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调查】4年辗转7家公司的孙某,是“芯片判官”还是碰瓷惯犯?

来源:爱集微 #尼欧克斯#
20.7w

近日,北京尼欧克斯HR高管与试用期被辞退员工孙某的对话视频引发网络热议。视频中扬言要“违法辞退”孙某的HR高管,后经尼欧克斯声明澄清,辞退流程已经相关部门查证并无违法行为。该公司董事长陈怡然还向新浪科技宣称,孙某此前已经“一路讹了多家公司”,实乃芯片行业惯犯。

据知情人士提供信息,多个社交平台中确有大量疑似孙某匿名发表的公开言论,对数家芯片公司及其高管、HR部门展开攻击。集微网一一对比求证发现,相关言论均为孙某发表,其从2020年至2023年底辗转了至少7家芯片公司,几乎每次都在试用期内被辞退,此外还另有2次求职因背调不合格未果。

善檄文、爱群发的“芯片判官”

4年7次的短暂职业旅程中,孙某横跨了半导体行业的多个细分领域,从FPGA与模拟器件供应商成都华微开始,到以太网芯片公司昆高新芯、再到GPU公司沐曦、MEMS公司美新、毫米波雷达芯片公司加特兰、NB-IoT芯片公司芯翼科技,最后到存算一体芯片公司尼欧克斯。知情人士透露,仅2022年内孙某便换了4份工作。

孙某这7份工作几乎都是在试用期被辞退,最快的一次入职第5天便被公司辞退。原则上,试用期内用人单位不能无理由辞退员工,如若仲裁或法院判定涉及违法辞退,需依《劳动合同法》第47条规定,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进行经济补偿,不满六个月的,需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但如果出现员工能力不达要求,或严重违反了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不服从用人单位管理等情况的,用人单位辞退员工不用支付经济赔偿金。

无论这些芯片公司出具完整充分地辞退缘由,还是依法向孙某支付半个月的经济补偿,均未能逃过其在网络上的口诛笔伐。譬如在沐曦试用期时,孙某因个人问题被民警从办公区手铐带走,对公司造成严重影响;又譬如已经支付足额赔偿金的北京尼欧克斯。

网络檄文和群发邮件是现代最常见的两种语言类攻击手段,孙某对这两种方式均有涉猎,其多位前同事甚至称其在这两招上已是“集大成者”。

网络檄文从外部形成更广泛的舆论压力,群发邮件则能在从内部实现定向攻击,精准杀伤。孙某先后曾对任职过几乎所有芯片公司进行长篇大论的网络“爆料”,并对所有公司中其直属领导和公司HR部门展开人身攻击,部分对象还被孙某附上了私人照片。即便是万有引力和忆月启函2家曾在背调期间拒绝录用孙某的芯片公司,也被孙某在网络上展开言论攻击,原因分别是万有引力追问孙某与上家公司的合同纠纷细节;忆月启函未向孙某报销面试途中的一等座高铁车票(仅按规定报销二等座费用)。

孙某笔下的网络檄文,大多围绕前公司是否使用盗版EDA工具展开,这是其作为DV部门(Design&Verification)能接触到的为数不多的“商业机密”。其次是抨击公司研发流程不规范,以及从中美贸易战角度给公司或部分高管打上“损害国家利益”的标签。另外,孙某几乎与每家公司的HR部门都处于高度对立的状态,所有檄文均指称HR部门权限过高,操作不合规等问题。

知情人士指出,孙某绝非所谓的正义之士,其发表的相关言论都是为了满足一些个人诉求。毕竟他对于所有前公司的指控都流于表面,从未针对某家的具体问题追查到底。

除网络檄文外,孙某在离开这7家芯片公司时,几乎都会群发邮件抄送数十位公司内部员工,对公司及管理层展开“批评”。若矛盾激化则更为严重,以孙某试用期内4个月便被某公司辞退为例,其曾通过邮件向相关高管的母校各级单位发表关于该高管的“IC行业通报批评”,并在邮件中自称已向三大EDA海外企业邮件举报该公司使用盗版EDA工具。

另外,孙某曾在入职加特兰5天后便因请假流程不合规被辞退,继而在多个论坛发表该公司“俗艳、市侩、心机和刻薄”的网络檄文。当加特兰公司通过正常申诉手段删帖后,孙某又不断向加特兰股东方、供应商、客户乃至友商发送邮件控诉加特兰,并向上百家芯片公司邮件举报其常年匿名活跃的行业论坛包庇加特兰。

与该行业论坛熟悉的知情人士向集微网直言:“哪家公司雇佣了孙某,必将遭受巨大痛苦。他在论坛上换过很多马甲,在许多公司任职不久就闹掰,然后来论坛对前公司进行一顿爆料。”

该知情人士还透露,孙某后因自身信息暴露过多,极力要求论坛删除了自己发表的多篇檄文。

与其他公司不同,遭遇无妄之灾的加特兰并没有选择沉默,该公司向法院起诉孙某侵犯公司名誉权。加特兰内部人士指出,该案件目前尚处于判决书阶段。

“四年磨一剑的碰瓷惯犯

从现有资料来看,孙某被辞退后对前公司的爆料方式和行文风格如出一辙,其在这些公司任职期间的所作所为也颇有雷同之处。孙某的多位前同事告诉集微网,其本人并不像如今网络上与尼欧克斯HR高管对话时般拘谨和怯懦,反倒是对于制造与同事之间的矛盾乐此不疲。

短短四年间,被孙某在网络上指名道姓攻击辱骂的前同事不下10位,孙某几乎在每一份工作中都会在公司与同事怒目相向的发生争吵,并随即群发邮件,让矛盾扩散到整个公司内部。

一位芯翼科技的内部人士指出,孙某进仅公司一个月后便离开了,其曾与组内的一位同事闹得“非常难看”,后者为公司目前的业务骨干。当时孙某写了一封言辞激烈的邮件,发给组内同事以及外部人员。

另据一位孙某在美新公司的前同事透露,其曾在公司因琐事与一位同事隔门对骂,随后同样书写邮件抄送CEO和多数同事。“主要思想就是抨击这位同事,并对自己骂她的原因做出合理解释”,该前同事说,“孙某还曾因个人提出的项目意见没有被采纳,便对经理心存怨念。后因该经理决定不予孙某通过试用期,孙某便对该经理及公司其他领导在网络上展开无差别攻击。”

此外,沐曦公司曾在2022年9月发表公开声明,声明中提及孙某曾因个人税务问题和疫情期间打架斗殴被民警用手铐带走。一位内部人士向集微网表示,公司当时曾要求孙某返岗,却遭到后者拒绝。至于孙某因何事涉嫌打架斗殴,公司至今仍无从得知。

如今回忆起孙某,该沐曦内部人员无奈的表示:“招聘时的背调还是很重要的。”

芯片公司亟需补课

近年来,我国芯片行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现有的人力资源在数量庞大的公司之间进行着高速、频繁且不健康的流动。

对于大多数专注在研发业务上的年轻芯片企业而言,由于无暇兼顾内部职能部门的制度完善,导致在人员招聘或辞退流程上的专业度欠缺,进而让芯片行业成为劳动争议案件的频发领域,前员工在网络平台爆料公司“内幕”的案例也时有发生,其中缘由或因对离职赔偿不满,或因对前同事、前领导不满。

大量真假难辨的信息让不少芯片公司苦不堪言,这也反映出芯片公司在员工招聘时背调不充分,在员工离职或被辞退时,忽视了一些潜在的矛盾点,甚至像苹芯科技HR一般激化矛盾,这才导致一些原本占理的公司处于被动局面。

以孙某被裁后指控尼欧克斯的“IC业务外包、麻将文化以及使用盗版EDA工具”等情况为例,这类抨击和爆料是否属实外界很难验证,相关企业应自省和自检。但根据孙某的过往来看,可以肯定的是,一名4年时间内辗转7家企业的工程师,几乎在每一家都未通过试用期,其自身问题一定客观存在。因此,对于孙某掀起的舆论风波,各界不应随波逐流,需理性看待。

责编: 蓝天
来源:爱集微 #尼欧克斯#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