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富士康/立讯/三星越南工厂纷纷停产,疫情下东南亚手机产业遭重挫

来源:爱集微

#越南疫情#

#手机#

#产业链#

05-30 17:42

集微网报道 手机产业链企业尚未从缺芯、印度疫情失控的局面中走出,越南第四波疫情就接踵而至且来势汹汹。5月以来,越南每日新增病例激增,据越南卫生部最新数据,自5月27日6时至5月28日6时,越南新增24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北江省和北宁省新增病例分别为135例和52例,目前疫情仍在越南北部地区加速蔓延。

在印度、越南两地疫情双杀的影响下,首当其冲的就是对当地制造业造成冲击,包括苹果代工厂在内的手机产业链企业已相继宣布暂停生产,加上全球“芯片荒”阴霾未散,无疑会加剧手机零部件供应不足的压力。

越南工厂相继停产:苹果/三星产业链受波及

政策层面,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25日签发了“关于确保工业区新冠疫情防控安全”的公函。公函指出,此轮疫情在工人密度高的北江省、北宁省工业区传播,导致供应链和生产链受阻严重。北江省在5月18日暂时关闭了省内云中、光州、廷湛、双溪-内皇四个工业园区,其中3个园区内是为苹果代工的富士康工厂。

由于越南北部疫情加重,除富士康外,立讯精密、海能实业、鸿腾精密、三星电子等企业也按当地政府防控要求,各自关闭了当地工厂。

富士康19日表示,集团部分子公司在越南北江地区厂区自5月18日起暂停营运,其他厂区皆维持营运状态。海外布局以越南为主的立讯精密,位于北宁和北江省的工厂也处于停工状态。越南北江省官员对此表示,希望两家公司的工厂能够在两周内恢复运营,以降低对全球供应链所产生的负面影响。

同日,海能实业公告称,越南海能于2021年5月18日起临时停产,预计停产时间2周左右,实际停产时间将视越南北江省疫情防控进展而定。数据显示,越南海能一季度实现营收1.33亿元,占当季总营收的31.04%;实现净利润1387.43万元,占当季归母净利润的47.48%,可见越南海能为其贡献了超过3成的业绩。

此外,鸿腾精密公告称,集团位于北江省云中工业园区的生产设施自5月18日起暂时关闭以及暂停生产。

据了解,立讯精密与歌尔股份均在越南的工厂生产AirPods系列产品,其中AirPods Max产品的大部分订单更是被二者包揽。“如果只是停产两周,对苹果影响不大,如果停产时间延长,AirPods Max产量可能会大幅减少,苹果也将下调今年业绩。”消息人士说道。不过此次歌尔股份在越南的工厂似乎并未暂停,上述人士分析,可能是歌尔股份产线的自动化程度较高,需要工人参与的环节较少,因此疫情对其影响有限。

另外,有消息称2021年初富士康将在越南东北部投资2.7亿美元建造工厂,生产MacBook和iPad、以及Sony的电视及键盘等组件,不过知情人向集微网透露,富士康在越南的苹果产线还在建设当中,故目前还未看到对苹果和索尼的相关产品生产造成影响。

随着疫情愈演愈烈,越南于25日扩大了北部工业园区的封锁,三星工厂所在地北宁省从25日起开始实行宵禁和其他旅行限制,位于北江市的厂房已逾40名员工确诊而暂停营运。而三星在越南的投资额较大,产业链较为完整,更有甚者表示越南的崛起依赖于三星,尽管只是部分工厂停产,但仍对三星的产能造成一定冲击。

相较而言,在印度建厂的企业受到疫情的影响则更为严重,由于越南的防控模式与中国相似,较印度可控,且越南居民也较为配合政府的防疫措施。“对于当地工厂来说,影响程度主要看停产时间,如果只是停产两周的话,影响并不是很大。”知情人透露,涉事员工大部分是产线工人,目前只能在家休息。

此次越南疫情的爆发,短期内会影响苹果相关产品产量,但从长期来看不会影响苹果产能向印度和越南逐步转移。

东南亚手机市场短期受挫,苹果产能转移不受影响

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升,以及对中美、中印关系的考量,自2007年越南正式加入WTO以来,越来越多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开始将工厂迁移至此,例如韩国三星电子、LG、日本东芝、台湾富士康等外资相继涌入,越南在全球电子产业的地位不断提高,也日益成为吸引全球制造业产业链转移的高地。

据不完全统计,在越南投资建厂的手机产业链企业中,主要以苹果产业链、台企消费电子代工/组装厂、韩国电子工业巨头为主,厂房多集中在更靠近中国的越南北部,以便于中国东南部沿海企业及时获取原材料及零部件。从手机品牌来说,“目前三星和苹果的供应链分布在越南较多,国内华米OV的供应链产线则相对较少。”CMA协会秘书长杨述成指出。

据悉,列表里的部分企业已在越南购置土地准备自建工业园区,对于电子企业纷纷在越南布局,杨述成分析,一方面,越南政策优势明显,越南政府多次修改《投资法》以加大吸引外商投资力度;另一方面,越南经营和出口环境普遍看好,可出口至欧美、非洲等地。此外,将近一亿人口的越南本土市场潜力巨大,更可辐射至整个东南亚市场。

不过对比发现,中国手机产业链企业在越南的投资布局还是相对印度较少,企业更多是将当地作为下一个产能转移地,或是对外出口的跳板。因为越南有着天然短板,比如市场规模较小,员工工资也较印度高。“目前印度工资在1000-1500元人民币之间,越南则要2000至3000元,越南的人口红利正在缩小,所以生产成本也相应增加,越南在手机厂商眼中是除印度之外‘不得已’的选择。”杨述成补充道。

至于此次越南疫情的爆发,从长期来看并不会影响苹果产能向印度和越南逐步转移。“因为印度和越南综合生产成本更低,有利于提高苹果利润,同时全球化布局有利于苹果降低中美政治风险。”知情人还预测,疫情导致越南当地人工作和收入不稳定,一定程度上会减少消费支出,令东南亚手机市场短期受挫,我国智能手机出货或许也会大幅下降。

按照越南当地政府规划,上述企业有望在两周后恢复生产,但若疫情出现变数停产时间还会延长,甚至超过一个月,杨述成则预计停产时间最长不会超过7月份。

鸿海26日发布声明表示,预计自5月28日起,鸿海科技集团子公司位于越南之北江厂区将列入首批优先恢复生产试点企业名单中。另外,此前停工的立讯精密工厂则不在首批优先恢复生产试点的企业名单中。(校对/Jack)

责编: wenbiao

Sara

作者

微信:SaraaaLs

邮箱:lishuai1@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