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视野】疫情致东南亚停摆,制造产业链重回中国?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7天前

(集微网报道)疫情正在强烈冲击着东南亚地区,尤其以印度和越南最为严重。

在第四波疫情中,越南出现了多种病毒株,最常见的是在印度和英国发现的变异毒株,其中印度变异毒株较为普遍。5月以来,越南每日新增病例激增,据越南卫生部最新数据,自5月27日6时至5月28日6时,越南新增24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疫情仍然在越南北部蔓延。

印度方面情况也不容乐观,5月30日消息,印度疫情仍然在恶化,印度全国超一半的地方政府已选择“封城”,生产生活纷纷停摆,多个支柱产业也面临着严重的冲击。不可避免地,电子科技制造业影响严重,多个手机工厂仍然处于停工阶段。

疫情的再度来临成为了全球制造产业的又一次考验。印度和东南亚作为全球供应链的重要生产地区,其所面临的困难必将会影响着全球产业的发展。同时在疫情再次笼罩下,全球产业链的布局和安全又将敲起每个国家和企业的警钟,而近来更是有制造产业链回流中国的声音。

越南印度停摆,手机产能暴跌

越南是近年来新兴崛起的制造业国家,承接了大部分中国溢出的制造业产能。然而,这一场疫情,也未能幸免。

越南卫生部部长阮清龙5月29日证实,国内已发现新的新冠肺炎变种病毒,且混合了印度与英国变种病毒株的特性,更容易透过空气传播,为该国近来新冠肺炎疫情恶化的主要元凶。

自5月31日起,越南胡志明市开始实施社交隔离措施,除了学校、医院、工厂等地的公共场所最多只允许5人聚集,除了提供生活必需品外,其他服务暂停。

早在5月18日,越南北江省便已经暂时关闭了省内云中、光州、廷湛、双溪-内皇四个工业园区,其中3个园区内是为苹果代工的富士康工厂。由于越南北部疫情加重,除富士康外,立讯精密、海能实业、鸿腾精密、三星电子等企业也按当地政府防控要求,各自关闭了当地工厂。

富士康在5月19日表示,集团部分子公司在越南北江地区厂区自5月18日起暂停营运,其他厂区皆维持营运状态。海外布局以越南为主的立讯精密,位于北宁和北江省的工厂也处于停工状态。越南北江省官员对此表示,希望两家公司的工厂能够在两周内恢复运营,以降低对全球供应链所产生的负面影响。

据了解,立讯精密与歌尔股份均在越南的工厂生产AirPods系列产品,其中AirPods Max产品的大部分订单更是被两者包揽。“如果只是停产两周,对苹果影响不大,如果停产时间延长,AirPods Max产量可能会大幅减少,苹果也将下调今年业绩。”

越南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位置是生产电子零配件及组装电子产品,近几年,越南因为劳动力红利、招商引资政策的刺激,外加中美贸易摩擦的大环境,吸引了全球大型电子巨头,电子产品制造已经成为了越南的支柱产业,占了越南出口的比重超过23%。

三星可以算是近年投资越南最大手笔的科技巨头,其在2019年关闭了在中国的最后一家手机制造工厂,宣告全部撤离中国,目前三星手机制造基本上全靠越南。三星工厂所在地北宁省从25日起开始实行宵禁和其他旅行限制,位于北江市的厂房已逾40名员工确诊而暂停营运。尽管只是部分工厂停工,可是对三星手机的产能仍然造成一定影响。

相较越南,印度的疫情可以说更加不受控。自4月下旬爆发第二波疫情以来,一度连续25天,每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0万。据印度卫生部门5月31日公布的最新数据,过去24小时内,印度新增确诊病例152734例,累计确诊达28047534例;新增死亡病例3128例,累计死亡329100例。

据路透社报道,由于新冠疫情,目前iPhone 12在印度的产能已经下降50%以上,原因在于为苹果代工的富士康在印度一家工厂中,已有100多名工人确诊感染,目前工厂负责代工的苹果手机已减产超过50%。

对于小米、OPPO等在印度设立产线或通过代工厂生产产品的公司而言,工厂产能的下降将直接影响手机出货量,导致出货量下跌。此外,印度市场作为极具潜力的手机市场,新冠疫情也对印度市场消费者的消费意愿造成影响。

据Counterpoint高级研究分析师普拉奇·辛格预测,印度目前正在经受第二波更猛烈的新冠疫情浪潮打击,由于持续停产和封闭社区,消费者需求将受到严重打击。

目前全球前五大手机品牌,包括三星、苹果、小米、OPPO、vivo都在印度设有生产线或通过代工进行生产,且比重正逐年扩大,而当前的产出仍以供应当地需求为主。疫情导致多家手机工厂停工,严重冲击着手机产量。

有一名手机产业链人士告诉记者:“作为全球两大手机代工的重要国家,越南在疫情管控方面的措施要比印度来得更加迅速和有效,目前越南在人员管控比较到位,也愿意配合政府的防疫措施,而且越南也紧急向欧洲、中国等地区采购疫苗。短期来看,停工影响肯定存在的,不过长远来看,相信越南要比印度更快恢复。”

半导体供应隐忧,东南亚与中国台湾的“疫情关”

相比较越南与印度,东南亚当中马来西亚和中国台湾是全球半导体供应的重要“引擎”。目前除了越南和印度外,马来西亚、泰国和中国台湾也受到疫情的冲击,每天新增的确诊病例数量都在刷新纪录。

以马来西亚为例,该国政府宣布在6月1日开始,全国范围内实施“全面封锁”,暂停经济和社会活动,仅开放必要经济和服务领域,第一阶段为期2周,第2阶段将维持4周之久。

马来西亚是全球半导体封装测试的主要中心之一,此次“封国”或将进一步加剧全球“缺芯”的现状。据了解,马来西亚拥有超过50家大型半导体公司,其中大多数是跨国公司,包括AMD、恩智浦、ASE、英飞凌、意法半导体、英特尔、瑞萨、德州仪器和日月光等,相对其他东南亚国家,马来西亚在全球半导体封测市场上一直就有其独特的地位。

2018年马来西亚的集成电路出口份额已超过了日本,与美国旗鼓相当。有统计显示,在马来西亚建厂的旺诠,月产能达到150-170亿颗电阻,华新科旗下的釜屋电机月产能也有150-160亿颗电阻,这2家台厂在马来西亚的电阻产能就占到了全球7.5%。

按照马来西亚政府的政策,目前工厂生产线只能维持10-20%的低度人力运作。业内人士表示,这等于只是维护产线不关停的状态,几乎不能生产。受此次马来西亚“封国”影响,预计半导体封测产能以及车用MLCC、芯片电阻、固态电容、铝质电容等元器件将受较大冲击。苹果在马来西亚的供应商如村田、瑞萨电子和Ibiden等,都因政策要求不得不停产,将有可能导致苹果秋季新品延迟发布。

另外一个全球半导体供应重点地区当属中国台湾,据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预计,2020年全球半导体产值约4260亿美元。另据台湾工研院的预测,台湾半导体产值规模为1147亿美元,约占全球产值的四分之一。

5月中旬以来,中国台湾本土疫情陡然升温。随着日益严峻的防疫环境变化,台湾地区已将“三级警戒”由原来的5月28日延长至6月14日,此外其本土感染人数也已经突破1万人,每天新增超过100例以上,尤其是以双北地区最为严重。

若台湾确诊病例持续增加、疫情向晶圆厂密集的台北以南扩散,如新竹、台南,大量工厂势必受影响关闭,影响产能,可能造成全球半导体供给不足情况加剧。

中国台湾封测大厂京元电子因为厂区的群聚感染,宣布决定6月4日夜班到6日的日班各厂区停工2天,机台停机不关电,公司进行全面消毒,日班下周起将执行分流,分在家上班与公司上班,共分3班,每班预计上2天。虽然其一再强调疫情受影响范围集中在公司部分区域,并无停工的情形,但是日益升高的疫情必然会是半导体厂商的一大隐忧。

目前中国台湾方面并没有实行普筛等措施,感染源一日未排查出来的情况下,疫情的风险仍然偏高。此外疫苗问题也是近期中国台湾社会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采购不足且未能及时到货的情况下,疫情要全面有效控制下来并不是这一两个月能实现的。

缺水、停电的负面影响也还在继续,疫情下的中国台湾地区的半导体产业链似乎遍布着危机。

制造回流中国大陆?短期长期两面看

有机构预测,在印度、越南等东南亚地区疫情肆虐下,中国大陆的疫情防控得当,因此在部分劳动密集型的制造领域,或许会令部分制造业回流。

现代制造业是一个庞大体系,全球化分工非常成熟,土地、劳动力、基建是必要配套条件。在疫情之前,中美贸易战下,有部分跨国科技巨头已经陆续开始把供应链有计划移转至东南亚等地,如三星、富士康等,他们均在越南、印度建厂。

不过当疫情来临后,土地、劳动力等成本因素并不是供应链唯一需要考虑的东西,诸如政府治理能力、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也是保证制造供应链稳定和安全的关键条件。

“回流的可能集中在部分中高端制造业上,因为这类产业产值利润较高,成本并不是唯一考量的,更重要的是需要保证产能,供应需稳定。”一名海外供应链人士姚浩(化名)对记者说。

据媒体报道,富士康在郑州做苹果组装的工厂开始不断招聘,不惜重金在短时间内招了很多工人,以弥补在越南和印度等地的受挫,期望尽快恢复产能。

得益于制造业的稳定,2021年1-4月,中国大陆出口持续超预期,全球份额逆势增长。据商务部披露的数据显示,4月中国大陆出口同比增速(美元计价)达到32.3%,较一季度进一步走高,中国大陆出口在全球的份额继续提高,远远超出市场预期。

根据麦肯锡调查显示,疫情之前,没有采购商计划未来5年增加从中国大陆的采购额,而疫情发生后,有13%的采购主管预计将增加中国大陆的采购份额,主要原因是,中国强大的价值链整合能力,生产供货稳定,另外中国大陆政府在疫情防控的能力也是国际采购商看重的。

不过并非所有企业都会回流,一些跨国或者全球扩张阶段的手机企业预估依然会坚守。姚浩认为:“全球Top 5的手机厂商应该都会继续坚守越南和印度市场,根本原因就是市场和劳动成本红利。”

自2007年越南正式加入WTO以来,越来越多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开始将工厂迁移至此,其也成为吸引全球制造业产业链转移的高地。据不完全统计,在越南投资建厂的手机产业链企业中,主要以苹果产业链、台企消费电子代工/组装厂、韩国电子工业巨头为主。

不过中国大陆手机产业链企业在越南的投资布局还是相对印度较少,这是由于越南市场规模较小,员工工资相对印度较高,人口红利逐渐缩小,生产成本也相应增加,企业更多是将当地作为下一个产能转移地,或是对外出口的跳板。

短期来看,疫情导致越南和印度的人们工作和收入不稳定,减少消费支出,或许会令国内手机厂商的出货大幅下降,这是不可避免的;长期来看,疫情的爆发并不会影响其产能向印度和越南转移,原因在于综合生产成本仍然会比中国大陆要低,加上当地政策扶持,利润依然吸引,而且还能适当规避中美政治和贸易摩擦风险。

在当下全球产业链环环相扣的情形下,疫情必定会给产业的制造和终端层面造成短期不利的冲击,同时也会令更多企业思考自身供应链构建的成本、稳定和安全三个因素的平衡。

“疫情或许会令部分中高端制造供应链企业重新回到中国大陆,不过中国大陆产业转移与升级的大趋势并不会变。”姚浩表示。 (校对/Andrew)

责编: 慕容素娟

伟钧

作者

微信:q54724724

邮箱:kelvenkuang@qq.com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