPU厂商也在加速攻坚,纵深发力。年初云脉芯联首款全自研支持高性能网络的ASIC架构算力网络芯片YSA-100回片并成功点亮,可满足AI算力场景的大规模、低延迟互联需求,提供稳定高性能的数据I/O能力,兼容国产CPU、GPU和操作系统,助力数据中心优化整体效能,全面提升整体竞争力。采用自有架构的中科驭数DPU系列产品已高效赋能金融、通信、交通、数据中心等领域,提供算力底座支持。近日中科驭数还发布了第三代DPU芯片K2-Pro,集网络、存储、安全及计算等多业务卸载功能于一体,包处理速率翻倍至80Mpps,最高支持200G网络带宽,佐以软件护城、平台赋能,再次升级了DPU。

专家分析,国内DPU厂商正处于生态系统构建、行业应用深化的关键时期,未来谁能在架构整合、软硬协同、生态建设、成本控制等方面表现更优,谁就能在AI时代的DPU市场叱咤风云。

对于其他未上市的DPU初创公司而言,左江科技退不退市毫无关系,而应着力于勤修内功,积极研发,早日把产品落地创造营收,前方是星辰大海,就看谁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陈启最后寄望道。

责编: 张轶群
来源:爱集微 #左江科技# #DPU#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