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人物】贺贤汉:从音乐人、教授、厨师长,再到董事长 他游刃有余地跨越不同边界

来源:爱集微

#芯人物#

02-09 11:35

【本期人物】贺贤汉,祖籍浙江舟山定海,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房地产专业)和日本大学(经济学专业)双硕士学位。现任日本磁性流体技术股份有限公司(Ferrotec株式会社)取缔役社长,Ferrotec(中国)董事局主席兼总裁,杭州中欣晶圆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大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上海申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杭州大和江东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和源精密工具有限公司、杭州博日科技有限公司等30余家公司董事长。2003年9月在北京受到胡锦涛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被授予“全国留学回国先进个人”、“全国留学回国人员成就奖”,“杭州市高新区(滨江)经济发展突出贡献奖”、杭州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特聘专家”、“杰出杭商”、上海市“领军人才”等荣誉称号。

(中欣晶圆董事长贺贤汉)

立志要如山,行道要如水。不如山,不能坚定;不如水,不能曲达。

人生的每个阶段或许有不同的志向,只有如流水般曲达,才能在这些“山川”中从容穿梭。但真要做到像贺贤汉这样,跨越不同的“山头”边界依然游刃有余、并终在半导体界扎根得以功成的,其实鲜见。

要知道,他人生的最初际遇却是与音乐不期而遇。

二胡少年上财大

在时代的洪流面前,逐波或是破浪都是一种选择。

1957年10月,贺贤汉出生于上海的一个普通教师家庭,家中还有四个兄弟姐妹。当时,他的父亲贺师高在上海市鞍山中学(现同济一附中)任教。

在文化大革命爆发之后,贺贤汉的父亲被下放到上海永久自行车厂进行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并结识了同样被下放至此的上海民族乐团粤曲演员李肇芳。两人互诉衷肠过后,贺贤汉的父亲在李肇芳的影响下意识到,要想在艰难多变的环境中生存下去,必须有一技傍身,于是便让9岁的贺贤汉开始跟着李肇芳学习二胡。

从此,二胡成为贺贤汉的第一“边界”。

贺贤汉在二胡演奏方面颇有天赋,中学时还曾加入了学校的文艺小分队。中学毕业后,由于家庭成分的原因,原本想进入部队文工团的贺贤汉愿望落空,此时的他面临两个选择,一是进工厂,二是进农村。

作为家中次子,贺贤汉把进工厂的机会让给了家中最小的妹妹,自己则带着一把二胡去到了上海南汇县的东海农场。幸运的是,贺贤汉被分配到的东海农场4连也有一个文工团,驻扎在果园的4连平日都以排练演出为主,一个月只需要下地干一次农活。

正是在4连文工团工作期间,贺贤汉由于演技超群,获得了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学习的机会。经过重重波折踏进校园的一刹那,那充斥求知气息的课堂,让他对高校的生活心生向往。

此时,他生命中向往攀登的另一山峰已然耸立。

1977年9月,中国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得知该消息后,贺贤汉首先报考了心仪已久的上海音乐学院,但事与愿违,由于他音乐基础未经扎实专业训练,报考的二胡和作曲指挥统考都以失败告终。这时的贺贤汉已经24岁,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建议放弃报考音乐学院,着手准备常规大学的招生考试,而此时距离下一次高考只剩下6个月的时间。

正所谓逆境催人奋进。

在短短半年里,贺贤汉不仅需要啃下16本《数理化自学丛书》,还面临地理、历史等从未接触过的学科。好在贺贤汉的父亲曾在鞍山中学担任过多年的语文高级教师,在父亲悉心指导下,贺贤汉得以进入鞍山中学高三文科尖子班学习备考。为了能抵达这座山峰,贺贤汉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经过半年废寝忘食的勤奋学习,他竟成为了1982年南汇县惠南镇高考的第一名,并以400多分的总成绩顺利进入了上海财经大学的财政金融系。

命运的垂青为贺贤汉的人生开了一扇新门,也为今后的起伏埋下了厚重的伏笔。

1986年,本科毕业后的贺贤汉,由于成绩优秀被学校留校当老师,当时大学老师时间相对自由,他经常抽空去校外上课增补经济收入。日复一日的教师生活并不能让贺贤汉的精神世界得到满足,不甘平庸、追求梦想的志向再次蠢蠢欲动,于是他开始精心筹划攀登跨越人生的下一座事业山峰。

日本硕士当厨师

上世纪80年代末,大陆掀起了一股赴美的留学潮,贺贤汉得风气之先,也想进一步开拓视野放眼看世界。虽然美国是第一首选,但由于国际形势等因素,贺贤汉只能作罢,不过他从未放弃出国深造的执念。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1989年,贺贤汉从大学同学处获悉,日本高校语言班正在上海黄浦区的复兴公园招生宣讲,语言班学习结束后就可以在日本的大学读研。贺贤汉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填写了一份申请书,结果两周后收到了申请书审批通过的回函。

尽管2万日元(当时约合600元人民币)的签证申请费用将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但他仍义无反顾,按照回函要求缴纳了这一笔“巨款”。

一个多月以后,不懂日语的贺贤汉竟然拿到了赴日学习的签证。为了让这张签证物尽其用,抵达他人生中崭新的“富士山峰”,贺贤汉又将父母留给他结婚用的全部20万日元(约合6000元人民币)用来缴纳了入学费用。

当飞机在东京成田机场落地的一刹那,实现出国留学深造梦想的激动心情悠然而起,贺贤汉认为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但紧接着,现实的语言不通和基本的温饱问题就成为了他生活的“拦路虎”。由于人生地不熟,贺贤汉起先在姐夫的旅居日本同学家处借住了半个月,但他认为这并非长久之计,毅然搬出其家开始了艰苦的勤工俭学生活。

一边是要苦过语言关,另一边还要解决温饱问题,横亘在贺贤汉的这一新“山头”难关重重。为了生计,贺贤汉放下大学老师的身份,主动寻求一家可做中国菜和日法料理的大饭店做最初级的洗碗工。

洗碗工的工作繁重而又单调,而且每天都要工作到夜里十二点。尽管当时他的日语基础还很差,但贺贤汉还是抓住一切机会,勇敢主动地与餐厅其他员工用日语磕磕绊绊地交流。功夫不负有心人,就是在这种充满各种“泡沫”的环境下,很快他便可以日语进行日常沟通交流了。

在他学会日语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餐厅的厨师们提出掌勺学做菜的请求,以便提高薪酬能支付下一学年高昂的学费。当饭店的大厨们了解到贺贤汉勤工俭学的艰辛处境,都十分钦佩,纷纷愿意将烹调手艺尽授于他。

经过三个月的刻苦磨练,贺贤汉不仅学会了日语,还学会了日本等各帮料理厨艺,薪酬水平也水涨船高。而后不久,好运再一次眷顾了贺贤汉。

当时餐厅的一位料理长被安排调去总部,临走前让贺贤汉顶替其料理长的位置。贺贤汉一开始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于是回答道:“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那要不然帮我把时薪变为月薪,一个月给我25万日元(约合8300人民币)。”

令贺贤汉万万没想到的是,料理长十分果决的答应了他的条件,但也提出全年无休、周末工作15个小时以上的要求。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和学费,贺贤汉接过了这位料理长的大勺。

就这样边学习,边在饭店掌勺,忙碌了半年的贺贤汉迎来了命运的“展颜”。他不仅存了一笔钱,还顺利考上了早稻田大学的大学院(研究生)税收学。两年后,研究生毕业的贺贤汉还想攻读博士学位,但导师建议继续沉淀两年,并介绍他前往日本大学的大学院学习财政学。此时的他学业更加繁重,再加上已经申请到了奖学金,于是便辞去了餐厅的工作。

这一段“艰难时世”,也让贺贤汉锤炼了坚强的意志和毅力,成为后续职业生涯诸多高光时刻的前奏。

1992年,贺贤汉在日本大学完成硕士毕业论文期间,仍然怀揣着读博的想法。但考虑到攻读经济学博士的难度系数远高于其他专业,可能40多岁才能最终拿到博士学位。贺贤汉毅然放弃继续攻博深造想法,开始规划人生创业的下一个“山峰之梦”。

 行不更名归故里

贺贤汉最初将“山峰”定为留在日本工作就业,但这要先解决国籍问题。如果决定移民日本,他则面临着改姓的问题,也就是把“贺”改为“山本”或“中川”等,这让贺贤汉难以接受。这也是后来贺贤汉在日本生活工作数十年,却始终没有加入日本国籍的原因之一。

在贺贤汉抉择期间,中国正处于邓小平南巡的改革开放提速时期,祖国大地上正孕育着新的发展机遇,于是他开始观望中国合适的工作岗位。恰在此时,日本磁性技术控股有限公司(株式会社Ferrotec Holdings,下称Ferrotec)也正在寻觅一位留日中国青年,希望能去中国协助管理中国分公司。经过严格面试,以贺贤汉的智商学识和雄心大志,让双方一拍即合。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作为高端人才的贺贤汉除了Ferrotec,还有另外两个待遇更高的工作机会,公司平台更大,岗位又同样都是副总经理级别。反观当年体量还很小的的Ferrotec,每年的销售额才刚刚破亿,且只有热电半导体制冷器、磁性流体计算机密封圈和磁性流体真空系统三款产品,而且贺贤汉还记得第一次到Ferrotec的中国子公司杭州大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时,眼前荒凉的农田和在印刷厂租借的500平米简陋办公场地一度令他心灰意冷。但这家公司提供了创业平台更大的施展空间及建立工厂的所需资源,让其从无到有建立自己的团队和企业文化,于是贺贤汉在深思熟虑之后,毫不犹豫选择了Ferrotec。

Ferrotec社长山村章也非常信任贺贤汉:“中国区就交给你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只需要向我汇报就行。”

万事开头难。尽管贺贤汉有极大的发挥空间,但他加入杭州大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时,这家公司当时总共只有9个人。他不但负责公司整体规划,还兼任采购、报关、人事、管理、生产制造等多项具体任务。就在这样“身兼数职、亲力亲为”的条件下,贺贤汉日思夜想,最终在杭州简陋的办公室制定了8个字的企业文化:勤勉励志,开拓创优。

在贺贤汉的领导下,杭州公司的第一款产品决定做热电半导体制冷器,但受限于公司环境,该产品的研发几乎全部在美国进行,产品在杭州生产后,又在美国完成测试。测试结果显示,该产品与日本总社相同产品的质量相差无几。首战告捷的贺贤汉决定导入第二款产品,生产Ferrotec全球专利,用于计算机硬盘的磁性流体密封圈系列产品。要知道,当时Ferrotec在该领域拥有90%以上的市占率。

在贺贤汉不懈的坚持努力下,1993年,Ferrotec同意杭州大和导入密封圈产品生产,获得总社管理层认可的贺贤汉也在这一年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次年,Ferrotec进一步追加中国区的业务布局,并在杭州沈半路新建了3200平方米的生产基地,杭州大和员工人数增加到了150人,销售额也提升至4381万元人民币,成为当时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明星企业。

贺贤汉并没有在功劳簿上止步。天性否定自我,善于挑战自我的贺贤汉,在杭州大和以热电半导体制冷器为主要产品的日子里,贺贤汉逐渐察觉美国原材料价格高昂对产品竞争力带来了负面影响,于是他心里萌生了自主研发制冷器原材料的念头。于是,贺贤汉找到了国内某研究所的一位专家,在他带队进行了半年的技术攻关后,他们实现了制冷器的原材料自主量产,这也让Ferrotec在半导体材料领域挣到了第一桶金。

1995年,为了进一步满足热电半导体制冷材料的需要,Ferrotec又在上海投资成立了上海申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

上海申和拥有28000多平方米的工厂,在这更大的平台上,原本从事材料生产业务并不满足贺贤汉作为一个“工作狂”的雄心。他再度拓展边界,在上海申和又引进了木工机械设备和精密数控机床研发制造,并成立了数控加工中心。以此为基础,Ferrotec于2005年将精加工设备独立出来,成立了上海汉虹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太阳能发电领域的相关装备。

正所谓猛将必发于卒伍,宰相必起于州郡。从小到大,从无到有,通过10余年的不断“产业升级”历程,不仅全面提升了贺贤汉的战略力和执行力,更让贺贤汉探求如何将更多的“不可能”成就“可能”。

2006年时,贺贤汉发现中国半导体领域的材料和设备几乎还是一片空白,如果此时切入,不仅意味着能为半导体产业的自主可控贡献一份力量,还将让公司在没有本土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迅速获得成长。

这个广阔无限的“山峰”,更让贺贤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攀登。

使命召唤建“王国”

不同于陶瓷材料和石英材料业务,Ferrotec的半导体硅片业务实际上早在2002年就奠定了基础。当时,贺贤汉在上海申和从东芝陶瓷(现环球晶圆日本)引进了6英寸半导体晶圆生产线,在引进技术与管理的过程中培养了一大批从工艺技术、品质管理、制造现场等全面的专业人才,这些人后来成为了Ferrotec晶圆事业的生力军。

2007年,贺贤汉在Ferrotec集团里扮演的角色发生重要转变,正式出任集团COO一职,这意味着他对公司未来的战略布局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次年,Ferrotec集团社长山村 章由于身体原因退出了公司的经营管理,并指派贺贤汉负责集团的大小事务。接过大权的贺贤汉,在仔细权衡之后,做出了大胆的决定,即加速集团在半导体材料和设备领域的布局,并力主自主研发重掺半导体晶圆。

厘清大势,才得走得长远。彼时,国内半导体业受益于全球半导体产业处于高景气周期和政府进一步加大对半导体产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中国半导体产业持续处于快速增长态势,进入到自生式发展和并购扩张并举的阶段。

然而在2012年,贺贤汉遇到了生涯最大的危机,这也让其半导体产业的发展突然降速。

当时太阳能产业陷入低谷,而该领域的装备和硅片等耗材又是Ferrotec主要业务之一。这一年,Ferrotec出现了10多亿人民币的亏损,一度面临倒闭的风险。在此危急时刻,贺贤汉毅然决断自掏腰包进行企业转制,并最终扭转局势,帮助集团顺利渡过难关。

浴火重生之后,贺贤汉意识到,集团必须在半导体产业这一极具潜力的领域站稳脚跟。于是,在他的领导下,Ferrotec于2015年注资4亿元成立宁夏中欣晶圆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开启半导体晶锭、切片的生产。

2016年,上海申和热磁电子有限公司投资建设月产10万片的两条8英寸硅片产线,并于2017年下半年实现量产。

2017年,杭州中欣晶圆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主要负责高品质半导体晶圆片的研发与生产制造。通过与合作方的密切合作,中欣晶圆已经形成了以银川长晶、上海8英寸重掺、特殊用途以及功率半导体用晶圆为主,杭州工厂轻掺逻辑、电源管理、传感器等用晶圆为主的产业格局,产品品质水平也已迅速跻身国内前列。

2020年11月,中欣晶圆完成了“混改”和扩产增资轮投资,项目交易金额近40亿元人民币。次月,中欣晶圆12英寸第一枚外延片正式下线。自此,中欣晶圆成为国内首家真正意义上能独立完成从12英寸单晶、抛光到外延研发、生产的企业。预计中欣晶圆2021年的年产能将达到12英寸240万片、8英寸540万片和6英寸480万片。

在谈及贺贤汉和中欣晶圆时,一位投资人毫不掩饰的说:“我自认为在半导体领域已经十分资深,但如此优秀的项目和领军人我竟然从未有过耳闻,这种低调的实干派是令人尊敬的典范。”

值得一提的是,贺贤汉在中国领导的28家企业中,仅有中欣晶圆处于亏损状态,其它已创收的企业利润都高达20~30%。即便如此,中欣晶圆仍然是贺贤汉最在意的项目,因为它不但将为中国半导体产业提供巨大的硅片供应保障,还存有一颗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情感之心。贺贤汉还表示:“我从事经营28年制造业,并在全球领导范围内领导着43家公司,以我的经验判断,中欣晶圆完全可以在两年内成功盈利。”

以潜力巨大的中欣晶圆项目为中心,贺贤汉在半导体领域这个“山峰”,毫无疑问已经建立起了一个“隐形王国”。目前,贺贤汉领导的公司中有6个材料项目的市占率全国第一,有5个在全世界排名前三;在半导体制冷相关的产品方面也拥有全球最高的40%市占率;另外,Ferrotec还为晶圆厂提供零部件清洗翻新的服务,这项业务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也达到了60%。

“这些产品有很多我们都是从零开始做起,当我们沉下心、脚踏实地去做事情时,会有一种为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而奋斗的使命感。”贺贤汉的肺腑之言,足以体现一名中国企业家的爱国精神。

在过去长达28年中,身为这个半导体“隐形王国”的领军人,贺贤汉根本没有休息日的概念。为了把控每一家公司的运行动态,贺贤汉的身影总是在每天7点前穿梭于杭州、上海、银川、安徽铜陵、四川内江、浙江常山等主要生产基地之间。这就是他酷爱事业、追求梦想、严谨务实经营企业的工作状态,也是他被员工称为“工作狂”的真实体现。

每个月的事业报告例会上,各公司总经理的汇报内容都与贺贤汉平日亲身了解到的相差无几。基于对每家公司经营状况和业绩数据的了解,贺贤汉将这个“隐形王国”内的数十家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

享受山头让水流

兵法中有云:“胜,不妄喜;败,不遑馁;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贺贤汉这些年的经历足以印证他的成功,绝不是偶然。

从9岁拉二胡开始,贺贤汉就养成了每天5点钟早起的习惯,从早起练琴,早起做家务,再到早进工厂,贺贤汉对待人生中的任何一座“山峰”都是始终如一的坚持。而每一座他曾登顶过的“山峰”,也对贺贤汉后来的人生道路带来了启示与增益。

以拉二胡为例,贺贤汉表示:“在文工团演奏二胡的岁月让我意识到了灵感的重要性,为了作曲时有灵感,可能需要背下来1000首曲子。做企业也是一样,要首先沉浸到工作中去,才可能获得一些突发的灵感。中欣晶圆的销售策略调整过好几次,都是源于我工作日常中突发的一些灵感。”

在日本的数十年生活和工作,也对贺贤汉影响颇深,包括他后来在团队建设中所提出的“大局意识、配角意识、服务意识、完美意识”,这四个意识帮助公司在国内行业界,迅速建立起了很高的客户信任度和满意度,从而为公司业绩带了极大程度的隐性提升。

从业后,贺贤汉所面临的不同领域和各个公司如同一条蜿蜒的山脉,而如水一般的曲达让他能够很快的适应不同时期的不同角色。在这些领域的奋斗和打拼中,贺贤汉还总结出了创业的三个基本条件。

“第一个条件是在对应的领域找到新的产品,第二条件是找到产品后要能够快速进入市场,第三个就是要把钱赚到手。”贺贤汉还说,“不能把创业当成一件苦差事,要把它当成一种乐趣,去享受它。”

希罗多德在他写的《历史》一书中比较了古希腊立法者莱克格斯和具有实践精神的罗马人。莱克格斯构建了自己的政治制度,“从未经历过逆境的教训”。而几个世纪后的罗马人却有更多经验,这些经验“不是靠任何逻辑推理过程中得来的,而是在与逆境和麻烦的斗争中总结出来的,因而他们总是能从经验做出最佳选择”。

上述贺贤汉的经验同样如斯,是经历过无数逆境和麻烦的斗争中总结出来的,亦是在越过一个个山丘之峰后的豁达与从容。

(校对/范蓉)

责编: 慕容素娟

Oliver

作者

微信:Oliver24-

邮箱:wanglf@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集微网记者,关注半导体制造、芯片设计、物联网等领域。微信:Oliver24-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