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观点】中国厂商,当警惕ORAN“阳谋”

来源:爱集微

#英特尔#

#oran#

#芯观点#

04-01 10:34

芯观点──聚焦国内外产业大事件,汇聚中外名人专家观点,剖析行业发展动态,带你读懂未来趋势!

集微网消息,最近,开放无线接入网(ORAN)领域新闻不断,乐天、Dish等运营商开放式5G部署取得新进展,而在MWC2022上,更有数十家厂商展示了ORAN产品方案,烘托出开放式5G网络的“人气”,在这些厂商背后,则活跃着英特尔、AMD等芯片巨头的身影。

尤其对于英特尔而言,自2016年时任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宣布“我们现在是5G的领导者”以来,该公司在电信运营商市场开疆拓土的雄心曾一再受挫,这一次,会有些不一样么?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无线接入网(RAN)市场,多年来习以为常的是“黑盒”产品模式,即设备商向运营商交付封闭、完整的系统,内部软硬件由设备商自行集成。这样的模式下,通信设备市场长期以来与IT市场“泾渭分明”,在几大设备商格局稳固的情况下,英特尔等芯片厂商也满足于二级供应商的地位。

然而随着5G时代的到来,更高的频段带来更密集的基站布站需求和更高的单站建设成本,而4G网络的巨大投资还未完全回收,导致运营商迫切需要降低无线接入网建网成本,xRAN、CRAN等新商业概念也就应运而生,普遍着眼于无线网络中投资占比最高的接入网环节,试图通过接口、协议的标准化,实现基站设备之间的“解耦”,让更多厂商能够根据自身禀赋,提供相应子系统“白盒”产品,通过更充分的竞争降低运营商成本压力,ORAN,则是这些概念演进的集大成者。

显而易见,这样的解耦,将冲击通信设备市场传统商业模式,正如当年IBM对PC整机的标准控制被打破后,英特尔、微软等核心软硬件供应商上升至价值链顶点,通信设备市场变革,是否也将为IT厂商带来新的“蓝海”?

正是在这样的愿景启示下,2016年,英特尔CEO科再奇才会公开表露出对运营商业务的热切期待,“我们认为5G将是一个重大转变,我们相信它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与设备商合作,用我们的网络芯片搭建基站。”

然而尽管愿景很美妙,接入网市场的商业模式却并没有像人们所期待的那样迅速改变,仅仅两年后的2018年,全球5G大规模商用前夜,科再奇黯然离职。

时至今日,实现规模化商用的ORAN网络依然寥寥无几,作为标杆的日本乐天开放式4G网络,其基站天线、射频等核心设备,依然来自于传统巨头诺基亚,由其开放CPRI接口,供乐天集成其他厂商的基带处理设备。至于符合ORAN理念的开放式5G网络,至今仍无运营商实现商用,原计划去年推出开放式5G的美国运营商Dish Network,已将这一计划推迟至今年6月,并坦言“我们没有预料到我们必须在技术方面做这么多”

(按照此前规划,Dish预计2023年就将实现5G网络覆盖美国70%人口)

一家全球知名分析机构的分析师向集微网解析了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

首先从技术上看,接口、协议的标准化依然有待推进,O-RAN产业联盟和TIP推动的OpenRAN项目之间尚未有效融合,更谈不上进入3GPP议程,成为全球行业标准,此外,不同厂商设备,即便有兼容的标准化接口,但接入网的复杂性决定了,软硬件系统的调试和稳定运行仍然是一个巨大考验。无论是运营商还是新进入的“白盒”设备商,都缺乏系统集成、故障分析、调试运维的专有知识和人力储备,以至于无论是之前的乐天,还是现在的Dish,都发现自己不得不承担起传统设备商的系统集成职责,Dish创始人Charlie Ergen就坦言“这不是我们原本设想会承担的角色。但对于所有的供应商,必须有人充当他们之间的中介,成为将他们融为一体的粘合剂。”

其次,从业务角度看,正如上文所述,时至今日,尚无符合ORAN理念的5G网络实现商用,缺少标杆案例或者说商业最佳实践,使外部厂商与资本难以建立有确定性的业务模型,制约了对这一领域的投入意愿,与此同时,许多目前已经投入5G网络建设的电信运营商,往往已经与几大传统设备商签订了多年合同,并已经形成相当规模的存量资产,在这样的“棕地”上嫁接ORAN系统,又将带来一系列的未知风险。

正是因为这样的制约,导致尽管运营商态度积极,但设备市场仍然由传统巨头稳固控制,Mavenir等试图借ORAN东风破局的新秀,其相关软硬件产品市场占比微乎其微。

某种程度上,这一现状可以类比于近年来雷声大雨点小的数据中心Arm芯片热潮,技术生态的缺陷,商业模式的单薄,使其尽管愿景得到公认,却并不能有效改变X86架构产品的垄断性市场格局。

一只“看得见的手”

从骨感现状到ORAN的亮丽愿景,如果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恐怕还需要在平缓的市场成熟度曲线上潜行一段不短的时间,展望未来,边缘算力实时处理需求带来的接入网-核心网体系架构演变,以及5G毫米波乃至6G时代技术与市场需求的水到渠成,可能才会碰撞出ORAN市场爆发式增长的机会。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之外,人为干预正为ORAN带来新的变数

随着美国方面的强力游说施压,不少西方国家运营商,不得不开始或明或暗地排除两大中国设备商,转向诺基亚、爱立信等厂商采购“可信”5G设备,但这一美国“开辟”的市场空白,显然美方并不乐见欧洲传统厂商坐享其成。

在这样的情况下,ORAN,一定程度上正在从面向全球开源开放的商业愿景,异化为一面为美国厂商“抱团”竞争的旗帜。

目前最具ORAN网络建设经验的日本乐天,在其演示的乐天移动平台(RMP)系统架构中,就耐人寻味地突出了美国厂商的主导性地位,其他得以准入的厂商,也具有极为明显的地域选择性。

从乐天汲取系统集成know-how,让诺基亚等欧洲厂商提供射频等复杂子系统,再由美国本土企业填补不同的云化网络软硬件技术栈,最终形成一套完整的5G网络“替代方案”,在这样的阳谋中,美国最具优势的芯片厂商们,无疑将得到更大的主导权、话语权。

事实上,英特尔这些年来,也没有放弃对5G设备市场的兴趣。

前文已经提到,英特尔在科再奇时代的5G宏图,随着其去职暂时沉寂,其继任者司睿博(Bob Swan)不但将移动设备基带芯片业务整体出售给苹果,在5G基站设备领域,同期还传出迟迟未能向诺基亚交付10nm制程处理器,导致诺基亚5G设备出货受到拖累。

(有趣的是,英特尔的芯片问题,意外成就了Marvell,使其获得了诺基亚这个超大客户)

不过换个角度看,司睿博时代的挫折,也可以被视为一种策略调整的阵痛,尽管这一阶段与诺基亚的合作出现问题,至少表明英特尔在运营商市场的积极进取意图。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出售基带芯片业务同期,英特尔还收购了交换机芯片开发商Barefoot Networks,体现出在5G个人终端和基站业务上的明显取舍。

接替司睿博的基辛格,在2021年又调整了英特尔组织架构,成立了网络与边缘事业群(Network and Edge Group),由Barefoot创始人Nick McKeown领导,直接向基辛格本人汇报,足见其重视程度。

与美国5G网络“自主可控”的国策同步,英特尔在5G领域的投入,或许即将进入一个收获回报的阶段。

目前看,英特尔、AMD等美国芯片巨头,凭借其CPU\FPGA\网络芯片上的雄厚技术积累和娴熟的OEM/ODM生态培育经验,正推动着ORAN“白盒”硬件厂商的发展,成为后者的“技术赋能”平台,带动了厂商投入意愿。

随着Dish以及日本运营商的开放式5G网络在今年晚些时间投入商用,2022俨然将成为“ORAN元年”,参与其中的厂商将获得生产场景下的知识沉淀,加速技术与架构的迭代步伐。在这一过程中,无论是自身利益出发,还是为了配合美国官方的5G“阳谋”,都决定了英特尔、AMD等厂商将发挥更显眼的作用,接入网设备的商业模式与市场格局或将因此出现加速变化,我国通信设备厂商当积极应对,不应掉以轻心。(校对/乐川)

责编: 朱秩磊

李沛

作者

微信:

邮箱:lipei@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